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林稚往事
夜間

他說救贖

        

“林稚,又見面了,我知道你沒死。”


        

林稚轉身,那是她六年來,再一次見到他的時刻。


        

——


        

那年她二十出頭,第一次轉到偵查科,作為小啰啰,林稚從來沒想過要有什么抱負。


        

“喂!前面的,你把車停在這違反,不想死就趕緊讓開!”


        

這天她開機車上高速,碰到在隧道里停留的一輛機甲摩托。


        

男人抽著煙,他轉身


        

慢悠悠走到林稚跟前


        

“別擋著我曬太陽。”


        

他呼出一口煙,歪著頭笑看著頭盔里那雙漂亮的眼睛。


        

“神經病,隧道哪有太陽啊” 一秒記住https://m.qqwmx.com


        

她欲繞開


        

肖巴跨上車子,他拉上拉鏈,飛一般的沖了出去。


        

她摔倒了田野里,這段郊區的路很安全,但她著實怒了。


        

這個人故意的,對方回頭看她,沖她吹著口哨。


        

林稚火氣上來,今天她一定要把他送進派出所。


        

林稚繼而開動起來


        

在忽遠忽近的距離間,突然前面一個剎車,林稚慌忙得躲開。


        

“啊—”


        

他完全不給她跟上的機會,又時時放緩。


        

落日余暉在海岸線邊


        

他們再一次開進了隧道里。


        

于是兩人追逐在路上,附近是漂亮的小山坡。


        

“嗚呼!”


        

肖巴回頭看了這個女人一眼,他感到很興奮。


        

林稚停下來,那個男人真是奇怪。


        

但他,好像說的沒錯,他張開手臂,光芒從黑暗處進來,這里便更像是溫暖的蝸殼。


        

“喂,你就不怕有車追上來嗎?”


        

陰暗得擋住了光線,比這奇怪的是,外面天色已經暗了,這里面卻好像更明亮。


        

肖巴停了下來,他甩開心愛的車子。


        

跑到對面的出頭,他瘋狂得喊叫著,張開手臂。


        

林稚的腦袋一震,涼風吹進來。


        

她的長發跑了出去,穿著皮衣的林稚就像一個颯爽的天使面容,永遠在那一刻停留在了肖巴的心中。


        

“你叫什么名字?”


        

她忍不住問道。


        

肖巴走過去,他有趣又好奇新鮮得看著她。


        

雙手捧住了她的頭盔。


        

“做什么的?”


        

她再也不想理會這個人,今天就當倒了霉。


        

開車沖了出去。


        

“關你什么事!”她搶回頭盔。


        

下意識擋住胸口掛著的工作牌,卻已經被瞥到。


        

“林稚。”他重復著


        

……


        

林稚依照照片摩挲著走上天臺。


        

再次跨上這里,她的心臟跳動不已,她看著腳下那懸空的高樓。


        

男人在她后面喊道


        

“我想跟你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加州旅行!”


        

他確實想,可這個愿望,肖巴沒有想到,到死的那天都是奢望。


        

林稚猛得回頭一個后踢腿,對方毫不留情的一拳打中她的腹部,將她從空中扯了下來。


        

她摔到地上,敏捷得躲過幾拳追擊。


        

突然她側過頭,拔出了槍。


        

那灘血跡已經被完全清除了,或許…那時她就該死在這里了。


        

她聽到一陣開門聲


        

腳步慢慢向自己靠近。


        

她拿著槍的手慢慢松了下來,又對回去。


        

肖巴想伸手撫摸她的面容,他不可置信得看著。


        

原來她真的還活著。


        

肖巴對上她的眼睛。


        

詫異得震驚著


        

“林稚!?”


        

他痛恨警察,但他有一個傳聞,毒梟劊子手肖巴從來不殺女警。


        

他甚至拼盡所有錢,要在國內捆綁所有的偵查科女偵探。


        

如果不是林稚,那么她們安全返回。


        

“站住!”她哽咽著吼道。


        

“如果你再往前一步,今天死在這的就是你。”


        

他是尊應的幫手,是他一手協助打造出令人顫栗的罪惡集團。


        

可這樣真的對嗎?


        

“你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嗎?你知道嗎!你知不知道!”


        

他撲過去,抓住她的雙肩。


        

所以他永遠被追擊著。


        

她應該現在就把他的手拷上,可她還是做不到。


        

她寧愿讓他再為非作歹,直到被別人抓住,也舍不得讓曾經的男孩…


        

她閉上眼睛


        

“不要逼我。”


        

肖巴瘋狂得搖晃她的腦袋,確認她就是林稚,沒有錯,這一次,他再也不會放過她了。


        

林稚的身體一抖,她往后傾去,不小心射中了他的小腿,手槍掉在地上。


        

兩人翻滾著,到了邊緣。


        

如同上次的場景,歷歷在目。


        

“夠了!”他推開他


        

拿起手槍,慢慢往回退去。


        

她知道槍根本束縛不住他。


        

“你看,”他一只腿半跪著,血不斷流出來,指著那片花海。


        

沈沭不禁閃過那曾經的畫面,他站在那里,丟下了手槍,差點就要跪了下來。


        

“你看那里,我種滿了花,加州公園里所有的花種我都培植了,六年了,你再也不會摔下去血流成河。”


        

“我們之間沒有結束!你記住…”


        

林稚跑下樓梯,她身后傳來巨響清晰的的聲音。


        

她不小心滑了一腳摔在臺階上。


        

“你就當我已經死在那里了,今天我放過你,也許有一天我會連帶所有,包括你抓回去!”


