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天亮之前—洶涌
夜間

他說救贖

        

“喂。”辦公室里,座機不停響著。


        

“很好,小閆”吳sir激動得站起來


        

“你們調查局呈交上去就可以蓋章了,落定之后打過來,我現在立刻去簽字。”


        

他抱著傳真機出來的一份份文件


        

敲響了副局的門


        

“打擾了,我要給你看看這些。”


        

對方翻看著,似乎是不敢相信一切都落定。


        

“你不算打擾我,上面剛剛給我下了指令,讓我立刻調動你們抓捕尊應及其尊家所有集團分子,一網打盡,我已經簽好字了。”


        

“局長…就在今晚。”


        

“我想我得跟你道歉,你一直是個認真負責的人,我也有子女,這是給所有那些受害者一個交代。”


        

沈沭醒來的時候,確定已經是下午了。 記住網址m.qqwmx.com


        

她看見床上有一碟盒子,用漂亮的蝴蝶結包著,那絲綢蝶似乎是手打的,有些不太美觀。


        

他撥通電話,“請立刻派動江門緝毒警,聯合我們的特警,配合相關人員的進出,于今晚正式逮捕罪犯集團。”


        

———


        

“喂,急事嗎?”


        

“我差點以為你出事了。”對方在辦公室里,那邊傳來匆忙的聲音。


        

是一條藍色姬尾裙,配著黑色的斗篷披肩。


        

她拿出手機,看見林稚給自己打了十幾個電話。


        

轟隆隆,她好像被震懾到了。


        

從未想過這一刻會來的那么快。


        

“為什么這么說?你那里好吵。”


        

“今晚行動了,幾個聯合部隊都在武裝,你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小閆會在行動前和你聯系,接應你。”


        

她望著窗外的草坪,尊騫帶著筱筱踢球。


        

憶桑戴著草帽坐在那里,臉上洋溢著愉悅。


        

“你們要將他活捉嗎?”


        

“是,我是覺得難度很大,但這回,他落網的可能是一定。”


        

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沈沭腦子回蕩著林稚的話


        

“你能告訴我,他將會受到什么懲罰?”


        

“你我都很清楚,”她說,“這不是我們決定的。”


        

她坐在床邊,環視這個房間。


        

日日夜夜,她都煎熬得坐在這里,此時此刻她的心情卻令自己壓抑。


        

“就在這兩天,他從未放棄過蠢蠢欲動的心思,所有的都在運營,他不會收手的,那么必定會有結果。”


        

……


        

她用過晚飯,憶桑靠近她,將她嚇得手中盤子碎了。


        

“隨它去吧,你是怎么了,不太開心?”


        

很快,她就不用偽裝了。


        

很快,她就可以離開了,但為什么心臟跳個不行,是因為還未經歷那一刻。


        

慢慢走到外面,盯著流血的口子。


        

“擦一擦吧。”


        

“沒有。”她回。


        

撿碎片的時候割傷了手,她摸著手發呆。


        

肖克走到草坪上吹風。


        

“公司出了點事,他回去了一趟。”


        

一只手帕遞過來,是她的。


        

她點點頭,“肖巴呢?”


        

“如果…你們突然失去了一切,受到制裁,有沒有想過后悔。”


        

她的問題是唐突的,甚至于今晚是威脅到自己的。


        

她憂郁的目光看向山莊外面,從這里可以看到下面的盤路。


        

一切還是暫時的風平浪靜。


        

他手里的火星子一點點落入草地。


        

“或許…你聽說過洛馬華人黨嗎?”他的語氣緩緩,就像身外之人,“那是一個傳奇,啊…洛馬,時代下籠罩著一群掙扎的少年,他們走上頂端,走上歧途,走上地獄,傳奇已死。”


        

肖克聳肩,他拿出打火機靠近嘴里的煙。


        

“這一生后悔的事情太多了,仔細看,發現不過是徒勞,如果我們只是想活著,就不會走到今天,但我們的野心卻出奇的兇險,到最后興許還是死了。”


        

肖克恍然笑了起來,“我只擔心阿瑟,一個我認識一個月就想擁有一生的妻子,她已經懷孕了。”


        

“什么??”


        

他的眼里閃過許多,風在此刻好像也有了模樣。


        

“但起碼,因為他們曾有的絕茂,腳踩的地獄也會生出傲慢的火焰,只是那火焰不會因此減少對他們的懲罰。”


        

“我想拜托你,”他側過身對沈沭


        

“我知道應二不會讓你有事的,如果哪天我出了什么事,幫我照顧她和孩子…”他又搖了搖頭。


        

這是一個措不及防的霹靂。


        

她閉上眼。


        

沈沭的心是皺緊的。


        

就像一團緊巴巴的鈔票紙團,她終于知道為什么人拼了命都想要展開那些,誰不想要看看紊雜的人生苦澀。


        

“算了,怎么可能強人所難,這個家的男人一生都不愿意這么做,讓她改嫁吧,告訴她我愛她。”


        

他走回去。


        

空曠的郊區廣場上,漸漸聚集大一片車影。


        

從上面快速有序的跑下防彈衣。


        

這就是成功的氣息。


        

……


        

