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說不出的不舍—是眷戀我嗎
夜間

他說救贖

        

從認識到現在,他還沒有這樣完整叫過她名字,沈沭有些愣的緊張。


        

“東西不要了?”


        

申懷贖一行人上了電梯,走出來后面跟著的西裝革履正和他攀談著,單手提著那些大包小包朝著沈沭。


        

瞬時都朝向沈沭,身邊的人士微妙的看著她。


        

“呀!”她把購物袋都落了。


        

她跑過去接過,到手邊有些刻意的避免肢體接觸了。


        

轉而繼續走向自己的房間。


        

在進門前看了眼申懷贖朝走廊去的背影,他大概還要工作。


        

今夜過的很開心,她洗完澡,在床上晃著腿。


        

拿起手機,看到申懷贖的手機號碼,這次的信息并沒有很猶豫。


        

迅速響起一聲訊息,沈沭猛地開心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 記住網址m.qqwmx.com


        

當再發一句時,等了許久,也沒回音,她有點疲倦。


        

倒頭就睡去。


        

“多謝了,今晚還要工作啊。”


        

她并沒有抱很大希望,試探性看看,說不定這不是他用的私人號碼之一。


        

“恩。”


        

沈沭在夢里想起來了自己的公寓,附近只有四五戶人家,再遠就是要跨過一小段湖。


        

草坪上一到夜晚就沒了小孩的身影。她端著咖啡坐在閣樓的窗前,涼風吹過的,是一片的寧靜。


        

突得畫面一轉,她看見一個戴鴨舌帽的人踏上那片草坪,往這邊的方向走來。


        


        

黑色的巨大瀑布里懸著數不清的白點,這些白點慢慢向中心靠攏連成一條勾線。


        

再匯聚成銀白色的月光,那一方世界就像水面,倒映的繁華都是都市的欲望,有多少人被沒在里。


        

她向后傾去,陷入了一陣暈眩不止的黑暗,那個巨大的無底洞隨歲月的光年而來,吞噬著她的情緒。


        

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才有了刺痛感從腦門傳來,她撞上了床邊的臺燈,沈沭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半個身子覆在了地上。


        

她撞上了床邊的臺燈。


        

她猛地關上窗,但那團身影卻在挪動著,她感到顫栗,螢光般的夜色就灰暗陰郁起來。


        

她往床邊跑去,卻被地上的什么絆倒。


        

“啊—”


        

她轉身回到床沿,打開手機一看。


        

申懷贖在凌晨兩點回了她一條消息,一個句號。


        

那是她們在南京的時候,沈沭討論如果一個不常用社交軟件的人,他是怎樣回復別人的。


        

沈沭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半個身子掉在了地上。


        

房間里很安靜,窗簾是拉著的,那種夢里的不安讓她郁悶,胸口沉的很。


        

房間悶得使她打開門,一陣涼風呼進來,大廳的燈亮著,走廊無人。


        

“叮咚”一聲,她整個人提了番精神。


        

她幾乎是瞪大了眼睛。


        

“不睡?”對面發來。


        

會用一個句號,沈沭以為她在開玩笑,事實上跟普通人一樣。


        

但沒想到世上真有這樣惜字如金的人。她撐著眼皮敲出了幾個字:在嗎?在的話回個句號


        

距離上一條回復剛過半小時,商人的會議還真是晚啊。


        

沈沭半開玩笑的說著,她盯向房間的簾子后面,總感覺難受。


        

一個人的時候總是越想越害怕,過了一會兒,她語氣突然軟得像被射了一針的兔子。


        

“我可能無法入眠,我找不到房間的燈在哪…”


        

她鬼使神差地回復:做噩夢了。


        

“房間不舒服?”過了五分鐘,依舊是一聲叮咚。


        

“不是,不過你可以親自來檢查下。”


        

她看著屏幕上的時間變化著,發呆著。


        

又趴在了床尾,又蹲了下來,總覺得整個人不舒服。


        

沈沭再次上床,準備睡覺。


        

她抱著膝蓋,“你能過來嗎,讓我知道外面有人就行。”


        

打出了這幾個字,她的心跳也起伏的很快。


        

五分鐘,十分鐘…


        

借著微弱的光她能看清。


        

當那東西側著或挪動,她能看清鞋身,一雙皮鞋。


        

隔著門吹進了幾絲斷斷續續的煙草氣息。


        

卻聽到走廊有幾聲輕飄又二叔的腳步聲。


        

多少次當她翻身都能聽到那腳步聲,在一點點靠近,是平穩而令人舒心的聲音。


        

她又趴在床尾,低下頭看見門外有一雙黑色的鞋尖頭。


        

沒有要進來或走的動作。


        

“是你就回個。”


        

沒有回應,但沈沭能感覺到就是他,她甚至可以想象那個人斜靠或插著口袋站在那。


        

她迅速拿起手機。


        

“是你嗎?”


