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救救我
夜間

他說救贖

        

“你要對我開槍?”


        

沈沭頭也沒轉得對旁邊的男人說


        

“有一個臨終請求,對著胸口,就不會開第二槍了,腦漿出來的話不太好看,墓碑要埋進有風山上的土里。”


        

長桌上的一群人相視,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你說的沒錯,的確很有趣。”


        

男人放下槍,作了個請的姿勢。


        

沈沭走過去,看到肖巴他們笑著碰了一下尊應的胳膊。


        

他的頭發半濕著,還沒吹干。


        

馬球雙排扣大衣里面藍色的襯衫。


        

和沈沭今天藍色的長卷馬尾發帶很像。


        

沈沭坐下來,肖恩熱情得和她聊起來。 一秒記住https://m.qqwmx.com


        

“我們就讓她去?”


        

“不行。”


        

沈沭還沒搞清楚,尊應就搶先回絕了。


        

“不是我故意的,是他們讓我這么干得。”


        

立馬就被肖克打了一掌在頭頂。


        

“那么…”有個人提議,他看了看沈沭,轉向尊應。


        

OK,她至少清楚了,尊應把她當外人,理所應當的不能了解他們的計劃。


        

并且礙于她們之間還有一層曖昧的薄膜,所以她更不會被允許被他們用。


        

但,這是一個了解更多內情的好機會。


        

“why?現在找別人也來不及了。”


        

尊應淡淡道,“外人不能入手。”


        

語氣里仍是不容拒絕的堅定。


        

“我去問問。”俏麗的女聲。


        

“呃…我可以說兩句嗎?”沈沭打斷。


        

幾個人看向她,尊騫點點頭。


        

當下氣氛有些奇妙,尊騫的表情也很微妙,他輕輕咳了兩下。


        

朝著門外說,“親愛的,什么時候開飯。”


        

一條金黃的裙子從門口晃過。


        

沈沭不解,“為什么是我?”


        

……


        

寬敞的漂亮臥室里,古歐式的建筑風格。


        

“我想…在我還是一個客人被邀請到這來的話,有權知道各位在討論或是謀劃有關于我的事情,并且詢問我的同意。”


        

他們相視著,在確保尊應沒說話后,肖巴對她解釋。


        

“你用你的身份給我們做件事,我們給你報酬。”


        

裙子配上華麗的首飾看起來很貴氣。


        

“我可以…怎么稱呼您?”


        

她俏皮得噢了一聲,“憶桑。”


        

沈沭坐在椅子上,女人從更衣柜里走出來。


        

“瞧瞧這衣服,跟你的鐲子還蠻配。”


        

沈沭看向她,約莫四十幾,但臉保養的不錯,眼角一點魚尾紋。


        

對方聽了顏色大開,她就像一個活潑的婦女,高貴而自信。


        

“是嗎?我很喜歡那個,雖然他送的我一般不戴。”


        

兩人笑了起來。


        

憶桑有一頭海藻頭發,正宗的愛爾蘭口音。


        

他們早年都是華僑。


        

“如果我知道你這么年輕,上次挑禮物我會再多考慮一下的。”


        

“為什么這么問?”


        

“在和他們達成交易的范圍里,如果我沒做好,或許有危險,但我做好了,更有危險。”


        

對方哈哈笑了起來,“well,我認為你最好準備了。”


        

沈沭沉默了一會兒,看著正開心的欣賞自己的美衣自言自語的憶桑。


        

“你覺得我會死嗎?”


        

對方裁著廢棄的窗簾布,轉頭看了她一眼。


        

沈沭慌亂的站起來撿起茶杯。


        

“噢不不,隨它去吧,”她作了個手勢,轉身繼續試鞋。


        

“我已經放到你的手包下面了。”


        

“怎么說?”她端起茶杯。


        

“我看到你掉在地上的蝴蝶刀了。”她淡淡回答。


        

砰—


        

她笑著。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曾差點殺了尊應那家伙。”她說。


        

沈沭撩起手包,確實在那里,她有些尷尬的放進去。


        

“我…”


        

“沒關系,我能理解,他們也不會在意,因為這只能保護你,其實他們并不是壞人吧。”


        

“難道他們不都是…?”


        

她想象中,黑手幫應該是混跡夜店,情人在側,揮金如土的家伙。


        

“沒你想的那么糟,我可以教你一些,他的兄弟對你的態度代表了一切。”


        

如果當時打開那槍。


        

“啊哦,那看來他對你確實很有意思。”


        

為什么都這么說。


        

尊應就是申懷贖,他還假裝著一切,他還有很多秘密,或許正在利用她謀劃下一個計劃。


        

他對她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兇狠得讓自己害怕。


        

“出去吃點東西吧,雖然我這個月不吃午飯。”


        

沈沭若有所思回憶起來,自己好像一直受到不錯的待遇。


        

難道自己運氣這么好,真的上演了家族大佬愛上自己的戲碼。


        

不,沈沭告訴自己。


        

“噢那是好事。”


        


        

沈沭走到后庭,像迷宮一樣。


        

沈沭跟著走出去。


        

“為什么?”


