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他死了
夜間

他說救贖

        

沈沭站在走廊上,整個尊家上下都慌張著。


        

憶桑雖然起先還是鎮靜,但尊騫給她打了一通電話,她看起來不安。


        

沈沭看著她,她不明白


        

她還是站在那里,看著外面,或許再等等車就進來了。


        

以前不都是這樣嗎,這對于他來說是家常便飯。


        

她已經打給了林稚,他們表示并不是他們的人。


        

“他現在活著的幾率如何?”


        

“為什么這么問,你覺得這次很嚴重嗎?”


        

“他們自己人出手,比誰都重。”


        


        

自己人?她看向外面。 一秒記住https://m.qqwmx.com


        

一個小時又過一個小時,不斷有人馬派出去,先是支援,后來很少再回來。


        

沈沭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太累而躺在了沙發上。


        

她走著,發現十分安靜,一個人都沒有。


        

直到走到門口,看見一大片白布籠罩在草坪上。


        

憶桑開始跑到門口,她盯著那條路。


        

上下都沒有人合眼。


        


        

“發生什么了?昨晚大家都回來了嗎?尊應呢?”


        

那個人呢


        

憶桑走到她身邊,眼圈泛著紅,一絲不忍和難過。


        

樓上漸漸傳來轟隆隆的腳步聲。


        

有女人害怕的哭泣聲。


        

憶桑安撫好她們,尊騫摟著她走了下來,神情嚴重。


        

她看見那塊白布下面放置著帶血的擔架。


        

有一雙手露在外面,她下意識得往后退。


        

“不…不可能。”


        

“我想你需要去看看。”


        

屋里電話聲不斷,肖克他們臉上還帶著傷,急躁的處理著。


        

她走到門外,有一些手下兄弟的內人站在院子里。


        

也有人已經去找那幾家死對頭,挨個打過去問出下落。


        

“可是偏偏就躺在這里。”


        

沈沭伸出手,觸碰那冰冷的手掌,僅僅有個扳指,滿手的血遮住了大概,看不出來。


        

那是他的手,他為什么躺在那里,那是他的扳指。


        

“我知道你也深愛著他,他們不停得搜索著殘骸,那條山坡路的草都被割光了。”


        

尊騫他們沉默不語,肖巴還沒有回來,他不相信,還在尋找著。


        

“不…這怎么可能”


        

他這個惡魔,還沒有接受審判,就死在了別人手里。


        

他不是很有本事嗎,為什么在死神面前也只是一個平凡的人嗎?


        

但直覺還是給了她心靈一擊。


        

她掀開白布,巨大得隨風吹到了空中。


        

一塊塊四肢殘骸,不止是他的,還有別人的。


        

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你們再去找找,再去找找!”


        

她吼道。


        

沈沭的眼淚崩了出來


        

旁人都以為她是深愛著他,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也許是嚇壞了,也許是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么辦,也許是和申懷贖那些回憶慢慢涌了上來,她的腦海是崩潰的。


        

肖巴他們分頭追擊,他也怪他自己太過自大,他應該先把人送回來。


        

不可一世的尊應,江門的傳奇,在昨晚,一夜崩塌。


        

他的身子往后倒去,倒向了敵方的世界,也許覆慢淤泥。


        

憶桑抱住她,兩人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淌,一個是常年的親人感情,一個是害怕和恐懼并存的痛苦。


        

尊應的死,像一根稻草,壓迫著她的精神。


        

只知道他的身體被連上了兩槍,照理已經不可能活著了。


        

火把手連續三天在山莊上下搜尋。


        

全尸沒有,但事實已經扎根,親近的幾個兄弟都不能接受。


        

有些感情深的聽說要辦葬禮已經準備殉葬了。


        

在那一刻,他會想寫什么呢


        

老宅紛紛擁來四面八方的看客。


        

他們都是滿腹城府和目的,尊騫幾個兄弟剛還在無言的悲傷中,就要應對他們。


        

“吳sir在確認尊應的事情了,他說應該是他們出了內鬼聯和黑鯨剩余的渴望一手翻天,你可以趁現在離開。”


        

她現在就可以上車。


        

沈沭愣住,她看向那個房子,某件房里他的東西,他所做的事情閃現著。


        

不敢相信,他活著的時候還有為他出生入死的人,他一定拯救了很多人的靈魂,可他為什么不以身作則,將這些靈魂都帶向好的方向。


        

自己死時,也沒有好下場了。


        

在這空隙間,沈沭在隱蔽的地方跑出去和小閆聯絡。


        

不知為什么,她潛意識中,卻把尊應和危險因素漸漸分離了。


        

“你想好了?明天我再過來,你隨時可以上車,不要逞強。”


        


        

“現在證據足夠了嗎?他死了,如何定罪?”


        

“是會棘手一點,只能從肖巴他們下手,算他死的早,要不然付出代價更大。”


        

“太難了,我必須留下來,至少尊應死了,我少了一個危險因素。”


        

“我們都知道他對你是認真的,至少他的身邊從沒出現過女人,尤其是這么久的,或許你自己不知道。”


        

“是嗎…”她漫不經心的回答。


        

“打算下葬嗎?”


