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歸
夜間

他說救贖

        

“你別跑!你去哪里!”


        

男人的聲音傳蕩整個大廳,諾大的場內,追逐著白色的球鞋。


        

“你等一下!”


        

跟到后廚的角落,男人氣喘吁吁。


        

“別跟著我”


        

沈沭轉身,靠在爐臺上,她慢慢蹲下去,一邊摸索著位置,另一頭盯著他。


        

經理扶著門,又朝著外看,不知幾何。“我說你這是要干什么,你跑什么。”


        

她猛得打開柜子,在一排瓶瓶罐罐里飛快得掃過,打開生抽,將里面的鑰匙按進后面的柜板。


        

“我沒有跑..”?


        

“什么?”經理看著她,背對的手里一陣開合,突得一動不動。


        

她一路沿著走道跑了回去,在快走時,冰冷的排氣管在隔壁作響。長長的過程,她已經為自己想好了后路,她告訴自己,沈沭,這是你為自己活的一個晚上! 首發網址https://m.qqwmx.com


        

“啊—”


        

“我沒有跑!”她轉身吼道。沖向門外,從他身邊擦過。


        

“哎!”


        

男人追著她的背影。在一陣目光喧嘩下,剛剛撫平的氣氛又激起波浪,所有人跟著經理的目光看去。


        

在快到沈沭的身后,他慢慢呆滯一下,瞪大了眼睛。


        

“這怎么回事!你干什么呢”


        

“讓一下讓一下,不好意思—”


        

“尊少,尊先生。”她抬起手,露出一把黑色手槍。


        

頓時令人群沸騰


        

“你要做什么!”


        

沈沭穿過貴賓座位,在一小圓桌下的皮鞋前停了下來。


        

原來她一直捂著的,就是這把槍。


        

“你這是干什么呀!哎哎…我們可以一起商量,有什么事不能解決的!”


        

“啊—快跑!”


        

“快跑啊…殺人了!”


        

這兩聲叫得他似乎有些恍然,眼里似乎在尋找什么,在他停止回憶以后,忽得陰郁起來。


        

“這些年過的如何,很好吧。”


        

“別動!”沈沭叫著,驚得男經理抬手,往后退了兩步,槍卻沒有晃過。


        

眼前的男人敲動的指尖的煙停了下來,看向沈舒,一時間竟沒太大動作。


        

“噢不,我應該叫你,十字贖先生!”一霎,人流急踩,紅酒腳杯的倒影里,鮮紅的像是混染的因果孽緣。


        

坐著的他和舉著槍的沈沭,兩人的模樣在摔碎的碎片里回映。


        

她舉著槍,對準眼前人的額頭,略高一些以便自己掌握。


        

男人仍然不為所動。


        

郊外的小森林公園午后,陽光將隔離屋頂透得極亮,微微的夏日涼風吹在沈舒的耳邊。


        

“小沭!”男人的聲音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兩年前


        

“小沭,你鑰匙掉了”


        

她抬頭,看見巴掌大的葉子縫隙里,有只巨大的瓢蟲在匍匐,好像靠近了男人臉上的眼鏡。


        

“沒什么”她起身,雅致高挑的眼前人令人愉悅。


        

“啊!什么…喔喔,我看見了。”她蹲下去撿。


        

“你在想什么,都出了。”


        

“前年冬天的時候,你見我考研太忙沒時間出門,給我買的這件衣服還有那件白色毛衣,我覺得挺耐穿。”


        

沈沭這才想起來,那時候看他一個人窩在房間里,又不開暖氣,心想是為了省錢接濟她交房租,買的兩件衣服春冬竟然經常穿著。其實她根本不算窮學生,家里也有寄錢,沒想到他藏的更好,家境完全富裕,為了學習那么邋遢,頭發又卷又長,還留著胡子,過后又成了那個斯文英俊的少年。


        

“都這個月份了,怎么還穿高齡的長袖衫。”


