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無法入土的靈魂
夜間

他說救贖

        

成明撫摸著沈沭的耳垂,


        

“小沭還記得你叫我的第一句是什么嗎?”


        

“記得,我說,學長有何指教。”她感到成明是真的不同了


        

有些深沉,撩撥。


        

“學長會教你如何去愛的,其實愛不用任何人教,你只要跟著心走,也不用在意對我的傷害,因為這是我的付出。”


        

“我…還是要再想想。”


        

沈沭翻上被子,心砰砰跳著。


        

外面的人看著那一團,寵溺得笑著。


        

他躺了下去。


        

沈沭的被窩里伸進一只手,觸碰到了自己的肌膚,她猛得掀開被子看著他。


        

“給我條毯子。”他笑著。 一秒記住https://m.qqwmx.com


        

“你在想什么?”


        

車子里,尊應扼住她的后腦勺,靠近自己的臉。


        


        

———


        

說不出的不悅。


        

沈沭和他坐躺在房車里,外面的大草坪上陽光正好,透進車窗簾,她遮住眼睛。


        

沈沭發著呆,拼命搖頭。


        

對方皺眉,他討厭她一副毫不在意他的樣子。


        

里面的金絲雀眨著眼睛。


        

她走到湖邊,插上耳機,讓歌曲回蕩在耳朵里。


        

坐了起來,走到外面去。


        

遠處的樹枝上掛著一個鳥籠。


        

“她多大了。”一句熟悉的語調


        

沈沭突然睜開眼


        

在一陣悠揚的鋼琴聲后,冒出呲呲的電流聲。


        

有說著英語的人聲


        

男人們在說著臟話。


        

她聽到了沒有比這更清楚的聲音,來自尊應。


        

她看向手機,未知來源于林稚傳送給她的那天小閆的錄音。


        

里面似乎場面混亂,瓶瓶罐罐的碰撞。


        

“不要!”有少女的聲音冒出來,她哭哭哀求著


        

喊破喉嚨的沙啞,在聲音越來越遠的時候,身體似乎被拖動著。


        

“16。”


        

一陣沉默后,男人開口,“送過去吧。”


        

沈沭往后推著,她忍不住捂住嘴巴。


        

她聽到他們把她關進了車子里,疼痛的哽咽聲在不斷咆哮。


        

突然一聲槍響!


        

少女痛苦的尖叫著,聲音刺破了場面。


        

癱坐到地上,捂著耳朵。


        

她不能發出聲音,不能讓上面車子里的人聽到。


        

她再也不能聽下去。


        

沈沭哭著,她把耳機甩進湖里。


        

尊應為保證洛馬黨的資金來源,和黑道商客,嫖客聯絡著,把這些女孩送到變態的手里玩弄。


        

她無聲的抱著腦袋


        

為什么…


        

那是來自五年前在國外,他們調查潛入身邊錄制的一段


        

或是掏出一把刀


        

就在那影子向她伸出手的時候,沈沭尖叫著躲開。


        

突然從身后出現一個高大的影子,她盯著地面,不斷顫抖。


        

好像隨時會把她按進水里。


        

他看到她一點點遠離自己,像是面對一個十惡不赦的壞蛋。


        

他徹底的失去了耐心。


        

她在地上往后拖著身體。


        

尊應眼神不解得凝視著她。


        

快要窒息,他不依不饒得將她拖到湖邊。


        

沈沭被捏起領子。


        

一把拽過她的上半身


        

“放開我!”她掙扎著


        

沈沭伴隨著墜落感,她的身邊包裹起一層冰冷的氣泡。


        

水面濺起大水花,他站在那里,看著她,慢慢下去。


        

“你敢推開我!?我從來沒有得不到的東西!那些我不需要的,就像你一樣,我讓你笑就笑,讓你死就死,給我想清楚一點!”