        

“因為私人營養師說我的身材看起來變得豐盈…”


        

“我要感謝你,她已經三天沒到這來吃東西了。”


        

沈沭迷惑了一下,“不是節食了一個月嗎?”


        

憶桑咳嗽了兩聲,“哈哈哈…親愛的你不能再吃了。”


        

肖巴他們正在烤架上烤肉。


        

尊騫拿著刀在面包上涂抹奶酪。


        

看見沈沭像她們招了一下手。


        

“芝士吧?”


        

“很好。”他將黃色的一片也夾了進去。


        

焦脆的面包片從幾個人嘴里發出來。


        

兩人互吻了一下面頰。


        

“你吃這么甜?”沈沭笑著問。


        

騫二挑眉,“這一小片是什么?”


        

“誰?”沈沭問。


        

對方作出只可意會的默契表情,好像她在欲情故縱。


        

“不過…我不知道這事有點戲劇化啊…”


        

周圍香氣四溢。


        

“你不用太擔心,作為一個女人你只要讓他對你有保留的興趣,就不會有傷害。”


        

他舔了一下嘴角。


        

“她給了林驍一盒煎包。”


        

“這小子沒想到每天都有人送飯啊。”


        

“所以這就是她又出現的原因,她要追他?”


        

沈沭聽不懂他的意思。


        

但很快她的耳邊就充斥著聲音。


        

她敢肯定這樣的話也有間接或直接傳入尊應的耳朵里。


        

當天晚上六點半。


        

沈沭接到了電話,她站在走廊上,將幾個逃生通道拍給了肖巴。


        

伴隨著一聲槍響。


        

沈沭有點不可控制了。


        

但這樣也好,借林驍保持了和尊應的距離。


        


        

一路開向白色三角大樓。


        

三小時前—


        

辦公室門推開,沈沭起身,面對面走來幾個中年男子和一個年輕男子。


        

“開始。”


        

一行人起身,順挺了一遍西裝,拎著公文包像一個個衣冠禽獸。


        

卻藏著最兇猛的武器。


        

面露城府滿意的微笑。


        

“不錯,沈小姐是舞臺劇演員吧,晚上留下來一起去放松放松。”


        

幾個人放肆得笑著。


        

年輕男子鞠躬裝著孫子。


        

“所長你看,這就是今天擔任翻譯的沈小姐。”


        

沈沭彎腰問好,她清秀可人的絕色面容引起了眼前兩個領導的注意。


        

更衣室里,男人雙手擼過領口,薄大衣下面束緊的腰帶里,掉出了一顆戒指。


        

他蹲下去,撿起來。


        

敲門進來一個男人,“出發了?監控拍到她已經進去了。”


        

沈沭仍淺笑著。


        

在對文件的幾小時內,這些看起來禮貌的體面人,原來比尊應那群人更有心機。


        


        

“沒有…除了那姑娘,上次走之前把碎衣服丟在一堆里了,我早扔了。”


        

他凌厲的眼神里細滾著一層河流。


        


        

他摩挲著戒指,上面一圈玫瑰金飾。


        

“我的衣服在這里有人碰過?”


        

那人愣了一下,回想了起來


        

“你說你會跳舞?”那幾個人打趣她。


        

“是的,最近在學。”


        

她笑著,走到對面的椅子上,轉身將憶桑放在她衣服里的白袋粉末灑進礦泉水。


        

“出發。”


        

——


        

沈沭在會議室里,將礦泉水擺好。


        

他瞥到了沈沭。


        

而這些官員也似乎因他的到來而嚴肅。


        

幾個人面面相覷。


        

歡笑的聲音隨著一陣腳步聲慢慢暫停。


        

砰—


        

一行人走了進來,尊應淡淡環視了一圈,坐在那個椅子上。


        

沈沭念著,被啤酒肚的男人伸手叫停。


        

“這些雜七雜八的就免了吧,尊總上次也來過了,該討論的該定的自己也看過了。”


        

尊應兩手互娑,黯淡得盯著桌子。


        

尊騫,還有兩個人都坐在另一邊。


        

他和沈沭進行著眼神匯聚。


        

“那么,關于創業慈善基金與尊氏集團的投資股份分制,在上一次的合同里是這樣…”


        