        

她印象中,無論春夏秋冬,成明永遠都喜歡穿有些嚴實的衣服。


        

兩個人就這樣站在公寓門口,不知是進去還是坐著。


        

談聊著,笑意盈動。慢慢的太陽藏下去了,陰云一上來,周圍就顯得涼颼颼的。


        

“那時候有些顧不上太邋遢,怎么好見你,不過你好像很喜歡我留胡子。”


        

“恩…是嗎?”沈沭心想,她可能確實對那樣的形象感到不自控,時常忍不住盯他下巴,盯得他后來每天早上都要剃一遍。


        

“我先走了”


        

“噢…你還是回學校嗎?”


        

很遠的草坪上,也不聽到打棒球的聲音。


        

“那.”成明插著口袋,明媚開朗的笑容好像吞了一顆太陽。


        

成明笑著搖頭,“我只是配合警署調查,將來不會在那工作。”


        

“咦…不會嗎?那你?”


        

“不回了,都演講完了,還回什么。”


        

沈沭嘆了口氣,“真羨慕你啊,學霸,同樣的年紀也就比我大了一點,已經去警署工作了。”


        

“不管怎么樣,還是很羨慕你啊,真棒,連當地警署都招你去破案。”


        

沈沭感覺到,或許他不大喜歡警察,一定程度上雖然破了這次的調查案,提供了關鍵的線索,但對這類的方面卻沒有好感。


        

他看向溪湖,好像溫暖的感覺又上來了,太陽一出,湖水的光照在成明的臉上。


        

“或許…會做律師吧,也或許去醫院工作。”


        

“嘟嘟—”


        

沈沭嚇了一跳,是成明打來的。


        

成明一走,沈沭就開門進了公寓,相識太久,邀請入門也不需要,兩個人就只是在門口站一會,都能感覺溫暖。她走到閣樓上,打開窗戶讓光照進來以便研習。桌上的文件書本堆里,到處是關于“心理”“津巴多概想”的論文。


        

沈沭坐了下來,讀了一會兒,發現褲子口袋里還有成明剛才送的信。看起來像是信紙,文件報表一類的簡譯。


        

“我在,怎么了”


        

“我剛才給你的國內寄來的東西你看了嗎”他的聲音有些迫切。


        

“喂—”


        

“喂小沭,你在家嗎”


        

我一頓,忙翻看起來,手機頂在肩頭。果真,上面寫著深圳中轉站,一直到底名,是南京法警心理研究部聯名。


        

“慧子給我打了電話,我問過了,這是一次實習的好機會,國內他們能找到的這么優秀的留學生,非你莫屬。”


        

“我正在打開。”


        

“你快看看,好像是香港心理協會寄來的暫雇書。”


        

“你可以聯系慧子詢問,據說是國內的一樁黑警案,這種事情在香港經常發生,如果你回國了,短時間應該見不到你了。”


        

“我知道了。”


        

“太唐突了。”沈沭當然知道,能被國內認可不是一件小事,她心里樂開花了,一時間又激動又不知所措。


        

“具體呢?”


        

“喂,很抱歉,我這會不在,請留言給我,我會盡快回復。”


        

我發了三條信息,隨后去推特上關注了她的醫療事務所。


        

“恩。”


        

掛斷電話,沈沭去墻上的日歷貼紙里找慧子的號碼,雖然電子郵件已經發出,但她想立刻知道具體事務。


        

“噢!嘿,最近過得怎么樣,東西收到了嗎。”


        

“收到了,這是真的嗎”我捏緊紙角,又單手顫抖得撫平。


        

“喂—”


        

“喂,慧子”


        

“好。”…沈沭再仔仔細細的將文件看了一遍,但關于警署和心理研究部具體的事件絲毫未提,只說是幾樁關于黑警,黑社會的案件。


        