        

他狠厲著目光,將她推了下去。


        

她的耳朵里,喉嚨里不斷進入窒息的波浪。


        

她好像失去了知覺,絕望得睜不開眼睛,周圍一片漆黑。


        

沈沭甩著腿,她害怕得想往上去,她不會游泳。


        

只能看見若隱若現得水面上,站著的麻木的男人。


        

上面突然墜進一個巨大的身體,帶著藍色清晰的水花,撲了進來。


        

沈沭看著他一點點靠近自己,就快沉入水里的草叢。


        

不…她不能放棄掙扎


        

沈沭痛苦得嗚咽著


        

滿滿的,臉上直沖空氣。


        

她咳嗽著。


        

肩膀被一把抬起


        

緩慢得能夠感到自己的身體在往上


        

濕漉漉的頭發觸碰她的肌膚


        

唇上對上一股尼古丁的氣味。


        

被抱到岸上,丟在了地上。


        

沈沭慢慢睜開眼,她的胃里翻涌著咸水,刺痛的惡心。


        

她咳嗽著,尊應抬起頭,捏著她的下巴。


        

“你最好不要背叛我。”


        

他吮著她的唇面,頂起上舌,讓那水一點點直沖上來。


        

他瘋狂得半咬著她的下巴,沈沭緊皺著眉頭。


        

流出了血滴…


        

衣尾的水滴過沈沭的臉,她躺在那里,呆滯得看著天空。


        

他扔下,起身跨進了房車。


        

沈沭的后腦勺重重磕向地面


        

直到一塊柔軟的毛巾撲到自己的臉上。


        

包起自己的身體,被打橫抬了起來。


        

她能感到自己頭濕漉漉得流失著力氣。


        

她閉上眼睛,不知道過了多久。


        

手機聲音震動著。


        

“我們在路上了。”


        

沈沭被放到像沙發皮椅一樣的上面,漸漸暖和起來,車子開動著。


        

她不愿意睜開眼睛。


        

她想抬頭,卻被示意輕緩。


        

“我已經幫你看過了,血止住了,會有點小疼。”


        

她睜開眼,看到尊騫坐在她身邊。


        

車外經過郊區。


        

“他有精神狀況,在吃藥。”


        

尊騫抽著煙,指著前面。


        

她的腦后脖子那被扎著一塊白棉。


        

她看著他,眼眶紅潤。


        

“不要和他硬碰硬,有時候要的東西,只是很簡單,我們就像每個普通人一樣而已。”


        

他是指他們這一群人。


        

尊應在駕駛座開車。


        

她看著房車里晃動的酒杯。


        

“那我勸你盡快離開,否則沒有益處。”


        

“他有精神問題,是什么時候的事。”


        

“不一樣,”沈沭冷漠得靠著,“我永遠也不會給他那些東西。”


        

真心,他不配。


        

“沒有。”尊應脫口而出。


        

“他沒有主謀過什么劫船事件,我們都把重心放在洛馬。”


        

“我知道的時候,是三年前,他僵持過了一年,似乎在和某種東西作斗爭。”


        

“你能不能告訴我,他有沒有去過北海道,或是兩年前,去過南京。”


        

看來她還要想辦法確證。


        

“除了兩年前…他曾失蹤過一…”尊應正說著


        

這不可能…那是為什么,難道,他真的不是申懷贖。


        

一模一樣的臉,極度有可能的背景,絕對不可能。


        

半年前,他們剛剛干掉了自己的大敵,黑鯨。


        

洛馬黨名聲真正的站起來,成為一方霸主。


        

突然車子停了下來,同時開出了一聲槍響。


        

尊應迅速撩起簾子,有人跟蹤,尚不清楚是調查局的還是資產商那邊的。


        

他帶著沈沭上了一輛小車,從小路走。


        

尊騫繼續開著房車引開注意。


        

“下車。”


        

尊應拉開車門,對著里面的沈沭說道。


        

慢慢開進一片無人區,附近有廢棄的工廠,為改造大樓。


        

沈沭注意著這些路段,直到尊應拉上了車簾。


        

很快在后面出現了幾輛車,跟在屁股后面。


        

她看清是肖巴肖克他們。


        

她借系上安全帶的動作,迅速將位置發給了小閆,并且將麥藏在衣服里面。


        

很難連通,這里信號很差。


        

他瞥了眼沈沭,專心的開車,似乎剛才的一切沒發生過。


        

但沈沭還是能大致判斷出位置。


        

正好后面的兩輛車在鳴叫,他們伸出手和尊應溝通,確定安全下。


        