        

她跑下樓梯。


        

肖巴冒著熱汗,他拖動著腿,往前移動。


        

———


        

肖巴坐在椅子上,看著照片里的女人,她坐在賽車上,周圍的男人都黯淡無光。


        

沈沭敲門進來


        

牛仔褲上還有他的血跡。


        

這一次,輪到她恐慌了嗎,也許那時他看著地上的血,也是這樣的心情。


        

悔恨,痛苦…


        

沈沭聳肩,“我和他有幾天沒說話了。”


        

“噢~”他似笑非笑,“鬧矛盾了。”


        

“也罷,”他起身,對著椅子做了個請的姿勢。


        

他放進了抽屜。


        

“我可以用你的電腦嗎?”


        

“為什么不找他說?”他問


        

“為什么這么說?”


        

沈沭心中有些低沉,他確實要和吳sir他們聯系。


        

“雖然你跟著他,但是,未進門的女人還是要防。”肖巴笑著按下她肩膀。


        

“還是你爽快。”沈沭走過來。


        

“哎,話先說清楚,”他按住電腦。


        

“不要做不乖的事情噢,他都能看得到。”


        

對方走向門口,“小事。”


        

“等會,”她喊住他,“還是好好處理一下。”


        

沈沭在房間里找到了醫藥箱。


        

“可能有一天進了門的也得防。”


        

沈沭坐下來,低頭看見了他小腿上有一道潰爛的口子,棉片隨意包了一下。


        

“你受傷了。”她問。


        


        

“喂,你起碼愛惜一下自己吧。”林稚抓住他的胳膊,用棉簽消毒。


        

“我從來不在意的,”他捏住她的鼻子。


        

肖巴躺在沙發上,他瞇著眼看沈沭,忽而想到了什么。


        

“有一個人,也曾這樣給我包過傷口。”


        

他回憶著


        

“那你每天都來好了,”他說,突然坐起身子。


        

“做我女朋友,你天天可以收到花。”


        

“庸俗!”她甩開。


        

“討厭鬼啊…放開!”


        

他躺在花房的沙發上,“好看嗎那個,等會摘點回去。”


        

“摘下來就會蔫了。”


        

“神經病。”


        

……


        

“所以是你哪個女朋友?”沈沭問。


        

“你告訴我你要什么,小爺我第一次這么高興。”


        

“受傷還高興嗎?”她反問。


        

“你天天給我包扎的話,是的。”


        

她看到一個連接尊應房間的小程序跳了出來。


        

她上次在他書房里看到了。


        

把這個關掉就好了。


        

“看起來我的名聲不太好啊。”


        

她把藥箱放回去。


        

坐到了電腦桌前。


        

等一下,這里居然還有玩偶。


        

她撿回去一看,竟然是個可愛的小恐龍。


        

隨意放回原處,她打開手機,告訴林稚將自己的電腦在家打開。


        

“出去別把門鎖了。”沈沭催促他,千萬不要靠過來。


        

肖巴走向桌前,“我去告訴他,小媳婦受委屈了。”


        

沈沭無語得拿出玩偶扔向他,只砸到了關上的門。


        

沈沭不經意瞥了一眼,突然覺得眼熟。


        

“林稚!?”她瞪大了眼睛。


        

凌晨五點多,沈沭無法入睡。


        

遠程了自己的電腦。


        

乘著匯報情況的機會,她探索肖巴的電腦,很少有放在電腦表面的文件。


        

無意中點開了照片框,閃過許多張女人的照片。


        

對面平靜得傳來聲音。


        

沈沭站在走廊邊沿


        

“你當時就應該抓住他的,現在他回了江門,和尊應在這里,根本無懈可擊,況且真的到了那一天,你…下得去手嗎”


        

她決定問林稚,她是不相信她的背叛嫌疑,明明她那么熱愛自己的工作。


        


        

“是的,我和他身就認識,但現在都結束了,一碼歸一碼,我會公事公辦的。”


        

她的堅定敗給了愛情,但愛情不會敗給罪惡。


        


        

沈沭正吹風,這里的風真的好溫柔,盡管這些人有時候也是溫柔的,她會給肖巴包扎傷口,她會感嘆憶桑尊騫這樣溫柔的愛情,但


        

她隱約明白了幾分他們舊人感情之間的事。


        

“我會的。”在一陣沉默后


        

林稚堅定的告訴她,“當時我孤身一人根本無法抓住他,也許愛情很讓人難以抉擇,但我知道,帶著惡果的愛情可以做出抉擇。”


        

沈沭的手突然覆蓋上一層冰冷的柔軟肌膚。


        

尊應的大手掌拽過沈沭


        

一路帶她下樓出門。


        

她們終還是會償還那些舊人舊事的錯誤。


        

只是,她不忍,用了這樣的方式,欺騙他人。


        

也許正義,有時候并沒有那么光明磊落。


        

他一腳油門沖了出去。


        

在一家球場停了下來,里面打高爾夫的富人很多。


        

在體育館里開著國內的球賽。


        

“要去哪里?”


