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那是沈沭
夜間

他說救贖

        

“zo1,里面情況如何。”


        

“暫時…”話還未落


        

男人的身側就踢過一腳。


        

他閃到走道,身后跟上追擊。


        

兩人在搏擊間,撞翻了墻上的畫,露出一條通道。


        

他抽出鋼絲,勒倒對方。


        

將其拖進雜物間,待走廊上傳來的腳步聲四處尋音無果后離開。


        

“我聽到有動靜了。”憶桑警惕的檢查著,畫的位置有些歪但仍未引起她注意。


        

“興許是他們又打牌了。”阿瑟和她談著天。


        

男人走出來,穿上暈厥者的衣服,帽子和背影讓路過的女傭沒有細看。


        

肆意笑聲的棋牌室里,不斷傳出臟話。 記住網址m.qqwmx.com


        

“誰??”


        

很快的


        

室內發出了不斷的打斗聲和慘叫。


        

“你這手太黑了,我等騫二過來,一起干掉你。”


        

有椅子推開的聲音。


        

對方走到門口抽煙,突然被兩拳打暈。


        

樓下開始跑動著,肖恩在喊著“去把門給鎖了!”


        

她的手有些打顫,她不敢走向外面。


        

和尊騫在地下室里檢查被打開過的沙袋的尊應。


        

男人有些難以招架,對著一屋子的手槍,拎起了地上的身體作掩護。


        

砰—


        

沈沭站在房間里,被劇烈的驚醒。


        

潛伏在外圍的力量一擁而上,另外兩隊作支援接應,在外繼續觀察。


        

“里面的毒梟聽好,主動交出槍支,否則一律槍擊!”


        

他們踹開了大門,從后院的大廳口進去,一下子就響起了一片槍聲。


        

兩人聽到槍聲下意識飛速跑了出去。


        

“她媽的又是哪個找死。”


        

……


        

“讓騫二先去后門伏擊,那里有動靜!憶桑在前面擋著。”


        

尊應的一行人馬跟著他在窗邊直接開槍,他和憶桑匯合。


        

“我還能頂一會兒,今晚是撐不住了,大部分都是部隊的人,想辦法找道!”


        

肖克站在樓梯上與其對峙著。


        

阿瑟帶著筱筱欲往沈沭房間跑去,碰上了肖恩。


        

“怎么回事!我哥呢!”


        

“從后路走!把槍帶上,”他拉起沈沭,將床上的黑色斗篷披肩套在她身上。


        

“發生什么事了…?”


        

“小事。”他篤定的看著她。


        

尊應一拳打向墻壁,他看向沈沭的房間。


        

……


        

門被推開,沈沭站起來,看著手上帶血的尊應。


        

可他尊應就是不會認輸。


        

他再次撫摸她的臉頰,掰過她的身子推向隔間。


        

“一直往前走!跟著他。”


        

試圖從她的眼神里挖掘什么,最終只是從對方的瞳孔里看見自己淪陷的樣子。


        

他內心苦笑。


        

“你說得對,總有報應會來。”


        

尊應站在那里,慢慢的,放聲大笑著。


        

可是恍然,沈沭又跑了出來。


        

“為什么?”他問。


        

她走進去,又轉身,她不知道這個他是誰。


        

“我…”她的眼里閃過遲疑。


        

“還是厭惡你的。”轉身。


        

“別出事。”他叮囑她


        

轉身打開房門,他在她的注視中走了出去。


        

走道上傳來不斷的槍聲。


        

“我看著你走吧。”


        

這應該算是,她送他的最后一程。


        

尊應他多想過去抱抱她啊,若他手上沒有鮮血,他也第一次如此徹底的厭惡自己。


        

“阿瑟帶走了,應該沒事,你告訴她們那條通道了嗎!”


        

“沒有!”她驚慌著,她擔心她的孩子


        

她已經失去了一次,不能再失去。


        

她閉上眼,跑了進去。


        


        

“筱筱呢!”憶桑跑到尊騫身邊。


        

混亂中,尊應從地下室拎出一把散彈長槍。


        

他嘴撕開胳膊上的繃帶。


        

對準那些反恐精英。


        

肖克拼命得砸開那幅畫背后的木板。


        

“該死!被加固過了!”


        

“現在怎么辦!”


