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塵埃落定
夜間

他說救贖

        

“沈沭!”


        

黑暗中,一雙魔爪抓住了自己。


        

“不要!”她睜開眼,坐了起來。


        

心肌格外的疼。


        

“小沭!?”成明推開門。


        

拉開窗簾,“沒事了,是不是太黑了,做噩夢了。”


        

她看向成明,“我這是在哪里?”


        

“這是你的房間啊。”他溫柔的撫過她的頭發。


        

上面出了很多汗。


        

夜里她的車子撞上了前方來的一輛。


        

她撞向方向盤,下意識走下來。 首發網址https://m.qqwmx.com


        

看見一身黑色身影,以為是尊應。


        

她往后退去,他知道了是嗎,他知道了一切所以來找她算賬了。


        

她逃不了了。


        

癱坐在地上,地面開始落雨。


        

他是那樣擔心她的安危,車子連著開了幾天。


        

她撲向他的懷里,放聲痛哭。


        

“小沭!?”


        

成明撐開傘沖向她。


        

“沒事了…”他拍著她的后背。


        

———


        

她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情緒是如此猛烈。


        

好像這段時間不能釋放的所有。


        

“有兩夜了,你昨晚醒過了。”成明有些擔心她的精神狀況。


        

她好像什么都不記得了。


        

“我們…回來多久了。”沈沭看著自己的房間,第一次覺得這樣陌生。


        

她的眼前閃過了不一樣的畫面,雖然恐懼卻柔軟的床單,坐在梳妝鏡前,有一雙手摸著她的耳垂。


        

她喘了口氣,是那樣的疲倦。


        

“這段時間,我好像置身在黑暗里,我一直努力自救,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會這樣的痛。”


        

“那個孩子呢…?!”


        

“已經交給吳sir他們了,會安排照顧好的。”


        

“都結束了,小沭,你想再休息會嗎?”


        

“是的。”她點頭。


        

她撫上胸前。


        

成明抓住她的手。


        

房門關上時,她埋進被窩里。


        

那些鮮血,子彈,尸體一直橫行在自己的腦中。


        

“不要太久,你已經睡了很久,”他小心翼翼得蓋上被子。


        

“把窗簾拉上。”她乞求。


        

她的呼吸變得沉重,好像又到了那個雨夜,她坐在車里,雙手血淋淋。


        

愛犬的爪子在房門上抓騰,她心煩意亂得將枕頭甩在了墻上。


        

無法甩去。


        

“忘記它…忘記它!”沈沭顫抖著,她緊緊拽著被角。


        

她的眼淚干了,稀松的眼睛睜開。


        

對上成明的星眸。


        

轉身沉沉得閉上眼睛,慢慢的…好像天都黑了。


        

她聽到微微的喘息聲,被子里變得溫暖無比。


        

他用手撫平她褶皺的睡裙,觸碰到溫熱的腿間肌膚,沈沭驀得紅了,她眨著兩把小扇子。


        

成明多想就這樣撫平她胸口的傷痛,他想一口咬下她都舍不得,就像咬下伊甸園里的西紅柿。


        

“小沭…”他一遍一遍,溫柔的在她耳邊對她念她的名字。


        

沈沭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名字這樣好聽。


        

沈沭不自覺張開雙臂,成明翻身擁了上去,他的腳在被窩里踩著她的裙子,肩上已經慢慢滑落。


        

她恐慌得抵住他滾燙又結實的上身。


        

就讓他來撫平吧,她在無意中治愈著成明的痛苦,就讓他們互相治愈。


        

他親吻上她的額頭,沈沭微微喘著,他又吻向她的臉頰,香頸。


        

他永遠都是那么溫柔,溫柔的,像是她應該有的向往。


        

“我可以…冒犯你嗎?”


        

“你愿意嗎?”


        

他停住,額前的碎發撩撥著她的眉心,低聲在她的耳邊。


        

沈沭沒有說話,她的內心升起一絲壓抑的底片。


        

“我已經…”


        

從前,他萬事都會問“有沒有冒犯到你?”