幾小時之后,她開始冷靜下來,思考自己為什么會被選擇,感到奇妙,這種感覺持續到上飛機,坐在位子上。沈沭到達南京的時候,將公寓鑰匙交給成明,他還有兩條愛犬,附近環境不錯,可以方便養在她家。


        

“你先別太激動,當然是真的,他們做的還很細致,通過我來聯系你,國內看了你前兩天在澳洲大學的演講,這不僅是對你的肯定,如果你做得好,將來你的夢想絕對不成問題。”


        

“我需要立刻啟程嗎?”“馬上訂機票吧,我現在在日本,后天飛過來陪你。”


        

電梯里,她整理衣服,將頭發扎了個精練干凈的馬尾,為讓自己看起來成熟而套了件小西裝。周圍太安靜了,腳下玻璃地板的聲音好像走道只有她們兩人。偶爾臨近幾間神秘的房間里傳來鍵盤電碼的聲音。當她們又坐了個往返的電梯,沈沭感到奇怪,出來時一愣,沒想到竟是往地下去。


        

但沒有太低,只是光線照不太進來,拐進一間大辦公室里。


        

一出海關,就看到牌子上印有母校的顯眼圖文,沈沭看過去,那人疑似在確定面容以后,真是在迎接沈沭。中轉一路聊天的過程中,沈沭發現她是警署的招待人員,和自己同一個母校。等上車以后,人卻換了一個,面包車上上來一個穿警服的女人。依然和她攀談,帶著沈沭到了南京。


        

“這邊”她似乎不打算歇停,讓司機一路開到專案組的地點。兩棟白色三角大樓橫在沈沭面前,她沒想到會這么大,心里也有點緊張。


        

看起來是東南亞臉的男人手里夾著根筆和沈沭握了個手。


        

“你好”


        

女警向她伸手點頭,“這位是吳sir”


        

她看向背對著的椅子轉了過來。


        

“還好,我真的很榮幸自己能被邀請到這。”


        

“先坐下—”


        

“您好,我叫沈沭。”


        

“好名字,趕路很累吧。”男人拉開長桌的一方椅子。


        

“這案子并不迫切吧。”沈沭開門見山,如果警署下了破案期限,那么她也就不會輪到了。對方笑著點頭,


        

“比起說迫切,可以說是近期發生但事件普遍,沒有方向而在擱置著。”


        

沈沭點頭,瞥見桌上潦亂鋪滿的文件圖紙。放映墻和筆記電腦上還閃著的資料人臉。即使過了一會,對方還是毫不避諱的放在那,說了一些很高興她愿意回國的話,她一直在打量四周。


        

“如果不是這案子涉及方面過廣,我們也不會這么大規模的尋找人才了。”


        

他們都是專業上十分出色被找來分析線索的,其中沈沭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今年在密歇根大學辯論過的賽手和年輕的博士學位作家。他們都是年輕有為,八面玲瓏。


        

沈沭盯著臉上有疤的襯衫男人,他伏在地上用馬克筆圈畫著什么。


        

沈沭耐心得聽著,期待接下去的真正消息。


        

“你跟我來吧。”她起身跟著離開房間,玻璃門推開后,發現此刻外面有很多一般年紀的大學生,趴在地上,桌子上,拿著照片反復對比,思考。


        

所以這里研究心理的或許很少,甚至只有她一個。


        

沈沭有點矛盾,自己只懂心理學研究,對于辦案邏輯和線索分析卻沒有頭腦,可以說是不如成明,竟然會找到她。


        

原來沒有一個女人,她自己能否也能做到最好。


        

“其實這里是科學組,警署內部人員參與得并不多,我負責整體的整理負責人,上頭還有人。”


        

沈沭在接過案子文件時,糾結得問道。


        

“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內,我都是個聞所未聞的留學生而已,為什么會找到我,認為我可以?”