        

飛快的打出這幾個字后,那雙鞋的主人仍只站在那。


        

她是什么時候睡著的,那個人又是什么時候走的。


        

有很多疑問隨著女助理的到來而斷片。


        

她在房間用完早餐,在護膚品洗漱具那一應齊全的梳洗間敷著面膜,舒舒服服過了一個早上。


        

一分一秒過去,她的眼睛酸澀不止。


        

趴在枕頭上看著那底下透進來的白光變得微弱。


        

次日,沈沭起來的時候放空不已,她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發現昨夜的消息仍然停留在那。


        

“特產的海螺,聽說是近期捕撈上來剛處理完的新鮮一批,昨日的一位社長先生送完給申先生的,他不是說要給您送去嗎?”


        

“有嗎,我不知道哎”她看著那袋黃色和風裝盒袋,上面有只海螺圖案。


        

這玩意和國內吃著的看著也沒什么兩樣。


        

女助理突然出現在她的視線里,在桌子上擺了一盒禮品袋子。


        

“這是您的吧,我早上看到,還在房間門口,就幫您提進來了。”


        

“這是什么?”


        

“哦哦,是這樣啊。”


        

她想起昨晚捂著被子,不知什么時候黑暗中感到亮起了一片舒適的暗光。


        

“有人進我房間嗎,我瞧著浴室的燈開著。”


        

“那可能是您睡著了,我路過時剛好看見他說那算了,就放門口了”助理今天燙的發型顯得十分精神年輕。


        

“后來和幾位先生交談甚晚,到凌晨突然結束了,我瞧見他往您房間去了,以為要給您提進去呢。”


        

看來他來了兩次。沈沭忙點頭


        

當她一時興起的答應之后,看似合情合理卻讓一切都不自然了,這種曖昧的消息看起來是像邀請他進屋一般。


        

在半晌之后的手機上響起了一條短信,她有些驚喜,是自己沒有發現的,流連于被動起伏的心情間。


        

是一張地圖,她放大來看,有一個小船的標志


        

“先生讓把浴室的總閘開起來。”


        

“我知道了,謝謝。”


        

這真是太丟人了,他們認識不過多久,她自認為受寵若驚地感受著說不清的地主之誼。


        

當她跑向山坡的草地上時,望見遠處湖眼里的那個黑影。


        

“嘿!”她抬頭,確實費了小精力才到了這里。


        

遠處的人單手在褲兜里,于身旁戴斗笠的農人交談著。


        

今天她沒有人帶,只有出門時一輛車送她到了附近的鄰市,在一個小鎮上,她自己搭地鐵前去。


        

似乎是一種默契,他沒有說過,她也不需要刻意去懂。


        

她就這樣適時享受著被安排的旅行。


        

她正沖向那個充滿神秘的黑色背影。


        

待她走進了,那人卻往前走去了,她又得跑幾步,直到湖邊。


        

“你—”她定住,申懷贖已經把外套脫下,剩了件薄衫。


        

聽到一聲,后背有些晃動,但只是側了個頭,煙頭不停地冒著煙。


        

真是的,他明明都聽到了還不跟她打招呼,但就算有些距離,她能看清他。


        

不知怎么,一路小跑過去時,胸前不停的跳動。


        

他發話。


        

于是沈沭跳了上去。


        

船開始發火,緩緩開動起來,轉開面上一圈圈水花,有小魚裙浮現。


        

他站上木板,老伯將船只慢慢用勾繩挪了過來。


        

申懷贖踩了上去,水面一陣漣漪,她還愣在原地,直到對面已經坐下。


        

“上來。”


        

“昨晚是你吧。”


        

沈沭看向玩弄手里的打火機的對方。


        

“恩?”


        

“這里好漂亮。”她感嘆。


        

方寸還在附近看到了羊群。


        

往遠了看還有一片小山,櫻花飄在山腳底,吹到湖面上,好看極了。仔細看仿佛是被圍著禁錮起來的山水罷了。


        

“只會發句號?我沒有社交障礙癥。”


        

沈沭語塞,還真有她這樣把玩笑當真的話,真想敲自己腦袋。


        

出糗的移開了話題。


        

“昨晚在門前的是你吧?”她確定的說著,“哎呀我就是…睡眠可能到這有些沒緩好,加上昨晚燈找不到失眠了,看你還在忙就發了兩句。”


        

他也夠老實的還是怎么說,說站那就站那了。


        

“沈小姐,我想問在你眼里我是多懶的人。”申懷贖的頭發有些微長,遮住了額前的上眼,顯得朦朧極了。


        

“這類人…你以前不也是我們這類人里嗎?”


