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讓我死吧
夜間

他說救贖

        

“曾經,我也沒有想過會殺那么多人,老實說如果不是遇到你,我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后悔,我不夠溫柔不像成明,也無法知道你到底要什么,可我最怕的,就是輸給一個我從來沒見過并且像自己的一個人,究竟我的生命里有他的影子,還是他是我的影子?呵,我怎么會問這么蠢,你肯定不會愛像我這樣活著的男人,所以,我是輸給了光芒本身吧…小沭,你為什么一句話都不肯說了?”


        


        

——


        

“媽媽…”


        

沈沭掙扎著,她的眼睛睜不開,周圍是海水不斷沖擊著她的耳。


        

她好像窒息一般開始慢慢沉下去。


        

手腳受到束縛的擺動著,那些男孩子笑著,打斷把她帶出來。


        

學游泳時被一群男孩子丟到了河里,他們圍在旁邊看著。


        

她不斷喊著母親的名字,不敢張嘴,因為咸水不斷進入喉嚨。


        

但是就在身體浮動時,她好像踩住了一塊云,突然竄出來,并且閉著眼往前拍水。


        

“你沒事吧?你會游水?” 一秒記住https://m.qqwmx.com


        

突然看見面上只剩下一層氣泡。


        

“救命啊!”并不是她在呼喊。


        

但她意識里卻可以想象那種哀求是善意的,直到那股力量突然松手,也許是意識到自己會害死她,放過了她。


        

家里從小就給她講神明鬼怪的故事,所以她認為是有什么放過了她。


        

他們看到她自己過來,沈沭也驚訝了。


        

剛才卻感到腳上有一雙手拼命想拽她下去,裹著她,甚至聽到了哀求的聲音。


        

景色完全換了一處,風光明媚,天上有鳥叫的聲音。


        

奇怪的是她半身在湖里卻不感到吃力。


        

她馬上就要接近岸邊,一甩頭睜開眼。


        

眼前的人都不見了。


        

……


        

“救命!”那一聲呼喊沖破了她的神經。


        

她看見一搜小船,上面疑似躺了一個黑色的衣服身體。


        

她想游過去,但怎么也夠不到。


        

唯有自救,她不能放棄。


        

尊應灰著一圈眼窩,整個人都失落憔悴著。


        

沈沭睜開眼,她竟然靠在墻上睡著了,身下的椅子緊貼著墻壁。


        

她好像突然清醒了,那股求生的欲望,是誰給了她,又是誰掐滅了她。


        

但她當時回了一句,“你錯了,我沒有誤會你,你就是使我失去了一切的人。”


        

這令他無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從臥室出來,把她搬到餐桌前,為她戴上漂亮的珠寶,餐巾。


        

他在克制自己對于那些問題的沖動,因為他知道她不會給他答案。


        

她卻回答,“是三年。”


        

“為什么這么說?”


        

但他曾問了身邊的人,也調查過了,他根本和她之前毫無瓜葛。


        

每當他說,“我們已經認識了一年多了。”


        

“今天吃咖喱。”他正要往廚房走。


        

“你殺了我吧。”


        

她沒有說話。


        


        

她的臉上布滿灰塵,根本沒有那么干凈,再也不會干凈了,這些他都看不到。


        

他走過去,輕輕的給她擦汗。


        

“什么?”他停住腳。


        

沈沭閉著眼,她開始抽泣,不爭氣的眼淚滑下來,她就像一個絕望的木偶。


        

“你讓我死吧。”她的淚水浸透地毯


        

倒在那里,生不如死的,她無法再忍受了。


        

椅子斷了一根腳,她往一旁倒去。


        

“小沭。”他蹲下去。


        

尊應的心再次受到創傷,他閉上眼,深深的往后坐去。


        

“你為什么不能…”


        

“我怎么舍得讓你死?”他哽住。


        

“你放過我吧…”良久,她蹦出一句。


        

可讓她這樣生不如死的話,她會失去一個叫沈沭的靈魂。


        

———


        

“放過我吧,算我求你了…我們都放過彼此。”


        

她可以不要尊嚴,也早已沒了驕傲,沈沭本就是個殘缺的,她不在乎了。


        

“呀…”她本來想喝橙汁的,發現自己又心不在焉就點錯了。


        

只能嘆口氣,坐到了外面的長椅上。


        

販賣機上,按鈕的聲音滴滴,伴隨著轟隆的滾動。


        

罐裝可樂滾到了林稚的手上。


        

那瓶冰的可樂丟在了她腿上。


        

“謝謝。”她點頭。


        

馬上又要下班了,對她來說又是難熬的夜晚。


        

“喝點?”就在她發呆的時候,小閆站在了旁邊。


        

“是,是的。”她拉開開口。


        

冰爽的氣味讓她舒心,卻會加重她胃腸炎的負擔。


        

“別喝太多了,我看你好像…來了那個?”


