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去領證
夜間

他說救贖

        

急救車在街上響著,警察對著死者的尸體記錄,這條街的所有住戶都要被盤問。


        

沈沭走到封條現場附近。


        

她披著一條毯子,仍然驚慌著。


        

尊應的車子滑過她的身邊,停留在街角處。


        

她走過去,看著車里那后腦勺,他似乎在大笑。


        

他在滿意的看著這一切,他拉下車窗,將手伸了出來。


        

“乖,把它戴上。”


        

沈沭接過那顆戒指,是那玫瑰戒指,他做了與之匹配的另一只戴在自己手上。


        

這是他的訂婚禮物。


        

他喊了她一聲寶貝,在一切都盡如他所愿之后,回了江門。


        

跑到家門口,投入林稚的懷中。 一秒記住https://m.qqwmx.com


        

看見后面的小閆。


        

沈沭把那戒指甩進包里,她不想把申懷贖的回憶和這個聯系起來。


        

她往后跑回家。


        

尊應走到窗邊看見他從車上摔下來,一副血淋淋的尸體躺在那里。


        

他對著沈沭露出溫柔的笑容。


        

“看起來就像真的一樣”她驚呼。


        

“看來我的反應速度不錯。”他的胸口還有血包。


        

“我尊重你的選擇。”


        


        

他不知道那是他的司機,因為對他來說,他們永遠是沒有份量的存在。


        

“所以…”林稚終是閉上眼睛


        

憶桑特地打電話,興奮的表示自己一定會操辦好婚禮。


        

肖克他們也給她發了祝福消息。


        

沈沭走到房間里,這將是一場洶涌的婚事。


        

尊應在江門準備自己不在那幾天的善后工作,他要清除黨內余種。


        

她拉開抽屜,摸著成明的戒指。


        

她再也配不上他了,她終是一步步錯過了他。


        

只有沈沭的周圍,吳sir他們在謀劃當天的潛伏工作。


        

他們將會深層次的打入尊家內部。


        

“開門。”


        

她打開家門,成明拿著手機站在那里。


        

“對不起…”她在電話里道歉。


        

成明卻沉默著,半晌開口


        

“告訴我,你對他沒有愛。”


        

“我們,不會有可能了。”這是她給出的唯一一句話。


        

她無法面對他。


        

對方一個箭步把她逼到墻角,不忍又痛心得咆哮。


        

他的眼角濕潤,摸著她的耳垂。


        

“你戴著我送你的耳環,去見了他嗎?”


        

“不,”他松手,怨恨自己的失態。


        

溫柔的對她笑道,“我不會離開你的,你清楚我的選擇,我也清楚你的選擇,只是…”


        

他伸出手帕,“讓它陪著你,我不愿意看見你走在他的身邊,可是我不想錯過你穿婚紗的樣子。”


        

沈沭恍然如夢


        

無數次,無數次他只要這樣想著,就被折磨的痛不欲生。


        

成明自己也不知道,他對沈沭已經是一種執著。


        

他本該拒絕的,可不知道為什么收下了。


        

她離去時的側臉,讓他再次回頭,那一眼就是此生的全部。


        

原來那時,走在校園里,她撞上一個男人,連臉都迷糊不清的印象。


        

“對不起,撞翻了你的咖啡。”她掏出手帕遞給他。


        

“成明…”


        

她的淚水肆意流淌


        

“你知道嗎,我第一次看見你,就想讓你笑,所以我陪在你身邊的每一刻都是讓你笑,為什么傷害你,讓你哭,讓你害怕的尊應卻可以得到你呢”


        

他自嘲道。


        

————


        

“你沒有一點后悔嗎?”


