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愛她的自由
夜間

他說救贖

        

深夜轟隆躁動的街口室內不斷傳出音樂的節奏,拐角穿過一條小街,小區里面安靜的只剩下貓聲。


        

一輛無聲的機車上面跨下來一雙腿。


        

“外面好像有聲音。”閣樓上,一對夫婦在被窩里瞌睡。


        

“沒有吧,”婦人碰碰他的胳膊。


        

“剛才咱家的貓還在窗外叫,叫的特別怪,這會沒聲了。”男人轉了個身。


        

婦人卻有些口渴的起身,“我下去倒水,順便看看。”


        

待她裹了一件薄外套打開冰箱,一股腥味撲面而來。


        

她感到身后總有什么盯著自己,轉過頭只有窗簾晃動,這邊的家具她已經十分熟悉,故沒有打算開燈。


        

她嚇得退后兩步,正是有一個黑衣男子戴著帽子拼命往門上拍,又感覺不在外面,不然門怎么沒有震動呢。


        

她再湊過去,那男人朝她面露一個陰森的笑容。不對啊,可是自己家的門洞上個月修的時候裝反了還沒修回來,那這…


        

只是在咕嚕嚕的一股熱水壺聲音后,端著杯子走到了家門前,眼睛望向那門洞。 一秒記住https://m.qqwmx.com


        

“哦喲!”杯子碎在了地上。


        

———


        

凌晨兩點鐘的街道,從一戶人家里抬出帶血的擔架,一個中年男子哭喊著跑向那正送上醫護車的尸體。


        

她突然顫栗,看著地上的影子,慢慢轉過頭—


        

“啊!”


        

“是的!是同一個人啊!”家屬們哭喊著。


        

醫院就像一個火葬場,十幾年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夜三個尸體,出自同一殺手。


        

兩個小時后,在警察聚集的醫院走道上,確認為謀殺性死亡,法醫在早上七點接到信息去檢查尸體。


        

穿著防護服的醫生和哭喊,奇怪的是,這壓抑的氣氛一度達到了爆炸點。


        

“哎?”吳sir一大早看見他,“神情這么凝重,昨天那個事怎么回事,本來你明天都要調回南京了。”


        

“棘手的很,這兩天出現了一個連環殺人犯。”他坐起來,喝著水杯里的茶。


        

警局出動了羅林警官,成立了專案組立案調查。


        

他從醫院回去,在警局的休息室里瞇眼。


        

“哪個小區?”吳sir下意識問了句。


        

沒想到待對方說出名字后,卻猛然一個激靈。


        

“連環殺人犯?”


        

“是,昨天晚上的兩個尸體和前天的一個已經在太平間的,已經證實同一個了,兇手很挑釁,連車子都那樣停在小區里,不知道如何跑走的。”


        

他嚴肅的站起來。


        

———


        

“怎么了?”


        

“你得把那幾個家屬叫過來,還有你的案子具體情況也牽過來,我看我們撞上同一個了。”


        

“有時候我在想,人為什么不像這樣飄在上面。”她若有所思得道。


        

“那一定很孤獨吧。”成明走在她身旁。


        

沈沭走在海邊,成明從后備箱里拿出一副網拍。


        

他看見她心事重重的看著遠方,林稚他們說最近她也許都很難振作起來,他再一次為自己不在她身邊而痛恨自己,他只聽到她被帶走這里,就不愿再聽下去。


        

“我想問你一件事,你上次說的回去見了你父親,他…他的愛人,是不是。”


        

“是的。”成明立即回應。


        

“孤獨?孤獨會是一種感受嗎,你們怎么感受到的,至少對我來說,它好像是沒有氣味沒有痕跡的,我都不知道原來那種空虛叫做孤獨。”


        

聽到這里,成明有些難受。


        

“我想不是,”沈沭反問他,“那你現在怎么想的,認為是錯的嗎?”


        

“如你所言,我認為無罪,他也許也愛過某個女人,他也許也不全是假意,但他最終找到了一個人,他不是愛那種錯誤,也不是錯誤,他愛的是他所以成為了那樣的人,最重要的是,那個人也把我當成他的兒子,所以盡管小時候他們說我,我不在意,我不需要怨恨因為他們養育了我,但如果那群人嘲諷他們,我會一拳打出去。”


        

沈沭看向他,他的眼眶里有些紅血絲,嘴唇開始變得干燥。


        

“我有兩個父親,準確的說我一直只認一個,當我在某一天晚上打開房門上廁所時,我就知道了他的秘密,他為什么那么多女人卻孤獨終老,原來都是為了打掩護,并且他不是一個人,當我意識到他愛著一個同樣愛他的男人時,我對于愛的認知開始迷糊了,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錯誤,還是…”


        

“我父親,這兩天其實來了上海,”成明猶豫的看著她的眼色,“你能不能,能不能和我去見一下,他真的很想見你。”