        

林稚尷尬的抿嘴。


        

“也來了。”


        

“什么!?”小閆猛然轉過頭,再盯向她手中的冰飲,才明白她的意思。


        

小閆不知道,如果他知道就不這么做了。


        

“小沭…”林稚看著可樂思索著


        

所以他們一直努力著,救出她。


        

“平常我的日期,和她一樣,我們都體貼的勸對方不要喝冰的,誰都沒聽,她有時候還有成明陪她,我只是一個人,但當我意識到,這個女孩比任何人都需要憐憫…或者說,不是憐憫而是愛。”


        

“你不能時時刻刻都想著,這樣會受不了的。”他們這樣的人


        

還是不能有太多同情心,會影響理智。可是沈沭對于她而言,是閨蜜,對于他們來說,是個堅強可靠的朋友。


        

“真的嗎?你別騙我。”她難得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卻又轉瞬即逝。


        

小閆安慰她


        

“我有預感,就這兩天,她會回到我們身邊,并且是很強烈的預感。”


        

“嘿嘿。”


        

……


        

“我的預感一直很強的哎。”對方狂點頭。


        

“你說的我又激動起來了,我也覺得,那我今天再加個班吧,希望托你的福。”


        

直到另一雙手將她扶起。


        

他給她擦拭臉龐,換下睡裙。


        

———


        

昏暗的地板上,一雙手癱在那里。


        

她看向尊應,“好。”


        

“你說什么?”尊應半笑著握住她的手。


        

一切動作都結束后,再次無奈的看著她,“我們好好的好不好?”


        

沈沭的眼睛閃動了一下


        

尊應笑了,他從未覺得自己是這樣的感恩。


        

激動的語無倫次。


        

沈沭把自己的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


        

“我說好,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她露出真誠的模樣。


        

他征服了她是嗎,他得到了她的真心。


        

他放棄一切得到的東西,仍然覺得受寵若驚,如今換作他惶惶不安了。


        

“小沭!”他抱住她。


        

想開了就好,她是愛他的,無論她以前喜歡誰,只要肯留在他身邊,他都可以忽略不計。


        

“我想出去透透氣。”她說。


        

尊應的眼皮淡了幾分。


        

畢竟,他連她害死了自己的兄弟都可以過往不究,這樣令人窒息的愛,誰可以扛得住?


        

他是愛她嗎,在她眼里,這已經是一種病態。


        

“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我想穿新衣服,自己喜歡的衣服,我們可以很快回來。”


        

這樣的要求和動容的眼神,尊應抵擋不住。


        

“透氣?外面不安全…”他打算草草敷衍。


        

“不,”她堅定的,用手撫摸他的臉龐。


        

“好。”他意亂神迷的答應了。


        

他一定是瘋了。


        

她甚至吻上他,主動用舌頭勾住,勾住了他的五臟六腑。


        

每一次舔觸,都是讓他熾熱的理由。


        

他有些看不懂了,當還是在兩人上車前攔住。


        

“古哥知道嗎?最近的情況不樂觀啊,”他一邊說一邊看著沈沭。


        

樓下的一個兄弟看見他下樓,身后跟著那個女人。


        

竟然是一直被關起來的沈沭,她穿戴整齊的和他笑著,牽著手下來。


        


        

車子開動起來。


        

“我知道了,去去就回。”尊應拉開車門。


        

“你瘋了嗎!?”他忍不住大喊,尊應冷厲的眼神盯住他。


        

她看向窗外,一切都那樣陌生。


        

僅僅幾個月,自己就好像與世隔絕。


        

暮色褪去,夜色開始降臨。


        

沈沭這是幾個月來第一次看見外界,當她走出門時,就被這耀眼的光線刺住。


        

“都可以。”


        