        

那樣小心,體貼。


        

她能感受到他真誠的世界,光滑又舒適的衣服里,那熾熱的胸膛。


        

沈沭恍然感覺自己身處森林里,像一只脆弱的小鹿,在害怕的光線中,漸漸找到了她的太陽,一切都是綠色的,舒適的。


        

她那樣難過,那樣不敢開口。


        

成明堵上了她的唇,兩人在被子里緩緩得晃動著。


        

沈沭暫時忘記了那些不愉快,那些壓力。


        

“小沭…”


        

她緊皺眉,汗漬流淌在兩人的肌膚間,在一陣麻木的痛楚后,是漸漸信任的輕快旋律,節奏此起彼伏…


        

她和他融為一體,如太陽之間的地平線。


        

“所有的點都剿滅了嗎?”吳sir電話連線著部隊上校。


        

“是的,大部分,還有一些,尤其是目前最大的禍害還在潛逃,肖巴占據的物資,我們不清楚,在尊家老宅那些,不過是冰山一角。”


        

“…”


        

———


        

“在外面等一下。”她關門。


        

吳sir笑靠著椅子,“不錯啊,現在也是個大姐大了。”


        

“我們會為你們盡最大努力排除外在障礙的。”


        

林稚敲門進來,她身后跟著幾個小啰啰。


        

林稚臉色赤裸的哀嘆,“她是一個坎坷的女孩,會走出來的,身邊有一個很好的男人照顧她,等好轉一點我就去和她聊聊。”


        


        

“上頭已經讓我固定在上海了,正好跟吳sir一起搭伙,你在南京有很好的經驗,希望別對我藏著掖著。”她坐下來,神清氣爽。


        

“哈哈哈…”對方點頭,“不過,沈沭那邊,你聯系了嗎?”


        

沈沭墊著手靠在枕頭上,手指主動游走在他的臉上。


        

被成明握住,兩人笑著。


        

————


        

透著霞光的窗簾里,昏暗的房間因余溫而悸動著。


        

“為什么?”


        

“舒是舍己予人,從容的面對,治愈他人而讓自己快樂起來,我這輩子,怕是做不到了,自己都哄不好呢。”


        

“你以前不叫這個名對嗎?”


        

“是的,”沈沭回,“以前叫沈舒,我后來改了。”


        

她笑著,發自內心的羞澀。


        

在成明面前,她不用掩飾自己,不用裝作魅惑,她們互相欣賞,在他心中,沈沭是圣潔的,在她心里亦是。


        

他用鼻梁蹭著她,親昵的笑著。


        

“我來哄你好了。”


        

坐起來后,成明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


        

“我先去洗個澡。”他摸過她的手時,瞥見了一顆扎眼的戒指。


        

“餓不餓,起來吃我做的蛋包飯?”


        

“好。”她一口應了。


        

潮濕的地下室里,電風扇卡茲響著。


        

男人胸口懸著大金鏈子,黑西裝外套里面露出堅硬的腹肌。


        

沈沭尷尬的收回手。


        

……


        

“他人被送到哪了!??”


        

他怒吼著。


        

砰—


        

他一塊磚頭砸向天花板,巨大沉重的墜落聲音。


        

“這里也待不久了…”


        

他緩緩的說著。


        

“每個監獄都不同,四處分散且路上都會有掩護,我們不可能的,他還下落不明,應該也在其中之一。”


        

肖巴靠上椅子,他一根又一根抽著煙。


        

但這是她能想到的,以最好的形式讓自己心中的石頭落地。


        

她感到自己的托付,執著都變得快樂起來。


        

———


        

沈沭望著床單,其實今天經期的最后一天。


        

“吃飯了。”成明穿著淺藍色襯衫敲門。


        

他手里拿著鏟子,看見沈沭急忙把戒指放進去。


        

她想摘下那戒指,卻發現已經死死牢固在中指上,這可怎么辦。


        

她試著拿出成明的那顆戒指套在另一只上,發現有些大,總會掉出來。


        

是對廚藝的一種邀功。


        

“我記得你以前就做這個蛋包飯進的我公寓,要不然我是不會和你做朋友的,也不知道你為什么做這個這么好吃。”她調侃。


        


        

“還不錯嘛?”他笑著問。


        