        

……


        

“我很高興,你說的是對的。”她笑了笑,為他感到自豪。


        

這也是她這些日子來第一次笑容,為這份豁然的觀點,和眼前這個真誠大愛的男人成明,她應該笑一次。


        

“你仔細說一下當晚的情況。”羅警遞給他餐巾紙。


        

“我夫人…說口渴,要去樓下倒水,由于我們喜歡睡閣樓,到下面隔著四層,我又睡的不淺,發現動靜后隔了一小會才下去看看,沒想到…她就躺在那里,脖子上涌著血,屋子里有翻亂,但你說他搶了什么,也沒見得,反正最后是來不及。”


        

———


        

審訊室里,死者的丈夫崩潰的抱著頭。


        

除了一個年輕的女死者,她的妹妹說辭卻信誓旦旦的不同


        

“我可以肯定我姐姐的戒指不見了,我很清楚記得她睡前還戴在手上,她們馬上要訂婚了,這是不是說明有劫財的嫌疑?”


        

而到另外那幾個家屬時,幾乎也是差不多的回應,屋子里被調查過有翻動但沒有丟失什么,指紋腳印都還在,殺人犯根本毫無掩飾的意思。


        

一般來說,像這種找有家庭成員而不是獨居者的連環殺人犯太少了。


        

“怎么樣?”


        

吳sir摩挲著下巴,“我叫了之前那個來我這里備過案的婦人,她馬上來,因為當時正好就我沒休假,所以想跟著去看看,那婦人又因為什么行程推辭了,現在想來,既然是同一個小區,很有可能。”


        

“我們會考證一下的。”警官送走人以后。


        

走到休息室和吳sir交談。


        

“他們?您當時說的是一個人。”吳sir疑惑。


        

“是的,好像有一個男管家,很奇怪吧?不過剛開始打招呼我也沒想太多,比較我們這一片都是什么人,有點錢消遣也很正常,只是當我看見窗簾后面那個男主人時,心里就是一緊,那個眼神和樣子,他們好像還經常就七八個人一起出入,雖然時間上是很隱蔽了,但自從我留意以后,在我看來挺常見的,”她又說回了見到那個男人,“太奇怪了,我當時想的是如果表現出很害怕反而不太好,就打了個招呼還裝作自然的跟鄰居聊天才躲過一劫,現在想想真是萬幸,在幾番感到不對勁后報警了。”


        


        

“是的,我印象很深,最近他們好像搬走了,有可能是他們殺的人嗎?居然是一個小區的,昨晚我也聽到聲音了,太嚇人,現在整個區都惶惶不安,我這兩天也總不安害怕,打算跟著我先生調去別的地方居住。”


        

“我記得…近距離看他的腳上有個十字架的紋身。”女人回憶著。


        

“什么!?”吳sir警醒起來,“十字架?”


        

“只見了那一次?有沒有什么特征?”


        

她的丈夫不以為然的擺擺手,“你聽她現在說的就一次,要不是害怕剛開始可不,那個鄰居親自上面拜訪我太太,有時候手都搭上她肩膀了,也是我太太還算清醒覺得不對勁才告訴我的。”


        

“就離開的前一天晚上,我還看到他從家里帶出一個女孩,似乎是購物,回來的時候拎著大包小包。”


        


        

“是的。”對方點頭。


        

羅警也細思極恐的看向吳sir。


        

“馬上去那個小區,全面封鎖,必要時刻聯系武警部隊,現在搜索那戶房子!一個蒼蠅也不能輕易放出來!”


        

———


        

十分鐘后,伴隨這對夫妻從后門的逃離,按照建議他們這兩天居住在了有警方休假的賓館里。


        

吳sir打著電話走向辦公室,大門口聚集起了一隊警察。


        

其實跟來之前沈沭依舊明確拒絕過一回,也在腦中猶豫了很久,她沒有以任何身份來,只為見面而見難免不知所措,但她之前曾明確答應過他。


        

她穿著簡單的白T牛仔,算是她出錢成明拎來的一些東西。


        

沈沭跟著成明走到一家綠林環繞的小庭樓里。


        

在上海僅短短小住幾天就要對環境有這么大要求,看來是喜歡清凈的。


        

“沈小姐,歡迎你,今個算是見到了,讓他帶著你進來坐。”他轉身對身邊從香港跟來照料他的男仆人喃喃,“我走的動,你別纏我。”


        

成明對沈沭笑著,“走吧。”


        

“其實我們從沒有這種規矩。”成明說,他見他父親也從不帶任何東西。


        

“那丫頭來啦,哪呢?我瞅瞅去…”一個穿著唐衣的老爺子走到院子里。


        

家常菜的餐桌上,有兩道是成明親自下廚的,沈沭自在書房里和老爺子聊天后,氣氛也變得親和起來了。


        

“你覺得我這幾個字寫的怎么樣?”