        

“如果…”她終還是動容了


        

“如果我還活著,如果我還能有幸被你愛,出來的時候,我就去找你。”


        

林稚憋出一抹笑容


        

“你看,至少穿婚紗的樣子還很美的。”


        

林稚幫她把婚紗試樣穿上。


        

“明天就走了,后悔來不及了。”她淡淡道。


        

沈沭一行人連夜出發,她坐上車子,看著外面發呆


        

又坐在飛機上,剛洗的頭發不能臟。


        

“他會喜歡嗎,如果不喜歡,那都沒有用,你說他喜歡我的什么呢,我的落魄樣子,還是一直掙扎的反抗呢。”


        


        

夜里到達尊家時,她沒想到自己又來到這里了。


        

她沒有見到尊應,只知道婚禮在附近的一個教堂。


        

到達江門的時候,只有沈沭被肖克他們接上車。


        

“明天一早,你就過來,然后我會為你掩護。”她對林稚說。


        

“吳sir他們已經去了教堂,憑他這段時間跟尊應的交道,打進內部應該沒有問題。”林稚穿著禮裙。


        

“書房在左邊第二間,其他的可疑地方我都圈出來了,我站在這守著。”沈沭讓林稚進去。


        

尊家兄弟都換了新的衣服。


        

清晨在她的化妝團隊到老宅時,沈沭把林稚帶上去。


        

肖巴的聲音出現在過道上,林稚在屋里,她的心頭一顫。


        

“你看起來很帥。”


        


        

“喲,這不是我們今天的新娘嗎?”


        

“是嗎?”沈沭頓了頓。


        

“出發了上車噢。”


        


        

“偷偷告訴你,他昨晚沒合眼。”


        

“走吧。”


        

兩人上車。


        

聲音漸漸消失。


        

林稚走出來時撞上了傭人,對方駝著背沒有看她。


        

憶桑站在那里演講,尊騫也發表了一番感慨。


        

“你的裙子真漂亮,他已經看呆了。”肖恩湊在她耳邊說。


        

———


        

“女士們先生們,我們聚集在這里,見證一對新人的結合,他們相愛…”


        

沈沭出神,突然聞到那清香。


        

“成明…”


        

那個男人站在里面,他背對著,但余光已經摸摸注視著她下車到站在那里。


        

從旁邊走來一陣腳步


        

可惜他不能在新婚之夜也這樣對她說。


        

他還是來了。


        

他笑著看著她,略顯滄桑的面容今天為了他,穿了白色的燕尾服。


        

“你真好看。”他說


        

眾人皆回頭投來注目,這一對絲毫不亞于是新婚夫妻。


        

尊應瞥著,他看著他們走過來,臉上沒有起伏。


        

成明彎起手臂,沈沭挽上去。


        

他們走向教堂。


        

作為伴娘的林稚咳嗽了兩下,靠在墻上的肖巴突然詫異得看著她。


        

成明把她的手交托出去,笑著對尊應。


        

成明慢慢靠近他,誰也沒有主動伸出手。


        

沈沭一度感到不安。


        

似乎是一種炫耀。


        

沈沭微微看向成明,她的動作尊應看在眼里,蕩起一層冰冷的波瀾,如湖水一般死寂。


        

對方也緩緩接過。


        

“等會看看戒指喜不喜歡。”


        

他徑直走了出去,這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殘忍。


        

尊應只黑了一下臉,就毫不在意得拽過她。


        

成明靠近他的肩膀,說了句什么,回頭走到沈沭面前。


        

最后深情得看了她,她知道他在隱忍。


        

男人的寬肩旁嬌俏的身材,設計婚紗的人完美的做了個收腰禮服,沈沭捧著花,頭上別了一朵干凈的白色小玉蘭。


        

他們是那樣般配,在眾人眼中,即將成為江門最大的佳話。


        

這個人任何時候都是那樣粗魯。


        

她們慢慢朝教父走去。


        

“在婚約即將締成時,若有任何阻礙他們結合的事實,請馬上提出,或永遠保持緘默.”