        

“團隊里還有專家,教授,他們會在四號有一次聚論分析,將這段時間自己分開研究的內容和亮點都公布討論,你也有你的任務。”


        

“堂皇的問一下”


        

沈沭點頭


        

“越白的東西,它越是可以借用別的來隱藏自己。”


        

吳sir盯著她,拿起白板槽里的粉筆。


        

“我剛才說了,這個案子是機密,找你們這樣的大學生最為合適,還沒有說你可以,不過反正沒有頭緒,為什么不試試呢。”


        

接下來的時間里,沈沭就在暗無天日的室內一直盯著幻燈片。


        

“像這樣襲擊警察,偷渡毒品來栽贓的事情并不少見,但關鍵不是這里。”


        

他將粉筆丟進角落的黑色顏料桶里。


        

“要記住這句話,無論是證明你自己還是在分析案情的時候。”


        

沈沭細細得參考那幾張照片,知道他們并不是重點人物。


        

“這是三個月前死在海里被打撈上來的國企慈善家仲忠國,他的著名愛狗和他一樣在附近的岸上被發現。”


        

沈沭看見下面的幾張圖片,不禁感到反胃不適。被虐待暴打得面容,尸體,丟在像河一樣的黑水里,還有幾噸重的貨物圖。“究竟是怎樣才要把人打成這樣。”


        

“目前警方可以確定是跟幫派有關的輪船貨物有關,現在抓住的兩個頭目。”


        

“為什么?”


        

“這就是你要尋找的了,通過他們目前交待的線索分析和他們談話,摸索犯人的心理狀態,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調查到目前的幫派具體。”


        

“這兩個案子有什么關系?”


        

“問題就是,這兩個頭目絕對有一個是知情者,甚至不排除兇手,但這兩個人都不約而同表示自己丟下了線索,模棱兩可和我們打心理游擊。”


        

“怎么樣,畢業打算做什么?心理醫生?”


        

“你那里不是夠多了嗎”


        

從科學組出來,沈沭發現研究部不過就是打著心理的旗號,整個調查組都不過是大樓核心的三分之一不到。剩下還有很多,都不是她的任務活動范圍。拿著手里的資料,她發現從走道的落地玻璃里可以看見南京市中心的風景。


        

落下酒店的當晚,慧子就到了,并讓她退了房,帶她去了自己的住處。


        

“研究醫院隔壁的警局就是那其中一個頭目關押的地方,你除了在那工作,就來我這。”


        

“怎么?”


        

“是啊,而且你志不在此。”


        

沈沭握著杯子,跟著參觀了她在南京開的分部醫療研究所。這里有病人,心理障礙者,甚至是出獄了的在接受疏通的罪犯。慧子是有名的,連警署都和她合作,像她這么精明的人,抓著錢可樂意。


        

“這不就是代著給病人談談心嘛,那些都是有名的人,平時錢賺多了來這放松放松,你就當練手,要是什么障礙者我怎么會交給你。”


        

沈沭剛開始猶豫,挨不過她死命要求,想著這段時間是住在這的,這個心理所還有房間住,不用花錢,能這么安排也是吳sir認為的。


        

“嗨,我這的一個越南醫生,前兩天說什么家里有事,現在她專門接手的那幾個大戶,我得想辦法找人頂。”


        

“大戶?你打算找我頂呀?你可不能這樣,這怎么頂,賺黑心錢。”沈沭數落她,從認識開始就是這副德行,如今混得個國家合作的醫療所,竟然會覺得心理醫生也能頂替。


        

“好吧。”


        

就這樣沈沭在南京生活了半個月,明天早起晚睡就是和那幾個犯人接觸,幾個回合下來,也有一點進展,四號討論一過,她才見識到了什么是能力,又開始下一次的最后整理。在慧子的底盤每天轉悠,據說幾個老總聽說越南那個醫生不在,便指名不來了。她除了在房間休息,查資料,研究,就是在一間畫展的心理放松室內晃悠。


        

她推開門走進去,


        

“是誰?”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