尊騫擺手道,“創業的錢給了別人,給錢的名分給了你們,所以尊氏就拿到了一點皮毛?那退資好了。”


        

這邊立刻呵斥起來


        

“這是什么意思?入股得又不是只有尊氏一家,你尊應不能一手遮天就想一口吞!這可是慈善基金。”


        

沈沭察言觀色得愣了一下


        

“那我就把甲方文件里的具體最終方案草稿讀一下。”她笑著經過幾人同意。


        

完后,幾人滿意得點點頭,“這也是國際上慈善基金的分制方法。”


        

“呵,”他輕笑,“上次我的馬場生意被東廓這樣的人想著怎么打壓,恐怕全上海的商人都被允許想蹬鼻子上臉打壓我。”


        

幕后的玩家們,總是這些手握大權的人。


        

他們可以輕而易舉讓他退出去,可是,他是尊應,即便離開了上海,自己也會遭到一半的損失。


        

就被一道鋒利打斷。


        

“恐怕,這些錢是要被當油水給撈完了。”


        

“尊總,說話可要注意啊。”


        

“黃主任,要不要休息會兒。”


        

沈沭問。


        

對方搖了搖頭。


        

他們忌憚他,甚至想辦法給他教訓。


        

會議進行到了僵持階段。


        

尊騫咳了兩聲。


        

可接下來的話是她不能聽得,所以她禮貌得退了出去。


        

走到門口,看見林驍站著。


        

他十分警惕,這樣也讓自己感到不安。


        

沈沭也咳了一下。


        

“沈小姐不太舒服?喝點水。”身旁的人遞過一瓶水。


        

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接過。


        

他們如果無法讓資本商在自己面前妥協,那自己就是被侮辱。


        

政客就是政客。


        

突然里面沉默了起來,過道上漸漸傳來明亮的聲音。


        

里面似乎吵了起來。


        

兩方的語氣都十分強硬。


        

這就意味著一些事情要開始防備,盡管她不知道這件事情牽扯到多深的意味,但對于尊應來說,談不攏是可以的,對于另一方來說,談不攏是不能交差的。


        

和走廊上幾個保鏢對打了起來。


        

沈沭被場面嚇到,她一邊往角落靠,一邊還是盯著門縫隙里的陰影。


        

不知情形如何。


        

警報聲越來越響,樓上下都有震動的聲音。


        

林驍忙按下把手,無法推開。


        

他拉開衣服,對著里面的麥說了什么。


        

轉過頭來繼續看著對面,幾個人盯著尊應,他和尊騫一樣,雖并沒有多慌張,那個背部,仍讓沈沭清晰得了解著他的情緒。


        

如果他出去了,那么必然會有一場慘痛的報復。


        

她可以趁在危亂中離開,如果可以現在尊氏總公司內部不營業的狀態,很適合她這個女秘書去探取一些機密。


        

她走到隔壁試聽電子房里,大窗口里是對面的人。


        

樓下傳來肖巴一群人的打斗聲音。


        

她趴到窗口,看見肖巴,把鑰匙扔給了對方。


        

顯然今天白色三角樓里的人生輸的慘痛,所以他們很識趣的從得意轉化為客氣。


        

就像欣賞小丑一樣,社會百態赤裸裸暴露。


        

“尊總,我希望今天的事情可以不要放在心上,這安保系統也壞了,還好,門能打開了。”


        

可是她身子一挺,竟然有些暈眩。


        

肖巴帶著人手已經很快到了門口。


        

她聽到他們站在那里,等待里面的尊應一句話。


        

尊應的聲音低沉而清晰得在門外回蕩著


        

“幫各位修修安保系統。”


        

隨后,響起了陸續的斗毆聲。


        

他們替他拉開門,隨后不爽的離開了。


        

過道上,傳來吵雜的聲音。


        

“你要干什么!?尊應”


        

她在靠近他的地方跟在他身后。


        

“去找他,躲遠一點,今天事情會搞大了。”


        

但就在持續不斷的混亂中,一些激進人看到尊騫和她說話。


        

沈沭跑出去,也被卷了進去。


        

樓上下的過道里到處是職員驚慌的聲音。


        

盆栽被碰碎,她看見尊騫在動手。


        

這一行為竟獲得了那些酒肚肥腸之客的順道之許。


        

“我知道她是你們的人了,尊總,今天我們都好過一點,要不然恐怕事情要出人命。”


        

肖巴走到尊應身邊“先走再說?”


        

一把掐住了她的后頸。


        

一把冰冷的小刀死死抵在她致命的動脈。


        

“都別動!今天不想死人就別動!”