        

某間房里響著悠揚的音樂,好像一對跳舞的男女。


        

她的腳踩上草坪,葉子伸進她的單鞋里,觸碰著她的肌膚


        

她一路走著,不知是為終于離開的解脫喜極而泣,還是被風沙濕了眼角。


        

一片的射掃和煙霧中,整個山莊都如同猛烈得地震。


        

……


        

沈沭走出黑道,她的心臟劇烈跳動著。


        

突然從堡壘里傳出尊騫的一聲“阿應!”


        

她站住腳,停在那里。


        

她不愿意回頭看見那些黑煙,那片深淵。


        

她開始跑起來,試圖遠離那些是非之地。


        

她想捂著耳朵,涼風撲向她的腦袋,斗篷披肩隨風動著,她的裙子被一些地上的樹枝勾過。


        

今晚的月亮,依舊事不關己的在那里,好像對它來說,那些罪與罰不過是它光芒里的一點黑云。


        

肖恩帶著她繼續往前跑。


        

“他讓你帶我出去,其他人呢?”


        

她本不該再過問了,她看著肖巴不語,徑直跑著。


        

凍紅的手腳冰涼,她看到了秋天的第一片落葉從青樹上下來。


        

從旁邊抓住了她的一只手。


        

“愣在這里干什么!”


        

“報告長官,遠處后山上逃離一對男女,是否追捕!”


        

他把槍對準,隨時準備擊斃。


        

“不!”一旁的小閆從車上下來,他拿過望遠鏡。


        

他的怒吼里帶著一腔悲痛。


        

還有小閆,他應是在哪里等著接應她,可她的手機沒有帶出來,她只能跟著肖恩走。


        

遠處目擊中的一排特警里,拿出了望遠鏡。


        

———


        

大廳內,那些尸體縱橫,只要是跟著他的,每一個是軟性子。


        

那些鮮血淋漓的斑駁地板上,角落里躺著中槍的尊騫。


        

看見一身黑的沈沭,她摘下斗篷披肩,那是她的側臉。


        

“那是我們的潛伏人員,派出一小隊人馬跟著。”


        

“…”


        

“憶桑你說話呀憶桑!!”他咆哮著。


        

沖了出去


        

“啊!”他撲向幾人,搏動間,全身已經沒了力氣。


        

“憶桑…”


        

他聽不到回應,可是就像剛才,還可以聽見。


        

“憶桑…?”他恍惚得拖動身子,樓下的精英慢慢往樓梯上去。


        

“憶桑…”他喘息著,牙口上吞吐著鮮血。


        

凌亂的頭發和胡子里,是一種男人的不甘。


        

……


        

左手再次中上一顆子彈。


        

滾下了樓梯,壓在那些尸體上。


        

“別動!”腳和槍紛紛抵上他的腦袋。


        

一陣爆炸聲猛烈得渲開。


        

沈沭驚恐的看著。


        

看著空中升起的那些破裂,還有四周響著聲音的警車和反恐部隊車,人群開始涌動起來。


        

“好了!”沈沭推了一把肖恩。


        

肖恩開著車,兩人到了另一座郊區的荒野山坡上。


        

肖恩轉過身下車,望向那小如一粒米的房子。


        

尊應…他死了嗎


        

“只有你一個逃出來了嗎?打算去哪里?”


        

沈沭看著肖恩。


        

那是正義的勝利者們在收拾殘骸。


        

他們掃著剩余的人和貨物。


        

火光中,沒有什么比這更讓尊家絕望的。


        

有的只是這些,他或許痛恨這樣的自己。


        

他一直被照顧著,盡管是幾個不懂如何照顧人的哥哥。


        

“沒了…”他低聲道


        

他笑了起來,從口袋里抓出一把鈔票和打火機。


        

他氣憤的摔了地上。


        

肖恩在這個家里,就是老幺,錢包是尊騫他們賭牌讓給他的,皮帶是成年時送的禮物,可到頭來掏出口袋。


        

他現在應該已經拔槍殺了她吧


        

“你走吧。”他打破沉寂。


        

“走遠一點,好好活著。”


        

“什么都沒了,兄弟都死了,都死了,什么東西都沒了…”


        

他沉默著,沈沭不知如何上前,像以前那樣拍著他的背。


        

因為她無法告訴他,她就是那個主謀,就是導致今夜一切的因素之一,若是知道她是間諜,是那個背叛者。


        

手上受傷的口子早已崩開,細流著幾滴血,她放到舌頭上,原來是那樣澀腥。


        

走到車子旁,剛沒兩步。


        

空氣中又爆出了一道槍響。


        

“你…?”


