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不速之客
夜間

他說救贖

        

今天她一進門,就聽到一幅畫掉落的聲音。


        

她下意識朝畫看去,正對著的背影,緊盯著畫。


        

沈沭不明所以,男人斜過身體,烏發額前微卷,剛好遮住了眼睛,可以模糊看見一點側臉,筆挺的鼻峰旁剛正的顴骨。


        

她正要上前,慧子的聲音突然出現,急忙跑進來。


        

“哎呀—”


        

“阿沭,我忘記跟你說了,你出來下”她隔著門將她一把扯了出去。


        

“不是那里面有個人—”


        

“那個人是今天你要接待的人!”


        

“我?”


        

“對,他沒有交待身份,不過似乎是個生意人,點名最貴的那間,接下來他都在這個醫療套餐內,三天隔一天來。”


        

“對,哎呀這種事很多,自己是心理方面的門頭,忙活太久可能轉行可以還在行,自己心理多多少少也有點煩頭。” 記住網址m.qqwmx.com


        

沈沭一時間沒反應,等她再次走進那間休息室。


        

茶幾上擺著兩杯咖啡,深色的濃苦的味道飄進鼻子里,在被子底座旁邊放著一塊手表。西裝革履和外套都隨意得披在了沙發上,男人腳踩在躺椅上,煙灰缸里沒有煙頭卻鋪了一層煙灰。


        

慧子帶她到辦公室,展示了一點資料


        

“你不是不知道我這是哪,偷偷掃個臉便什么都出來了,確實是個生意人,不過好像近兩年都說是心理教授。”


        

“心理教授?”沈沭驚訝。


        

“那杯也是我的。”


        

沈沭一愣,眼前的男人已經睜開眼,正盯著自己,清露般的邃眼里,正釋放著特殊的笑容。


        

“噢…抱歉!”她放下杯子,險些被燙手。再看向男人時,他又閉上了眼,剛才仿佛沒有在笑,但薄唇開合時,像極了她在澳洲看見的玫瑰花,漾著一種無情的魅惑。又沉寂了下來沈沭心想這回是遇到帥哥了!她下意識得低下頭去,將肩頭的衣服縮緊。


        

“你好”沈沭出聲,沒有回應。


        

空氣里多了一種香草尼古丁,男人沒有說話,沈沭從來沒有感覺到這種安靜,安靜得死寂。


        

她細細打量,單手扶額靠在椅子背上的頭,頭發比剛才更加烏黑,眼睫毛濃密得可以看見陽光照進來的細閃。她順手就拿起那杯在自己面前的咖啡,卻被一句磁性的聲音突如其來得震懾。


        

她再抬頭,這位先生正盯著她,她看見男人把手搭在胡渣上,像是青少年起就有的短短的小胡子,慵懶極了。


        

她低下頭去,剛才那幾秒總在腦海里翻騰,她還是太羞澀了,不太敢和男人交流。


        

“沈沭,你說話呀,這兩天和殺人的罪犯都聊過了,怎么一個顧客你竟不敢說話。”她的心跳的極快,捂著胸口。對呀,從未兩個字就是在掩飾自己是常駐專家。


        

“我從未在記錄里見過您。”她的手有點無處安放,不知是按流程走還是簡單得陪客放松,好在自己前段時間是實習過一段時間的,想著先想辦法聊起來。男人仍舊不說話,沈沭抬頭,見他還是閉著眼睛。


        

“是第一次來吧?”她假裝翻看履歷本,作出一副樣子來。


        

“你是醫生你不應該知道嗎?”沈沭手一怔。


        

沈沭微頓,她抬頭,總是不敢和這個男子對視,那雙富有魔力的眼睛要看穿一切。一時語措,但很反應過來。


        

“您呢,你是醫生,還是客人?”對方饒有趣味的盯著她,英氣的眉峰輕輕舒展,細長的眼瞼里瞳孔又盯著自己的手表。


        

“或者說,是教授,還是客人?”


        

“既然第一次,你還翻什么呢。”啪—這個尤其吸引自己耳朵的聲音又響起時,沈沭一下把本子合上。


        

“是啊…有時候醫生也會記性不好。”她細細品味這個“第一次”,她不應該刻意吻合那個越南醫生,自己長相又不相像,對方看起來也是第一次來。


        

“是醫生,還是客人?”


        

男人敲了敲手表,沈沭細微得發現底字是日文,是國外的手表不足為奇,但時間卻好似和普通時間相差甚遠。


        

“我視時間為金錢,你說我是什么人?”