        

憶桑快哭了,她笑著揮手


        

“主啊,我們來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這對進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為一體,恭行婚禮終身偕老…一生一世主前頌揚.”


        

教父再次看向眾人


        

她淡然得看著自己的捧花,不知為什么,沒有過度的興奮,也絕不可能有喜悅,卻又沒有那么麻木。


        

抬頭,清冷又憂郁的眼中掃過一片雪花。


        

“快讓她們親吻。”


        

神父看向沈沭,“你是否愿意這個男子成為你的丈夫與他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


        

尊應看著她,沈沭也朝他看去,這是她今天第一次主動的對視。


        

他微微笑著,難得柔和的語氣


        

“我愿意。”


        

他又轉頭對尊應說了一遍


        

“請二位再次念讀宣言,在宣言書上簽字。”


        

兩人伸出手,沈沭第一次將手背覆在他之上,放在那本沉重又莊潔的宣誓上。


        

“榮幸之至,”他回答,“照顧她,愛護她,直到死亡把我們分離,我尊應也不會容許任何人禍將她傷害。”


        

他看著她,那樣的堅決。


        

沈沭卻幻想,那是三個字。


        

一定會很好看吧,就像掛在樹上的竹簽一樣。


        

他們的聲音,緩而舒雅的在教堂中回蕩。


        

末了,尊應簽上自己剛勁有力的名字。


        

好久未見的慧子,還有林稚,她站在那里,沒有露出一絲喜悅。


        

但還是勉強貼心的對她露出一絲笑容。


        

她從他手中接過鋼筆,沒有看他,回頭看向了那行人。


        

吳sir他們坐在中間,神情柔和。


        

這場一半失去祝福,尤其是自己的祝福的婚禮,就這樣結束了。


        


        

她看著她,她知道自己沒有退路了,一切,都是注定。


        

她回頭,干凈利落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只有在這一刻,那些不容的各方勢力都做著表面功夫。


        

尊應對著吳sir大笑,兩人在說著悄悄話。


        

晚上在草坪的宴場上,尊應兄弟在醉酒,一直到晚上,肖克夫婦因為尊應推遲了婚禮,過兩天也要舉辦。


        

歡鬧的笑容里,沈沭好像無聲的壓抑著自己的精神。


        

恍然間,她一片昏沉。


        

穿著黑色的禮服走在過道上,傭人見她有些醉意,把她扶進了房間。


        

慧子已經坐上了車,她回頭看了一眼沈沭。


        

林稚好像在人群被肖巴拉了出去。


        

她睜開眼,這里是尊應的房間。


        

而對方也正看著自己。


        

她在睡夢中,好像感到一雙手在溫柔的撫摸自己,那樣的舒服,那樣的溫情。


        

她的身上戴著銀色的閃耀的首飾,躺在一床干凈的古歐大床上。


        

他當作沈沭醉了酒,有些害羞,于是越發開心。


        

沈沭摘掉首飾,她拆掉自己的頭發,抹掉那口紅,凌亂的頭發下那精致的連帶踩著高跟鞋。


        

她下意識往地上摔去,看見他向自己走來,越發后退。


        

“我足以讓你恐懼?”他似乎有些落寞。


        

尊應在浴室里時,她還呆滯得躺在窗邊的沙發上。


        

他下身裹了一條毯子,露出古銅色腹肌。


        

“我接受不了。”


        

“那就慢慢接受,”他脫下外套,沒有要對她做什么的意思。


        

沈沭卻和他處在完全兩個世界里。


        

她一夜未眠。


        

“明天去把證領了。”他倒在床上,看著一言不發的沈沭。


        

側著身子入睡,似乎今天也有些喝多了。


        

看著窗外,漸漸入秋的涼風吹著她的頭發,床上的身體有著完美的線條。


        

第二天他醒來時,看到的也是這樣的畫面。


        

尊應看見自己的身上蓋著被子,他以為她是一直躺在旁邊,醒來坐在那里了。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