        

沈沭提起他曾是教授,那么也算是同行,只不過他很少言談。


        

“所以我趁早轉行了。”他將煙包塞進口袋里,沒有再碰。


        

“啊哈,今天怎么租了條船。”


        

“看看你們這類人除了透過人性的眼睛視角,眼中的風景有沒有不一樣。”


        

拜托,學心理也不過是個專業課程罷了,或是出于愛好或是修于學業。


        

她讓沈沭將四分之三的愛和恨都執著在他身上,以至于她痛苦的不能去想起真正的善良。


        

沈沭是自卑的,在那層優秀的外表皮殼下,是一架弱小的身軀。她很久都無法分清申懷贖究竟是縫合了她還是再次撕開了那層。


        

遇見申懷贖這件事,不止是一個過程,是整個她們相知的短短一瞬而已。


        

或者說,他從來沒投身于那一世界里,只是轉換了一個角色,就像他多面的世界,你永遠也不知道他重疊了幾個,更是他其中扮演路過的某個角色。


        

這是多年后沈沭真正感悟到的,關于申懷贖這個人的一切。


        

他總是充斥著神秘,魅力,和背負整個欲望深淵卻又顯聲色。


        

她又低下頭去發呆。


        

“終于,你的話,就算以后做不成醫生之類無趣的職業,至少也可以發揚一下咖啡技術。”


        

啊咧??!


        

“我再過半個月就要回南京了。”


        

沈沭試圖在速度較穩時用挑子撥動水面上的小石頭。她用余光探索了一下對方。


        

申懷贖閉著眼遐思著。


        

“我對你的私人安排沒有興趣。”


        

哪知這個人又無趣的丟下一句。


        

“你不是無時無刻不在接觸我的私人空間嗎?”


        

沈沭真是服帖了,難道靠她在這喝幾杯咖啡回去就能跟慧子炫耀一下不成?


        

“我回國和慧子打打招呼就又要走了,學業還等我完成,其實我在南京的工作也很復雜,需要很多收尾…”


        

她略過他損人的話題。


        

他玩弄打火機,火光在白天只有微紅的一小團,拇指按滅又轉動輪滾。


        

“你管那叫精神交流?”沈沭總是對他的言行和認知感到新奇。


        

“那才是最快活的,私人空間是你自己隱藏或想享受和自己對話的過程。”他的聲音總是富有磁性。


        

“有嗎?”


        

“難道不是嗎”沈沭道,“安排我的行程,了解我的背景,和我在這里聊天。”


        

“那不過是精神上的初步接觸,這種愛好或是某種關系基礎上的交流,不算私人。”


        

“你怎么知道我有。”她撇嘴。


        

“知道就是知道了。”


        

“什么時候知道的事?”沈沭問。


        

“我倒沒有什么,我的私人深處感很低。”


        

“你有。”對面帶著一種窺探過的肯定語氣,又隨著喉嚨的緩動而氣息輕散。


        

沈沭一頓。


        

但她更應該反思自己。為什么隨隨便便的一個陌生人都可以發現自己的細微之處。


        

她談吐的時候,倒咖啡的時候,亦或者對他做催眠或按摩治療解壓時反被解壓的時候。


        

“我不喜歡別人這么窺探我的里里外外。”她有些微怒,不知是佯裝還是怎的。


        

本以為他會說隨時隨地或某一刻發生的事之類的話。


        

“在南京的時候。”申懷贖緩緩道。


        

她一時有些迷惑。


        

“哦?”他假裝十分感興趣的提高了語氣。


        

“出自怎樣的一種了解?”


        

出自…


        

對方挑眉。“這不算,你沒有嗎?”