        

“生意人。”沈沭接道。


        

“你覺得我是什么人?”沈沭總覺得這個人有種形神中漸漸逼臨的感覺。


        

“那就不從而知了,畢竟現在同行的人那么多,過來坐一坐竊取竊取行道也不是沒可能的。”


        

對方扔是嘴角含笑,不過這一笑,令沈沭開始放松。她的眼睛透過對方盯著墻上的鐘,可能是隔音太好,也是這里太安靜,房間里只剩下鐘走動的聲音和電子躺椅搖晃。


        

“恩…”沈沭覺得這人很怪,甚至有點不太禮貌。


        

“如果是的話,這里就不會是咖啡而是一杯水。”


        

她起身,走到柜邊*熱水壺插上。再坐回來。


        

男人滿意得瞧著沈沭。豐盈的胸脯吊帶套一件暖色的襯衫外套,口袋里插著一支筆。蓬松的發量隨意撩一把至耳后,她已經很久沒有打理過額前的碎發,所以不大顯得她青春。


        

“來這里,可以不用在意時間。”


        

“那么我也可以不用給錢嗎?”


        

“就到這吧。”沈沭反應過來,起身時有些眩暈,頭目黑暗。


        

“哎—”她往前傾去,一把抓住了袖子,隱約摸到了一段寬熱的腕骨。她定身,對上那雙深邃的眼睛,沈沭總覺得自己好似在哪里見過。


        

“抱歉,您說什么?”她以為自己聽錯了,或是對方對自己的接待不滿意。


        

“是水也沒關系,本來就可以是按要求而改變的事,關錢什么關系呢。”


        

男人瞇起眼,又松了下來,眼里鼓起一絲玩味。咕嚕咕嚕的電器聲作響,沈沭感到舒服一些。眼前修長的黑色身體遮住了陽光,男人突然起身,沈沭一愣。


        

她抬頭,男人斜視著看她,手抄在西裝口袋。她抬頭的那一刻,想起了一句話積石如玉,列松如翠對方的腳從椅塌上挪下來,


        

“什么叫什么都沒干?他是做什么的也沒打探?”慧子緊隨。


        

“我真是什么都沒干,這人怪得很,什么訴求也沒說,我什么都沒施展。”


        

只能說有錢人怪得很,接下來的下午,沈沭陪了兩個術后患者,做了兩小時的疏導,她都感到身輕自如。游刃有余之際,便感到上午發生的什么,一陣風罷了。


        

“今天就到這了。”撂下這句話,男人跨步走出去,留下西裝革履下的一陣風香。她竟還怔怔定在原地。待她走出去時,慧子急沖沖跑了過來。


        

“哎我說這波,走得夠快的呀你們。”


        

“我什么都沒干”她走回自己的房間。


        

“什么事”


        

“進去吧,昨天那位先生又來了。”


        

“他又來了?”


        

晚上她去了警局繼續了解情況,半夜回了醫療所,僅睡了六小時便又去看了兩個犯人。對他們的面部特征,心理狀態做了一個整理。雖然沒什么進展,但是可以了解到,左臂有偃月刀紋的嫌疑犯和慈善富商案聯系緊密,沈沭基本可以確認是他,至于另外一個,也做了相應的觀察。可是動機和關鍵線索,她還需要進一步看,總體來說,比前兩天好多了。


        

她似乎能夠慢慢相信,自己被選擇的原因。


        

“小沭啊!”沈沭看見慧子又站在走道。


        

慧子點頭,“算是上等品吧,那眼睛長得可真深沉。”


        

沈沭更覺得,自己像是見過那個人,但她知道沒有。


        

“叫他申先生!”慧子喊道。


        

“是啊,還真體貼呢,要了兩杯咖啡。”慧子說起來,有些激動。


        

沈沭看著她,開始尋找認同感


        

“這個人有些帥不是嗎?”


        


        

果不其然當她一走進去,莫明的緊張感又出現了。


        

沈沭啊沈沭這是怎么回事。


        

沈沭疑惑“申先生?”


        

對方點頭。


        

“日中立人”


        

“您是來…?”她憋了好久說出來。


        

奇怪的是,普通病人來,不是談心就是做放松治療,不是她問就是自己交待,這個男人卻讓她無從了解入手,不知目的的,什么都干不了。


        

“難道還要我自己說嗎?”


        

這次的咖啡味實在太濃厚了,沈沭聞出來是慧子放的自己那包天價進口咖啡,醇得很。


        

而那個人,也果不其然又半躺在了那里,一樣得當作沒有看見她。不過這次卻沒有面對面坐,沈沭發現這么大的房間,只有兩張沙發,一個躺沙發,一個斜著擺在對方的旁邊。


        

是慧子干的,她想讓沈沭把對方吃透了,黑的說成白的,帶成常客。


        

“我說的是,今天就到這了。”


        

她黑線,還以為自己是不被肯定,甩手不來了。


        

“看來你對自己很失望呢”


        

可她也不是神,沈沭被嗆。今天他穿得毛衣襯衫,看起來氣質佳為溫潤,又不覺這是入夏了嗎?