        

他想去牽沈沭的手,可是還是收了回去。


        

……


        

“大體是不錯,也有您的風韻,但收筆的地方還不穩,您想故意輕飄飄的,這字反而單薄的立不住。”


        

“哈哈哈哈,我就喜歡你這樣的,整天聽他們瞎吹捧沒意思。”他滿意的看著這個姑娘。


        

“要我說實話嗎?”沈沭笑著看向他。


        

“說嘛說嘛。”


        

他走向外面,院子里響起了一陣融洽的對話。


        

“你爸在里面吧,我不知道你那姑娘愛不愛吃這個,稍微帶了點來。”


        

飯桌上,他們在小飽后,從大門走進來什么人。


        

老爺子微微看了成明一眼,成明放下了筷子,對沈沭說,“我走開一會,你休息休息。”


        

“沈小姐,我這老頭是實心的,融我明鏡的問一句,你們已經不是可以相愛的關系了吧。”


        

沈沭愣了一下,“是的。”她坦誠的說。


        

“都是好的,你去換身衣服吧,我前兩天說給您買好了那個測高血壓的機器在…”成明的聲音溫柔的消失在走廊外。


        

老爺子的表情看起來很欣慰,沈沭也約莫瞄了幾眼,是個比老爺子少許年輕五六歲的男人,斯文派的儒雅氣質。


        

她猶豫著,“你難道可以接受曾經沒有出面導致你女兒抑郁而死的一個人和你的兒子相愛嗎?”


        

對方凝重的否定,“她絕不是因為抑郁而死,是堅定的無法忍受而離開,在我眼里你是和她一樣的,兩個可憐的姑娘,受害者無罪,要放在以前,我一定找出那家伙把他碎了,更多的是你放不下心中的過往,你無法接受一個同意的受害者家屬在你身邊,讓你感到一直在過去了,這一點,確實,也許這輩子也無法改變了,但我還是想你活的開心點,人這一輩子很長,你太堅強了,也很脆弱吧?”


        

“老實說,我可能無法去愛您的兒子,他太優秀了,也許您覺得這是借口,其實我動容過,今天來是您想見我,我也大大方方來了。”


        

老爺子笑了笑,“我這個兒子,其實遠沒有你想的好,也絕對不是一般的好,至少他中意你這點我很清楚,我也為這一點可惜,其實,很多原因是因為你的過去吧,從你一進門我就看出來很多東西了。”


        

晚飯后,她走到他的房間,成明一直給她送這個吃的說那個話的,照料的只剩這么一小會靠在床上瞇了五分鐘。


        

門被推開,他睜開眼站起來,沈沭走到他跟前,微微踮起腳。


        

沈沭不禁有些紅了眼。


        

她忍住了,低下頭。


        

這個答案是她今晚不會留下來了,以后也很難留下她,甚至是不會,為什么,他總是失去留下她的方法和機會。


        

“你一直在守護我,像個天使,天使無罪,我也無罪,可我不愿讓自己染了灰的靈魂去拉下你,我也想守護你,原來守護也需要一顆干凈的心,我永遠也不會知道了,”她哽咽著。


        

“晚安。”她吻上他的鼻梁上面,這個吻,這次見面,算是給了他們之間一個結束。


        

成明的心無邊的墜落著,他好痛,痛的不能呼吸。


        

“鑰匙,給你,答應我,哪怕是一絲絲的想,也請打給我。”他能明顯感覺到她的睫毛離開他時,滴下的一滴淚。


        

她是愛過他的,她還愛著嗎,他無法知道。


        

“我喜歡過一個人,只是驚鴻一瞥,也為那同樣的靈魂而落魄了,但我永遠也不會允許和愛一個把別人拉進淤泥里的人,我愛過你,很大程度是把我的心和身體一起交給了你,回過頭來發現自己這一生,除了你,其他部分都是混濁不堪,請你以后生下的那個女兒,一定要告訴她,有個阿姨祝福她一生平安心靈健康,并且她很喜歡很喜歡她的父親。”


        

她轉過身,成明拉住了她的手。


        

唯獨當車子啟動那一刻,響徹了整個后院。


        

駛向了公路,她不會出任何事,因為她的理智會慢慢回來,同時感性的她,終于沒有忍住自己的悲痛。


        

她不想給他可以跟上去的機會,所以含著淚拿走了車鑰匙,一個人穿過帶著竹子的走廊,在小水潭的陰影下,還是忍住了。


        

坐上車的時候,忍住了。


        

成明坐在房間里,他走出去,感受著有過她呼吸的地方。


        

“她是個固執的人嗎?”老爺子走到他身邊,看向他。


        

“你會后悔嗎孩子。”


        

成明點點頭,“后悔是我的感受,讓她可以呼吸,這是我愛她的自由。”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