        

“我沒有,至少對你只是一種…”她想不到詞語。


        

“精神上的了解,沒錯。”她點頭,就像他說的那樣。


        

不管怎樣,當她們回到住處的時候,就像每天早上出發時一樣,面無表情。


        

她似乎可以理解對面的生活方式,她似乎在接觸一種十分枯燥但卻說不出新奇的世界。


        

踩著長筒靴在泥地里抓小八爪魚。


        

沈沭不想再接這個話題了。


        

出自迷戀。


        

盡管她的內心焦灼地噴涌著什么。


        

這種向往和在大學的生活是不一樣的,但她很難得到向往的生活。


        

“如果你待在那四年不是為了得到想要的,那毫無用處。”


        

不用凌晨起床,即使九點伸個懶腰也能在海灘前看到水岸邊紫金的光輝。


        

“看!”她跟著老師傅砸了好久的鋤頭。


        

申懷贖躺在椅子上,或許是他的皮鞋不該觸碰骯臟,瞥了一眼沈沭就繼續瞇眼。


        

仿佛一個高傲的靈魂。但這個靈魂卻帶著她接觸真正的向往。


        

他無形中教會了她什么是欲望,如何不動聲色的得到那東西。


        

隔壁游動面包車子下來的馬戲團和舞女在屋子的光線下十分優美。


        

耳邊是幾絲嘈雜的交談聲和酒杯的碰撞,民謠樂器繞側。


        

日落時在農家的民宿里吃熱騰的飯而不是速食。


        

申懷贖坐在他對面,依然是誘人沉迷的面貌,他的電話有時響個不停,有時安靜的像一塊石頭。


        

后者常常是和她待在一起時。


        

“啊哈,這段時間許多模特小姐都會搭電車回鄉來看大祝祭。”


        

她一開始興致高昂的挑選著款式,后來有些漫不經心。


        

那個人應該坐在屏風后看報紙吧,或是站在某個地方抽煙了。


        

一連幾日都去訂制一套屬于她的和服。


        

“姑娘的臉蛋真是漂亮,腰身也格外細致,是城里的藝人嗎。”量身的優雅婦人不吝嗇贊美之詞。


        

“謝謝。”她用蹩腳的方言回應,“不是呢。”


        

他毫不留情。


        

沈沭嘟嘴不滿。他認為她不懂發揮自己的優勢,又笨拙的顯得自己平平無奇。


        

“好像又掉了。”


        

“怎么樣?”


        

可惜申懷贖卻對她穿和服這件事多加打擊。


        

“你打算穿這個去湊熱鬧嗎,更不像個旅游小姐了。”


        

“噢,謝謝。”她愣了一下,兩人離得很近,就像是普通的情侶在整理衣服。


        

其實沈沭很享受這份感覺,她晚上在房間照落地鏡時,摸著自己的腰身,自己從高中起就沒有過被男士接觸的事情。


        

一切都是剛剛萌芽。


        

煙花璀璨的夜晚下,夜市燈籠高高頂在寺梯口,沈沭側著身子,夠不著那根垂落在臀后的束帶。


        

“去換便裝吧。”他那么說著。


        

手卻迅速得抬起,替她扯過去。


        

不知為什么,他認為并給予女性基本的尊重。


        

他怎么認為沈沭會討厭接觸。


        

不過沒錯,她是的,但從頭到尾對申懷贖,卻出奇的沒有。


        

但其實申懷贖可以幫她把東西塞進去,系系緊,真是的。


        

“在未獲得你默許前,我不會開啟任何過于親密的接觸。”


        

這是他的回答。


        

突然的,她被幾絲令人暈厥的氣味沖上,一些令人惡心的,令她頭皮發麻的回憶涌來。


        

這不是衣服上的香水,但這香水的陌生會令她聯想到另外的氣味,繼而厭惡到窒息。


        

她對著鏡子觸摸自己的臉。


        

就像對成明一樣。


        

她整理和服,將它置進漂亮的盒子,這是不菲的,對于她自己而言更是。


        

她最后摸了摸那片帶子。


        

但翻來覆去她的心底卻像什么在催促著她,待到一條短信聲突然響起。


        

是來自跨海的一頭。


        

“旅行得還開心嗎?”


        

撫上額頭,撩起碎發里一條細小到無法令人注意的紅印。


        

她莫名的低落,還是不要觸碰的好。


        

今晚得趕緊睡覺了。


        

就像是應該的一樣。


        

第二天她和申懷贖依舊面對面的吃飯。


        

“我再過兩天就回國。”


        

她以為是慧子,但署名是吳sir。


        

待她轉到社交軟件上,慧子也給她發了消息。


        

看到這些,她反而覺得安心。


        

可以說申懷贖一直沒有在意這件事,就像她們之間莫名卻很少覺得尷尬的關系一樣,如今沈沭卻在意起來了。


        

因為她也很少把兩人的關系當回事,她至今仍覺得是自然的。


        

她開始整理行李,并且連夜再聯系國內收取了一些事務加之最后的處理。


        

沈沭抬頭道。


        

本來說半個月,但國內待落尾的案件聽取收尾討論工作加快了。


        

對方沒有出聲,她也就隨后轉移了話題。


        

回來的時候跟著上了車就到了這里。


        