開進了區域停車場。


        

她忘記關閉聲音,窸窸窣窣的,尊應開始豎起耳機。


        

滴滴—


        

“你先去,注意安全。”


        

“好。”


        

沈沭的衣領上裝著細微的芯片,她走著,畫面就轉到林稚的電腦上。


        

林稚坐在摩托車后座,她把東西傳到小閆的手機上。


        

幾個警車先后出發,掩護小閆。


        

“今天一定要拿下這個點,但不要抓尊應,以違法的名義炸了貨點,盡量不要和他們發生沖突,取出樣品回來。”


        

小閆開向沈沭的位置地點。


        

林稚在路邊和警方聯系后,決定先不露面,在最后一輛車操控聯系。


        

她看到他們靠在車旁,扔下一支煙后陸續進了底樓一間門。


        

“能帶我去廁所嗎?”她對肖恩說。


        


        

沈沭站在一片空曠的地上,四周都是廢棄房子。


        

長長的過道十分陰森


        

墻上還有血跡,沈沭看到不禁害怕。


        

他看了看她,“跟我來。”


        

肖恩領著她走進那個門里,鏡頭在林稚的電腦里。


        

言下之意好像他們已經形影不離。


        

沈沭走了進去。


        

“嚇壞了?”肖恩笑著。


        

“你去那邊,有個廁所,其他的別聽別看,他竟然會帶你來。”


        

他穿著似乎是防暴警的制服,臉上帶著口罩。


        

他研究著,那些五顏六色的東西里,有一個小小的盒子,她清楚的認清上面的字體。


        

在長長的房鏡,看到玻璃對面的幾個人穿著防護服,手上拿著瓶瓶劑劑。


        

她一眼就看到了尊應。


        

她明白了!


        

尊應就是靠著這樣的通行證關系和掩護,才會在視線下一次又一次得運輸進來。


        

他們在研制毒品。


        

她跑出去,走到陽臺,看向外面開進來的兩車貨物,領頭都穿著差不多的衣服。


        


        

“做完這一次就真的收了?”


        

他的客戶已經大到中東地區。


        

在她身邊的,就是這樣一個危險的人物。


        

肖巴沉默不語。


        

“連她都開始祈福了,孩子不回來,我沒臉叫騫二繼續干。”


        

肖巴問尊應。


        

他摘下面具。“憶桑最近在祈福。”


        

尊應似乎想起來某個人


        

他走出去


        

“我們做的孽,積多少福怕是早都沒用了。”肖巴點上煙。


        

他望著對面屋頂的天臺,似乎想起了什么,久久沒有說話。


        

她下意識摟住手臂。


        

被對方看在眼里,他是黯淡的,但又不在意的。


        


        

沈沭轉身,對上那人。


        

陸續的人都聚集了過去。


        

他坐到椅子上,沈沭站在旁邊。


        

尊應拉過她的胳膊,大步走向了三樓。


        

四周都是空的,沒有墻壁,一堆貨物袋堆積在那里。


        

尊應踩滅煙頭。


        

他大步流星得走了過去,接過棍子打在了男人的要害。


        

一個人拿著棍子抽著被吊起來的傷痕累累的男人。


        

他發出慘痛的聲音。


        

“差不多得了。”


        

“這教訓我的人。”他說道。


        

“啊—”


        

他哀嚎著,對面的貨頭忍不住了。


        

“過兩天葬,挑了個風水不錯的,許多兄弟們死時都埋在那。”


        

看來女人已經死了幾天,罪魁禍首是被吊打的男人。


        

肖巴站在旁邊望風,在他抽煙的功夫,兩排樓道里閃過一絲影子。


        

沈沭看向從實驗室走出來的一個小女孩,她緊緊沖向衣衫襤褸的地上的女人尸體。


        

只見他拉過沈沭的手,走到小女孩身邊。


        

“多大了。”


        

她是幫助研制的醫生,是尊應死去的兄弟里的遺孀。


        

受到侵害,尊應是不容許的。


        

那女孩的眼睛已經哭紅了,她抬頭看著尊應,臉上都是土灰。


        

“筱筱。”


        

尊騫開口,“五六歲吧。”


        

“叫什么名字?”