“其實…我遠比你想的要愛你,說喜歡太淺,說愛怕你沉重,我總是顧慮許多。”


        

他看著對面的她,那樣的從來不覺得她屬于自己。


        

“哈哈哈哈…”


        

兩人笑著,談著天,說著過往,愉悅輕松的氣氛一下子讓她心里感到安全無比。


        

成明看著她。


        

“什么?”沈沭抬頭。


        

沈沭安靜得切開蛋皮,汁濃的流黃滲進香氣四溢的米粒里。


        

“你愛…”


        

或許他的心里在流失著安全感。


        

他從不期望沈沭能給她,對他而言,似乎永遠不會問“你愛我嗎”這樣的問題,因為他不想表現。


        

“沒什么。”他搖搖頭。


        

“讓你不舒服的戒指就不要戴了,我希望給你自由而不是枷鎖,”他苦笑著,“我沒想到,自以為對你很了解的,有些戒指尺寸太大束縛不上你的手指,有些戒指…卻摘不下來。”


        

這種聰明,尊應不會掌握。


        

吃過飯后,沈沭靠在陽臺,天空中升起煙火。


        

他也在害怕,某些戒指里的愛短短幾個月,或許比他更洶涌,而這份洶涌是他難以展現的,沈沭容易傾倒的。


        

但他聰明的知道,溫柔溫暖的形象是沈沭一部分向往的,所以他盡力打造著,他根本不是那樣,他只是在愛一個女人而已。


        

她不要想,她不要再看見那張臉了。


        

“喝點奶茶。”成明抱著兩杯。


        

她又出了神,為什么,為什么永遠都會跳出來,北海道的那些日子。


        

她是愜意的,直到慢慢顯印一座房子,人們喝著酒,她穿著婚紗站在他旁邊,突然空中升起了煙花。


        

以前愛喝咖啡,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從申懷贖送自己那包咖啡開始,可是她真的喜歡嗎


        

“我想…我需要找點自己真正愛的東西。”她看向天空。


        

“謝謝,我喜歡喝這個。”


        

“我以為你不喜歡這種沖泡劑品,你之前一直喝咖啡。”他摸著她柔順的頭發。


        

昏睡兩天兩夜,發生了什么,她一無所知。


        

“我希望你平復心情,因為也許,他們之中有人對你關懷,可他們終究還是錯了。”


        

“也許…有一些事我不該跟你說呢。”成明猶豫


        

“沒關系,”沈沭知道他要說什么,“是關于尊家的事吧,現在是什么情況。”


        

沈沭的心炸開了一道口子,閃著灼熱的火光。


        

她低沉著嗓子。


        

“什么意思?”她問。


        

“尊騫和她妻子紛紛自盡了。”


        

成明擔心她有些傷神,頓了頓。


        

“肖克對于罪責供認不諱,過兩天送去開庭,就要在獄中服役了,但他并不承認有兩年前關于你參與被利用的劫船騙局,也并不認為有這個事,他還是藏著掖著的,但一些證據擺在面前,這個集團的顛倒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什么時候的事?”


        

“昨天,尊騫死了,在聽說憶桑死之后,她們夫妻被抓走后進了不同的審訊室和監獄,他的妻子許是以為自己的女兒死了,所以用指甲割斷了…”


        

成明注意著沈沭的神情。


        

“尊應,暫時無法被審,他被送到精神科醫院觀察一段時間,他有精神狀況的事,你了解嗎?”


        

沈沭留意著他說的一字一句


        

“那,那個人呢?”她更關心尊應是否也服役了。


        

沈沭搖頭,“他從來都很正常,做的都是尊應該有的做派,這個時候說有精神狀況,一定是為了騙,想拖延時間,肖巴還在潛逃,他是不是就會有出路?”


        

肖巴不可小覷,他和尊應兩個人,那天晚上他并不在江門,這也是一個擔心的點,怎么也會想辦法把他弄出去。


        

“如果…如果他出來了。”


        

沈沭有點慌張,他一定會報仇。


        

成明摟過她,“好了,別擔心,一切都塵埃落定了,只是時間問題,你好好休息,都結束了,明天吳sir還有警局的人要來慰問你呢。”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