        

“走!”他響亮的。


        

沈沭的心褶皺著,她落寞的,猶豫著轉身。


        

沈沭捂住嘴,幾乎無法說出話來。


        

她哽咽著。


        

拔出槍對準自己的腦袋,就這樣堅決的結束一生的他,或許寧愿死,那些骨子里的驕傲都不愿意允許他們對著自己宣布審判。


        

她猛然轉身!


        

“肖恩!”


        

他的血飆出幾里外,濺到草地上。


        

詢問間,小閆從后面跟上來。


        

“你沒事吧?”


        

他繼而看向那邊躺下的身體。


        

在槍聲結束的兩分鐘內,草叢里散出了車子的光亮。


        

從小道上開出來,他們下車跑到坐在地上呆滯的沈沭跟前。


        

“你是潛伏人員沈沭?”


        

“你去吧,我認識路。”沈沭低聲道。


        

她艱難的站起來。


        

腿腳打著顫栗。


        

“抬回去吧。”他搖頭嘆著氣。


        

沈沭不愿意看見,盡管已經從她身邊經過。


        

“我們還要繼續在這里,你繼續待在車上還是先跟著回去?”


        

……


        

———


        

她逃離了出來,沒有什么是不能撐住的。


        

“你可以嗎?找人護送你。”


        

“沒關系,我自己先開到驛站,你們的人有在那里吧。”


        

“是的。”


        

突然在路邊瞄到一個熟悉的衣服。


        

她停了下來,回頭望著那縮成一團的東西。


        

不停的發抖。


        

漆黑的小道上,沈沭開著車。


        

她經過了先前那座山,在山莊附近的外面,再次看向了那邊。


        

漸漸得,路燈開始顯現,她開上了郊區。


        

這聲嬸嬸讓她的心不自覺又下沉了,想不到這孩子經歷過的又再次經歷了。


        

“阿瑟阿姨呢?”


        

“她摔倒了,她的肚子在流血,她讓我先跑,一直往前跑,有穿制服的叔叔們追上來了。”


        

“筱筱?”


        

女孩抬頭,看見沈沭眼淚直流下來。


        

“嬸嬸”她撲向她的懷中。


        

“喂,吳sir,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抓到肖克的妻子,她是無辜的,請務必照顧好她。”


        

沈沭用肖恩在車上的手機打了過去。


        

“我知道了,你先注意安全,我會派人去旅館接應你。”


        

沈沭心痛的摟過她。


        

她抱起她,放上車里。


        

一路開向驛站旅館。


        


        

———


        

殘碎的木板,屋子地基下,躺著一個黑色西裝的身體。


        

沈沭的眼皮酸澀不止,她很難看清路示,她只知道一路向前開。


        

突然對面開來一輛打著閃光燈的車。


        

她恍惚著,立刻剎車!


        

“怎么回事!還有恐怖分子嗎!”


        

“過去看看!”


        

尊應摔開刀,他砍向了地上的身體。


        

他的身上裂開了骨架,疼痛得咽著氣。


        

打著電筒的特警還在搜尋著,他的腳下凸出一塊


        

緊接著傳出慘叫聲。


        

上面的通訊錄里閃過和他交易過的吳sir來電。


        

他的身體無法動彈,從四周壓制上來的將他踩在地上。


        

他的眼睛流著血,雙手被拷上。


        

拔出他的槍放進了衣服里。


        

突然看著由于前庭的小爆炸震出窗外的手機。


        

破爛了一半,亮著光。


        

“押上車,別讓他自殺。”


        

他們搜了尊應很久,此刻牢牢的將這個曾經孤傲的男人降伏在下,這是對于光明最好的解釋。


        

他就是他們粉碎這次犯罪集團最大成功的標志。


        

看著地上那手機屏幕。


        

“好,沈沭應該已經到了。”


        

遠處的小閆拿著手機掛斷了電話。


        

尊應的眼眸無限低沉著,他緩緩縮緊,瞳孔里有不可磨滅的山脈涌動,紅著血絲。


        

青筋爆顯在麻痹的肌肉中。


        

“沈沭!”


        

他仰天長嘯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