“今天,拿下這棟房子所有潛在人員,生捉活拿,一個都不能跑,如有威脅劫持場面,不慌不亂從容冷靜。”


        

在部署圖的指揮下,他們坐上車。


        

他們站成許多排,在江門不同的路段,都開始匯聚起來。


        

緝毒標志在前,武警部隊四聯合擊。


        

肖巴領著一眾行動一直開車撤離,每個點都不斷被端破的他泄氣般用手撞擊著方向盤。


        

在逃離追捕后,躲到了隱蔽點。


        

槍身抵在迷彩服腿上。


        

于此同時,在上海,洛馬等地的國內外搜擊分子行動已經開始。


        

“我剛剛已經跟他斷聯了,他們如果可以追蹤我的通信訊號,那就是給他們找死。”


        

“現在怎么辦!”


        

“今天怕是要出大事,你馬上打給尊應!”


        

有人坐在車里,身上已經布滿血跡。


        

———


        

“我進來了。”


        

“冷靜點!”他拍道


        

“你,還有你,沒傷的幾個現在分道走,把總部那幾個也給調過來,再派一撥黨內的往江門去,讓古適隨時和尊應聯系。”


        

尊應剛掛下電話,他臉上看起來有些皺容之色。


        

“剛才怎么沒下去吃飯?”她脫下外套。


        

沈沭敲門,她打開他的私人圖書館,這里很大,這個書房也很隱蔽。


        

但連通一間隔間,從里面一直走可以直接打開她們兩的臥室門。


        

房間里悠揚著旋律。


        

他看向沈沭,依舊是煙不離手。


        

由于在家,她平日就穿著睡裙。


        

尊應搖搖頭,他走到黑膠唱機邊。


        

“別動,讓我抱一會。”


        

他似乎有些焦慮,還把槍拔出來放在桌上,嚇唬她。


        

“以后少抽點,”她正要坐下來。


        

尊應從身后一把抱住她,手掌徘徊在她肩頭的布料上。


        

那鼻息,磁性的喉音包裹著一團熾熱的熱氣。


        

“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沈沭看著桌上的槍。


        

“你至于嗎?”她忍不住。


        

“我們之間,有很多事都沒有做過。”他靠在她肩頭低聲道。


        

她轉過身,尊應摸著她的裙子。


        

“那裙子是你送我的?”


        

“有。”他點頭,雖然在他的生命里,無法言語什么是喜歡。


        

“你坐在那里,懷中抱著吉他,聲音如藍鳥一樣動人,我的手中晃著一盤冰沙,在那一刻就想象我這樣抱著你了。”


        

向臥室走去。


        

沈沭讓他待在浴室,待出來后,看見她撩起自己的頭發,正要用發帶綁起來。


        

“還能有誰呢,”他捏起她的下巴


        

“去把它換上。”他拉過她的手臂


        

“你也許不會知道什么叫做喜歡,但你的感覺,和曾經的我一樣。”


        

沈沭被他掰過身體,他并沒有很失落。


        

“讓它散著吧。”他說。


        

摸上她光滑白皙的背,就像玫瑰花瓣上流淌著香檳一樣。


        

她試圖在今晚過后,放下對他的仇視,至少基于她自己而言,她放下了,她也饒恕了申懷贖。


        

他只需要準備,祈求那些蕓蕓眾生的原諒。


        

或許他認為她是在表白,而不是在做最后的告別陳述,他認為她在說她愛過他,至少這一點讓他心中揚起一抹喜悅。


        

“我可以確切的說,再也不會有比我們自己更愛自己的人了,無法先愛自己的人,對別人的愛只會是無盡的折磨。”


        

他想著她說,以后會做一個好父親,大概,是真的開始了。


        

沈沭被抱住,他在她的額前附上一吻。


        

所以她主動踮起腳,為他系了一回領帶。


        

尊應看著她,他以為她是感動了,他也以為她原諒之前對她的偏執了。


        

他似乎有急事。


        

“肖巴那邊有訊息。”


        

難有的柔和,難有的讓她不懼怕。


        

“應二。”門外,尊騫敲著。


        

轉身走了出去,關門時還盯著她。


        

沈沭出了神,直到她站在那里,腳都發麻了,才走開來。


        

他有些眷戀的神色融進那座冰山里,他輕輕松開她。


        

“等我回來。”


        

小閆坐在車里,他的同伴整理衣服,跑下車,向遠處的田野里發出一聲散響煙花。


        

霎時,草叢里影動著一陣陣風。


        

她走到窗畔,看見大門外的遠處角落里停著一輛車。


        

“喂,行動開始了,你要小心點,等會注意避開我跟你說的幾個出口點…”


        

銀色的月光散落在河面上


        

一個黑色的身影爬上矮墻壁,躍進了底樓道。


        

……


        

夜幕降臨,天空升起那高掛的月亮。


        

“從底樓側外圍進第一圈沒有問題,已標上紅識,在第二次煙花后進堡。”


        

“好的。”放下麥口


        

“保持通訊暢通。”


        

“請講。”對講機里,坐在車上的武裝力量蓄勢待發。


        

“準備!”


        

車輛進入山莊外圈。


        

一批批人馬帶著機械安靜的步伐趴向欄柵。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