        

“您昨天走時,我還以為您不來了呢?”沈沭低頭,看到他的左手上,戴著一個十字贖手環。


        

一個基督教徒,看來就不奇怪了,南京有許多大教堂,穿著開春的衣服,也是回國不久的。


        

“如果你重左腳走路的話,在哪都是熱。”


        

沈沭微愣,她低下去盯自己的腳,發現自己的確總是左腳先邁。慧子也說她走路重,但輕得很。


        

“但這跟出汗有什么關系呢”她不解。對方睜開眼睛,似乎他總是不看她。


        

就是這種壓迫又沒有讓人討厭只是回不上來的感覺,沈沭才會不明所以。


        

“您沒有對我失望就行。”見對方沒有說話,沈沭才緩些脫下外套。


        

“南京的天很熱。”


        

有這么多原因的話,實在太無趣了。”


        

“所以您來這里躲避無趣?或者說,找樂趣。”


        

她就學于美國,基督教者的內心隱患和所求她應該感到更了解才對,沈沭這么猜想著。


        

卻能聽出她的走路習慣。


        

“我沒說有關系。”


        

沈沭更是無言,沒關系他說什么說。“


        

身旁的男人離得雖近卻仍讓她感到距離,比起靠近,沈沭自我的保護欲也產生往沙發另一旁靠的距離。


        

“就按簡單的那套走吧。”說完男人輕喘一聲。


        

沈沭不覺顫栗。“噢…好,好。”


        

“不用說那些最浪費時間的話,像你這樣好奇又隱藏,木頭似的大學生對我最合適。”


        

沈沭內心口水紛飛,算是個嘴巴刻薄的人吶。但很奇怪,不禮貌得卻感到自然。


        

“所以也只有我這樣呆笨又不按流程走的人才能提供你樂趣。”她倒也想按流程走啊。


        


        

“小沭?”


        

沈沭身體猛然一震,她的手臂一直撐著頭,竟然快睡著了。


        

她走到椅子后,猶豫了一小會,將椅背往后降去。


        

他的臉倒映在沈沭的面前,衣物間有股讓人一再靠近的香氣。她坐在了申先生的腳邊,開始睡眠放松療,這些都是最簡單的實習時學到的。說實話,她本不是學這些的。說話間,男人安靜的閉著眼睛倒沒有不配合,鋒利的五官輪廓有時令沈沭不覺看得入神。


        

恍然間,太陽透過玻璃映在兩人的臉上,壁爐上花瓶里的假花仿佛也在盈動。沈沭慢慢放下懷表,不再說話。眼前的人突然睜開了眼睛,沈沭一怔,對視間,對方瞳孔里矗立著一座灰色冰山,她仿佛要墜進去了。


        

“晚上還去嗎?”


        

“不去了,我打算早點回屋子休息。”


        

她喜歡朝陽的房間,對于臥室卻不喜歡。坐在沙發上感到暈眩,低血糖實在太嚴重了,盯著桌子上似乎一口都沒動過的兩杯咖啡,她有些出神了。


        

“太累了?”


        

“還好。”她打了個哈欠“那個申先生都走了好一會了,你也不出門送送,沒規矩的丫頭。”


        

“是嘛。”她迷迷糊糊得,療程結束時,目送著那個男人出門。記得自己嘴巴都渴了,那個申先生怎么會配合說費口舌的話。外套一拎出去時,她哪敢跟著人身后,她若是對待還不夠規矩,真是沒規矩的人了。


        

“啊—嘶”


        

席間看到附近坐著的黑色西裝的背影,總會不自覺多看兩眼。看那人的頭發,麥色的頸間膚色,修長的手指腕間抖動的香煙。上了個廁所便匆匆回了家。拉上窗簾,整理著線索,卻總是沒有頭緒,腦子里想著那股好聞的氣味。那個長著磁性的胡子的下巴,怕不是回國久有半個月,沒過男人似的。她想起了成明,想打個電話過去卻沒有打通,想來應該在忙,于是發了封郵件。


        

家里的狗狗應該都很好。不知不覺第二天,沈沭一起床,呆了許久,她總是能知道自己困了才睡,可昨晚不知是什么時候睡得。一大早起來,去了放松室,看見幾個病人。經過一間醫生,聽見了哭聲,雖然壓抑卻又不覺難過的氣氛,是慧子創辦的初衷。當她依舊走進那間放著畫的房間時,


        

傍晚和慧子同去西餐廳用餐,才感到休息一些。


        

一推開門就撞到墻一樣硬的胸膛。當她睜開眼,發現那是背,怪不得。更加令她吃驚的,是離得如此近的那個男人的臉。


        

“申先生?”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