        

而那把水果刀還在她喉嚨上下擺動。


        

“主任喜歡的話,留下來跳舞看吧。”


        

沈沭一頓,心里好像有些不敢相信,又絕望得看著尊應。


        

兩方開始對持起來,尊氏的人看見沈沭,都開始猶豫起來。


        

目光聚集到尊應身上。


        

沈沭不能很好發聲,她被緊緊勒著直至通紅。


        

不想,尊應的話卻一句一字的落入她的耳朵里。


        

“我不受任何人威脅。”


        

這邊的人似乎有些驚訝了,或許他們以為能到這來的人不是尊家的人就是得力助手。


        

讓她留下陪他們跳舞?


        

“大家都不要把事情搞大。”


        

尊騫已經開始慢慢收近人手。


        

他站在那里,似乎毫不動容。


        

雖然她知道自己的地位


        

但她不知道,原來他真正的模樣就是這樣,她不止一次的幻想,真正的申懷贖,現在他攤牌了,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惡魔,她的生命就像塵埃一樣,不會有例外的可能。


        

可沈沭不是。


        

她還沒反應過來,時間似乎停頓在這一刻。


        

她看著尊應,窒息得感覺將她嘞出了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不過她沒有死。


        

她聽到玻璃碎片撒落一地,那把當快速得被驚開自己的身體。


        

她吃痛一聲


        

他冷漠的眼睛里連一絲堅定都不屑流露。


        

砰得一聲


        

他身邊的人開出了一槍,朝著沈沭過來。


        

周圍都是漸漸散去的人群。


        

她爬到樓梯角落,閉著眼感受那些聲音的疏散。


        

大概艱難得度過了半個小時


        

倒在地上,她感到那痛覺和大腦的暈眩一樣攪動。


        

險些昏了過去。


        

血滴在自己襯衫上面,她癱在那里。


        

她沒有看到尊騫,或是誰來捎她一起走。


        

漸漸這里已經變得漆黑安靜,外面還有善后的動作。


        

一雙皮鞋不知什么時候站在她跟前。


        

走道窗外的夜色無邊的黑下來。


        

底樓有肖巴他們的說話聲,肖巴帶人走了出去。


        

站在大門外等待尊應。


        

這才是真正的尊應吧


        

前段時間那些虛假的關懷和曖昧的溫柔,就像申懷贖的套路一樣重來一遍


        

她就算另一個性質上的上鉤,只是她沒有動情。


        

沈沭抬頭,她捂著胸口,像被砍了一刀,一朵紅色的大麗花綻放開來。


        

她能感到傷口沒那么淺,因為疼痛在持續。


        

可是,他仍是那樣,插著口袋,沒有任何一步動作。


        

血跡彌漫在地上。


        

為什么,他又變得這么狠厲冷漠的看著她。


        

那眼神里有動容和情緒,但她找不到原因。


        

“想離開?”他對著地上的沈沭道。


        

沈沭下意識按住了他的鞋頭。


        

“帶我走。”


        

她以為自己聽錯了


        

于是羞恥和惱怒也沖上了心頭。


        

她掙扎著,想要抬起頭,已被一雙手捏起。


        

她誤喝了那瓶水,三小時內,自己很可能進入昏迷。


        

“那就給我一個帶你走的理由,或者,你求我?”


        

他讓沈沭說一些求他的話


        

原來,他在電腦上,也安裝了監控。


        

確實,坐在危險的位子上永遠也不是安全的一件事。


        

他攤開手,沈沭藍色的發帶在手心里。


        

她對上那雙眼睛


        

“工作之旅結束了,你可以翻譯一些別的,比如回家的一百種方法。”


        

他擦去她臉上的灰塵和血漬,凌亂的頭發墜在胸前,一個被復印出來的一模一樣的相機芯片扔在她腿上。


        

林驍不忍得靠近她


        

被沈沭一把抓住手臂


        

“救救我。”她帶著拜托的哀求語氣。


        

他輕輕抓過那把頭發,握在手心里挽了一個圈。


        

藍色的發帶慢慢繞了上去,這是一個完美的杰作,配合這副落魄的畫面,是他所欣賞的。


        

似乎沒有聽到他想說的話,尊應起身,漠然得背對著她。


        

跟上那個背影。


        

尊應的腳步聲一步一步得在地板上響起。


        

窗外飄進了大雨,她好像置身巷口,頭發慢慢被打濕。


        

對方俯下身卻被一陣無聲的氣息打壓著。


        

沈沭看著他,眼里的不忍在慢慢消失。


        

“對不起。”他走開。


        

她想再看一眼模糊不清的過道,原來從來都是她一個人。


        

“你不會收到任何我的道歉,因為這樣就意味著我會對你犯下一錯誤。”


        

申懷贖永不犯錯,他對著看煙火的沈沭說。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