一個很長的走道,似乎還可以看見公館的位置,卻又不在公館的里面。


        

走過一架擺著鋼琴的底樓,她看見灰塵上的手掌印,像他這樣的人也會不注意干凈嗎。


        

但其實什么也沒做,她只是打開電腦看看國內的天氣,一直停留在頁面也無所事事。


        

到了周四,這一天是很奇怪的。


        

因為她不知道要干什么,女助理也沒來找她,只是她去找了一些吃的地方吃飯。


        

她踩了個空站到了底下,還好只踩了一節,著實嚇到他了。


        

他只是站在那里,拐角的位置,無聲無息的。


        

“上來。”


        

不過他的性格對這些也不感興趣吧。


        

她走上一節樓梯,恰好看見申懷贖的頭。


        

“啊—”


        

地上有紙杯倒在那樣,一些水漬和幾個隨意扔在那的毛毯。


        

他從后面走來,第一次看到他戴眼鏡,沈沭有些看呆。


        

因為這讓他的五官受到一種禁錮卻又顯得欲朦。


        

沈沭跟了上去,但她走上剛才他站的位置,前面人就走的很快,她有些慌亂,剛才他面無表情的樣子。


        

“這…”她不出乎意料,他的房間很大,但裝潢也確實太黑了。


        

黑灰的豪華家具,皮椅里展現他平時很少刻意顯露的霸氣。


        

“很驚訝嗎?”他坐在躺椅上,旁邊是一摞紙張。


        

沈沭到處張望著,慢慢不說話只坐著。


        

手里捏著玩具,在沙發上瞇了一會,偶爾醒來,對面的人也在工作,翻動紙張的聲音輕輕發作。


        

“你還留著啊。”


        

她在書桌上看到南京時他離開診療室她送的解壓玩具。


        

“沒事就捏捏。”


        

“幾點了!”她醒來。


        

整理好頭發,玻璃門外有西裝人影晃動。


        

申懷贖出去了一趟,又回來。


        

身上蓋著波斯毛毯不知是她隨手拿的或是怎樣。


        

她越發困倦了。


        


        

“鵝肝。”


        

她記不清那路,但走到平日公館大門卻發現距離如此之短,兩個地方應該是連通的。


        

“再睡不好就過來吧,我看你睡我的沙發倒舒服。”


        

她披上外套跟上,走了出去。


        

天已經黑了。


        

“想吃什么?”


        

“我怕黑。”她半夜才不愛出門。


        

“你那離我很近。”


        

沈沭只覺得他在打趣。


        

沈沭迷糊坐上車,有點精神時突然發現自己是在副駕駛。


        

申懷贖居然在開車。


        

不過仔細想也沒那么驚訝。


        

沈沭看著他手插口袋,點了根煙停了下來。


        

“還蠻不舍的,這地方風景也好…”


        

“你在眷戀什么?”一句話沖進沈沭腦袋里。


        

“我明天就回去了。”


        

申懷贖把車停在酒店外面,她們要走一會才到公館里。


        

“所以呢?”


        

“是眷戀我吧?”


        

對面定定的看著她,沈沭微頓。


        

“別開玩笑了。”


        

她差點以為是自己幻想的。


        

什么什么…


        

“沒什么地方好眷戀的。”南京也好這里也罷,就算是家鄉…她還不是再過幾天又要回密歇根。


        

她不知道他接下來或是有工作,還是要去哪里。


        

等到晚上,她在房間,久久無法入睡。


        

總是合眼而失眠。


        

誰會呢,這種無禮自大的人,其實她現在心里并沒有這種想法。


        

但她無厘頭的說了幾堆,最后怎么走回去的也忘了。


        

只知道外面下著下雨,她問申懷贖要不要遞把傘給他,他站在外面,沒有要動的意思。


        

她的心在跳動,想盡許多,她的未來,她的學業和所有可以想到的。


        

“歡迎回家。”


        

這是她凌晨三點半從門口打車到機場,按照預訂機票的時間進入海關時,一條消息跳進眼里的。


        

腦袋里浮現小雨里,肩膀上幾滴濕色的男人。


        

他手里的煙卻沒有滅過。


        

這是沈沭的人生里難得一夜很難入睡的夜晚。


        

上輪船時再回頭看一眼這個海灣。


        

但她的內心很復雜。


        

走的時間回頭看了一眼那房子,某個亮著燈的窗戶吸引了她的視線。


        

她沒去看來自誰,她甚至還沒上飛機。


        

直到慢慢穿過天空的云層,和余亮的夜晚反差的白天,一切都開始清透起來,她才意識到,她開始回到了另一個地方。


        

南京。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