        

尊應讓她上車。


        

“你不是很無聊嗎?出去兜風。”


        

之所以這么說,是因為他們自看見沈沭那一刻就充滿敵意。


        

她不明白為什么,知道當天晚上回去


        

憶桑才告訴她,“你很有可能是將來的當家主人的妻子,她們當然充滿敵意。”


        

幾乎人滿為患,走道上也有很多交際圈。


        

他們幾乎無人不知有錢有勢的尊應最近回了江門。


        

他那幾個近親,前兩天去老宅里做客的姑舅夫婦,也不懷好意的坐在遠處打量沈沭。


        

沈沭看著尊應被一幫人熟絡的歡迎著,在對面的房間里商談。


        

門是開的,她能看到他架著腿,西裝有些褶皺但依舊風姿綽約。


        

他也注視著她,從未移開過眼神,最近似乎越發肆無忌憚,毫不掩飾。


        

“這個可能性不大,何況那也不用那么看我吧?”


        

“你恐怕不知道,他們天天都和自己的律師喝茶聯系,對老爺子遺留的財產覬覦很久了。”


        


        

“是他未婚妻嗎?”


        

“應該不是那個,未婚妻早幾年就死了…”


        


        

“加上尊應那幾個,尊家現在的財產應該數不勝數吧?”


        

“那也輪不到那對外姓夫婦,但為了財產,他們還把自己的少公子姓成了尊,想辦法得連帶上關系啊…”


        

名媛們的討論總是和想象中不同,她們不談新面孔沈沭如何如何,只是八卦一下就聊著錢,勢這些東西。


        

因為他根本就沒有喜歡過她,或許申懷贖的面具只是隨地一扔,連名字都想不起來了。


        

回去的車上,尊應也發覺了她的神情,但他不問。


        

他從來不問。


        

沈沭呆滯著,她出神的,在聽到這番話以后。


        

原來他也曾經有未過門的妻子。


        

他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既然如此,若是兩年前還在,他為什么要去招惹沈沭呢。


        

“在想什么?”他問


        

“沒什么。”沈沭淡淡道。


        

“別逼我發火,你明明就在想什么,為什么每次都要我問,你是在想哪個人?林驍?還是那個可笑的富豪兒子成明?”


        

或許他有時候也會想主動,他想像平常人一樣,可是他們的關系并不是那么平常,他不好意思,也不知道如何開口。


        

他真的愛上這個女人了。


        

想到這里,他扯開領帶,兩個人似乎都不太愉悅起來。


        

霎那間,車子劇烈的震動一下,伴隨著輪胎的巨響。


        

尊應罵了句粗口,開車下去查看。


        

他打給了肖巴,讓對方開輛車過來。


        

“他不可笑!”沈沭怒了


        

他不可以侮辱她的摯友,成明不可以。


        

“呵。”


        

根本不止一兩個人


        

“不!”


        

她想下去看看,尊應捂住胸口,他低頭蹲在車身背后。


        

突然手機掉在地上的聲音。


        

沈沭抬頭,尊應的胸口中了一槍。


        

黑衣的人埋伏在夜晚的路邊,郊區的田野里,竄動著影子。


        

“開車!走!”


        

沈沭透過車鏡看到在車尾的尊應。


        

那一槍一定打中了深處。


        

“別出來!”他吼道。


        

會是小閆他們嗎,不可能,他們真的在今夜直接開槍了嗎。


        

沈沭躲在車里,她想下去,退開車就有槍聲閃過。


        

“快上來!”她沖他喊


        

對方猛烈得拍著車尾


        

“走!”他催促。


        

她猶豫著,驚慌又不知方向。


        

“快!”他再次喊道,一邊開槍與外面的在黑暗中的人搏斗著。


        

沈沭跨到駕駛座,她握著方向盤,車子還能開動一段路。


        

是肖巴將她快速塞進了另一輛車,上面有尊應的人。


        

“他怎么樣!”她問正在掩護的肖巴。


        

車子已經開動起來


        

頃刻間,越來越多的槍聲響起,沈沭無力逃脫,她抱著頭低下身子。


        

一雙手將她拎了出來!


        

“先走!”


        

迅速離開這條路,她拼命回頭,似乎望不到那個男人。


        

他是躺在了地上,身負重傷,還是余有力氣在斗爭。


        

從對面不斷開過尊家的人馬,他們接應著。


        

沈沭的心驟然的暫停。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