        

點了點頭,抱緊了手里那臟兮兮的洋娃娃。


        

“帶回去給憶桑養吧,問問她愿不愿意。”


        

“你喜不喜歡阿姨身上的衣服。”他問。


        

女孩看了眼沈沭,她漂亮干凈的衣服正是她向往的。


        

尊應手里拎著頭盔,他穿著制服,蹲下身撫擦著筱筱的臉。


        

伸出手給了他一顆糖。


        

尊騫愣了一下,他盯著那女孩,似乎若有所思得回憶起了什么。


        

“她要的。”他回道。


        

正是在房車時,沈沭吃糖從包里掏出一顆給他的。


        

女孩也伸出手摸向他帶著傷口的臉蛋。


        

“我想做護士,媽媽說,以后長大了讓我不要做這里的護士,要去醫院。”她說。


        

尊應看著她拆開糖紙,眼神沉重。


        

如果他不是該有多好。


        

沈沭的衣服透出一粒紅點,她感覺到了。


        

這個畫面,她有些神思。


        

或許…他從一開始也不是一個惡魔。


        


        

后方突然傳來打斗聲。


        

他們已經來了,小閆應該在附近了。


        

“這一批都沒有問題,可以檢查一下。”


        

“啊!”


        

尊應摟過她的頭趴在地上,身前的兩人互毆著。


        

沈沭看去,正是小閆的體型,他蒙著面,和肖巴打著。


        

一群人正圍毆上去,他跳上人頭沖向了她身邊。


        

他一腳踹在他的臉上。


        

沈沭和小閆互視著


        

尊應將他摔在地上,扯開他的面罩。


        

“是那天的家伙!”


        

外面埋伏的聞聲找到方向。


        

警車開始響起來,他們沖進來。


        

他示意她,沈沭默默退到一邊,在眾人不注意時


        

按下了廢棄工廠墻壁上的警報聲。


        

尊騫看了看尊應,一群人開始撤退。


        

“這家伙怎么辦!還有這些貨!”肖巴吼道。


        

肖克他們在樓下,開著車子擋著。


        

“撤!”


        

只好一袋一袋推下去,推到下面的貨車上。


        

從后路開走!


        

“可惡,到底是怎么找進來的!”


        

他們想盡量帶走東西,但沒有可能n


        

一邊對四處的兄弟說道


        

“炸了!?”


        

特警從車上跳出來,堵住他們的大門。


        

“把炸藥點上!”尊應一邊打斗著沖進來的人


        

他一手拎過沈沭,讓她掏出槍防身。


        

似乎在潛意識里,他忘了這個女人并不是他的,或者是他已經當做了自己人。


        

“快點!”他喊


        

與其被抓住把柄,索性自己炸毀。


        

林稚擔心沈沭的安危,為防止她被誤傷,一邊對對講機那邊的總警頭說著不要傷害尊應,可以逃走。


        

一邊也沖進了區域。


        

沈沭又怎么可能把槍對準那群正義的人。


        

她在混亂中,在他的身邊隱藏著。


        

林稚不覺動作慢了下來,好像時間暫停。


        

那身肩撞過自己,側過頭的那一刻,她站在原地。


        

在逃跑的一些穿著防護服的研究人士里


        

她看到一個西裝背影,如此的熟悉。


        

樓上傳來沈沭的聲音,她轉頭看去,她的身影跟在一個黑色西裝后穿梭著。


        

看來尊應不會讓她有事。


        

拿著槍的手不覺顫抖著。


        

“放開!”


        

“沒事,東西拿到了,讓他們進來的注意取證,速度要快,尊應那幫人要炸廠!”


        


        

她跑到小閆身邊。


        

“你還好嗎?”


        

他轉身間,總覺得空氣里彌漫著一股熟悉的香水。


        

好像什么在他身上停留過


        

“快!都她媽給勞資快點!”


        

肖巴指揮著留有的貨物,護送著從小道出來。


        

他似乎也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卻找不到那人。


        

他跑到中間,一切都是混亂。


        

就像當初一樣,失去的被失去的,總是在混亂中蠢蠢不安。


        

“林稚…”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