        

沈沭回到里面,白天對外是哭聲,實際上比哭聲更加壓抑的,是無聲。


        

憶桑特地找到她,安慰她。


        

還提出如果她愿意,可以多住幾天,他們會保證她的安全,并且永遠不會傷害威脅到她。


        

為什么他不在,她反而難受了。


        

她的腦海里復雜而傷感。


        

第一次因為他而流下眼淚,也許是唯一一次。


        

“騫二他們討論過,轟轟烈烈的辦葬禮,才能誘出那些敵手,到時候會很難對付。”


        

她必須親眼看見,親手記錄那些時刻,和聲音,還有尊應遺留的所有東西,都是證據。


        

只是可笑的是,夜里她翻身,感到自己突然比以前更孤獨。


        

到了那天,在江門最大的葬儀廳。


        

所有黑色的西裝胸前都別著一朵白花。


        

肖巴不,他還是那身衣服,走到他的畫像前


        

成明也在聯系她,她根本沒有回上海,她現在的狀況很難開口。


        

“你知道嗎,我很想帶你去我的家鄉,可是你卻去了他的地方,我們都是第一次,第一次的幻想和幻滅,可笑的是,邪惡勢力的他反而擁有此殊榮,我承認我嫉妒了,答應我,安全回來,我要看見你,好嗎。”


        

———


        

沒有找到他的全尸,是他最不能容忍自己的地方。


        

“勞資給你報仇。”他低聲道。


        

朝著地磕了重重的一頭。


        

“他不喜歡自己的畫像放在這里,拿下去!”


        

他曾傲慢不肯對他下跪,但那一刻,他跪下來了,帶著不甘和即將血刃罪魁禍首的氣勢,對著他的棺材。


        

尊應曾像撿起別人一樣撿走了討飯堆里的肖巴,可他卻對肖巴感情最重,他甚至把他的名字入了族譜,跟了肖克兄弟姓。


        

有早年叫熟的幫派頭特地從洛馬趕過來


        

那些政客絕無可能出席


        

最后走進一對夫婦,身后跟著尊家的遠親,這些集團龍頭都虎視眈眈得隱藏自己的野心。


        

沈沭穿著黑色裙子,她跟著憶桑的家眷跪在軟墊席子上,默默注視著一切。


        

退到座位上后


        

席間安靜下來,門口陸續走進一批人。


        

憶桑牽著筱筱站起來。


        

“我有女兒,尊筱。”


        

“呵,她又沒有流著尊家的血,就是你們為首的財產,集團股份里,可是要拿出來的。”


        

“后事安排好了,財產怎么分配?他可是尊家如今的最大繼承人,憶桑也沒有孩子。”


        

開門見山,毫不含糊。


        

尊騫駁回,“我是老大,有繼承權,這個家的兄弟,都有,以我們為首,多出來可見沒了,老爺子當年遺囑里是說要給您二位一點,但令愛的孩子,幾位小侄兒,可和尊家一點關系都沒有。”


        

“你!”


        

第一日的葬禮幾乎是不了了之。


        

她們決定火化了那只手,留個骨灰。


        

氣氛逐漸白熱化。


        

肖巴一腳踹開了他們送的擺在門口的花籃排面,走了進來。


        

“老子身上沒有尊家的血,跟你們一點關系也沒有,但是洛馬黨的股份,我管一半,想要,得求我。”


        

她自己也不明白,和他沒有友誼,那層關系也是虛假的愛情,她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這么說過,可她還是為了留而留。


        

“你打算怎么辦?”


        

沈沭走向正在送車的林驍。


        

但是要撤棺,是不行了,得先停棺七日。


        

沈沭自愿守靈,尊家人都不約而同看向她,心里或許有了答案。


        

尊應是有眼光的。


        

“既然如此當初為什么要跟著他!你明知道這是犯法。”


        

“那你呢?你在他身邊,難道不就是潛伏的一個因素嗎,你是警方的人。”


        

他早就看穿了。


        

“轉行。”他淡淡道


        

“不為你姐姐考慮,也請你考慮你自己的前途。”


        

“我走到這一步了,還能有什么前途。”他反問。


        

為什么,他一點也不像林稚。


        

她當初就應該告訴她。


        

“我一點也不在乎她沒錯,是,就是我告的密。”


        

沈沭盯著他,突然深沉


        

“是你叛變了他們。”


        

對方沉默,突然露出陰森的笑容。


        

“你會告訴他們我的事?”


        

“只要你也不說我的事。”


        

沈沭搖搖頭,他已經無法被救贖了。


        

“為什么?”她問。


        

“我以為我至少可以大富大貴,可他們把我當作自己人嗎?我不是才喂馬吃草就是被當做畜牲一樣不屑一顧,像他們這樣的家族幫,根本不會相信外人,他們是有手足對待的兄弟,因為他們是孤兒,人就是這樣,抓住了別人悲慘的弱點才會感到安心。”


        

他走開。


        

林稚已經失去了愛情,現在還要等著某一天看著自己的弟弟被執行槍決嗎?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