她知道他是頂著全城搜捕的風險帶她出去的。


        

尊應不會給她手機,也會一直牢牢跟在她身邊。


        

“想吃點什么嗎?剛才你都沒吃。”尊應溫柔的笑著。


        

輕輕扶她下來。


        

沈沭特意穿了一條露出小腿半截的裙子,一些傷痕引人注目。


        

果然在下車后就給她戴上了草帽和墨鏡。


        

“我不想你的臉蛋被別人窺探。”他吻上她的額頭。


        

“你看看你喜歡什么,就去試一試。”


        

他攬著她的腰,不給她離開自己一拳頭距離的機會。


        

但并沒有對他們過分關注。


        

只當是一對情侶,哪怕是上海目前最有名的逃犯經過他們身邊,也不會多看一眼吧。


        

“直接買了吧。”尊應看碼數合適就想付錢。


        

“我想試試合不合身。”她果斷的提出。


        

沈沭走在衣架里,他緊隨其后。


        

漫不經心的挑了一件白裙子。


        

盯著簾子里晃動的裙子和那雙腳。


        

沈沭走出來,他馬上迎上去。


        

“好吧。”尊應猶豫的看著她走進試衣間。


        

本想跟上去,但被店員叫住,對方又似乎在打量自己,只好坐到角落的椅子上。


        

又看著她走過去。


        

沈沭低著頭,不小心撞到簾子后面的人。


        

“有點大,再換一件。”


        

他聽從命令的馬上親自去拿。


        

尊應看著她道歉般點頭,然后撿起地上的衣服。


        

正好經過一個男人的身體擋住了他的視線。


        

“哎呦—”


        

“啊,對不起。”她走錯了試衣間。


        

“我想上廁所。”從衣服店出來,她請求尊應。


        

“很急嗎?不急等一會吧,我們先回家。”他忍不住要掏出車鑰匙。


        

他煩躁的站起來,那人走開時,沈沭已經進去了。


        

……


        

只看到沈沭被推搡著走出大樓,這里應該是離家最近的購物區。


        

“喜歡那裙子嗎?你平時不是喜歡藍色的嗎?”


        

停在車庫有風險,車子位置很隱蔽,他心里又不安。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她今天反常的舉動,他從快樂中慢慢脫離出來后,只有不安。


        

沒想到卻陷入了沉默。


        

她轉頭看向尊應,他的手變得僵硬。


        

他轉著方向盤。


        

“你不是說我穿藍色好看嗎。”她為了討好下意識回了一句。


        

“你看,我們也可以是一對普通夫妻,等我們離開這里,我們就要像那樣生活,我會好好對你的,小沭。”他握住她的手。


        

她不語。


        

“怎么了?”


        

“沒怎么,今天和你第一次逛街很開心。”他勉強掙扎出一絲微笑,沈沭卻看不到那里面的洶涌。


        

沈沭只擔憂他接下去會不會又強制著自己做那種事。


        

“我什么時候說過,你穿藍色的裙子好看!?”


        

半晌,車子快到家門口時,尊應變得焦躁起來,他似乎總是這樣,扯開了領帶


        

越是到了越是急切。


        

她哽住。


        

尊應撲向她,“你也從沒說你喜歡藍色對吧,可是你穿什么都是藍色,你總是說一些我們之間沒有存在過的話,那些事!”


        

沈沭猛然反應過來。


        

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另一重人格。


        

“你冷靜點。”她試圖安撫他,雙手把自己捏疼了。


        

“你老實告訴我!他究竟是誰?申懷贖是誰?你愛他是不是,他還活著嗎,你們是不是一直聯系著!?”他從胸口掏出一張照片,這是那時在她家里找到的,一張走在海港岸上的楓葉道上的一個風衣男人背影。


        

他開始明白,不是沒有存在過,只是不在他們倆之間。


        

聯系到他是另一個人的影子,這種痛不欲生的感覺又上來了。


        

回憶單只鉆進了沈沭的腦袋,她盯著照片里的申懷贖,再看向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是誰?”尊應已經抑制不住自己的手要去扼住她的喉嚨,他就是她愛過的那個男人吧。


        

他要知道那個人,他從未如此失態,他瘋狂的內心狂涌著得不到的嫉妒。


        

他想殺了那個家伙,讓他知道染指自己的女人是什么后果。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