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因甜蜜而心碎
夜間

他說救贖

        

街角的黑色車子里黃色的車燈打著雙閃,慢慢走來的腳步聲。


        

沈沭抓緊衣角。


        

“你好。”一個戴著墨鏡的女人朝沈沭走來。


        

“你是?”


        

她摘下墨鏡,對她笑道,“南京那邊聯系我來和你關照。”


        

沈沭錯愕得盯著她,“林稚?”


        


        

兩人走進公寓大門,沈沭回頭謹慎得望了望街道。


        

她開門的時候仍然沒反應過來。


        

“進去說吧。”林稚笑著。


        

沈沭拉上窗簾,開了客廳一盞落地燈。 一秒記住https://m.qqwmx.com


        

“這是怎么回事?”


        

林稚脫下外套,她的氣質比在郵輪上變得成熟幾分。


        

“我聽到是你的時候也很吃驚,但是沈沭,我對你并無成心欺騙之意。”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她也分不清了,原來這一切真的會發生在普通人的身邊。


        

“不過我預計已經不能在麗星工作了,而且尊應這個人接下來也會在這片待著。”


        

原來她在麗星工作已經快六年了,方向基本是針對郵輪上的黑商和一些偵查案。


        

“我已經兩年沒接到什么任務,沒想到這次南京的警屬會通過這里的機構聯系到我,上面說你也在郵輪上,讓我和你互通。”她喝茶,被燙到的表情還是和平常一樣。


        

沈沭還是很難緩過來,但是林稚安慰她。


        

“過去受的傷都只能這樣了,希望你可以為他們的案子作出貢獻,如果你有這個勇氣的話,畢竟尊應和他周圍的那群人大大小小都有不可小覷的勢力,如果你中途出了差錯很可能惹禍上身。”


        

自從她回來后就沒有再從總務的群里里收到任何信息,估計她已經在這趟結束后就要被辭了,畢竟舉槍那么大的事,就算不辭,她也會主動離開,否則被關注上就麻煩了。


        

“我猜到了,所以我也離開了,接下來在尊氏總公司附近的市中心住著,我們隨時聯系。”


        

“我需要怎么做?”她問。


        

林稚嘆了口氣,思索起來。


        

沈沭回想起這兩天的事情,身上的傷,靠近他的話代價更大吧。


        

可是,至少目前他對沈沭是有一種友好的不是嗎?


        

次日沈沭送走了林稚,昨晚她在這里留宿一夜,晚上同床而眠的時候,她們談天說地。


        

偶爾又回到之前的感覺。


        

“首先想盡辦法從他的身邊套到情報,不只是兩年前的輪船案他在國際上被追蹤的還有很多,苦于證據不足,所以這個工作量很大。”


        


        

“音樂劇…”她摸著票出神。


        

想到了些什么,找出上次那個男士給她的名片。


        

她也給她講了許多她在潛伏時的事情。


        

沈沭收拾地面,從衣服口袋里抖出昨天和成明聽音樂的票。


        

“喂?”


        

“我是上次的在郵輪上的服務生,您還記得我嗎?”


        

“你好。”


        

電話一通,那邊就傳來無比吵鬧的聲音。


        


        

大劇院門口,沈沭通過手機信息位置走到三樓。


        

對方停頓不到三秒,“喔!是你啊,我記得小姐,很高興你打我,你是要?”


        

“我可以去觀看你說的舞臺劇嗎?”


        

直到從走道傳來急促的腳步。


        

“沈小姐!沈小姐…”


        

在幾十多間敞開的華麗衣帽間中,一個量著量尺的男子走出來,盯著沈沭一動不動看了半天。


        

她瞥了一眼自己,有什么不對嗎?


        

她走上諾大的臺階,挑了一個位置。


        

之間臺上傳來輕輕的歌聲,配合女聲的獨白,演員的情緒十分悲情。


        

他小跑來,做手勢帶她去。


        

“你可以看看我們的舞臺排練,現在還只是一個大概的劇本構思好,要試其他的小戲份。”


        

“這是最近在這里要上映的一些舞臺劇報,你看看平時可以多感受一下。”


        

隨著戲份的高潮,開篇的故事到了終點線。


        

鏗鏘有力的臺詞力度。


        

馮策劃跟她介紹著整個劇的流程以及舞臺劇的特殊。


        

在場的人都看向馮策旁邊的她。


        

包括方才看到的此刻在給演員調整道具的光頭中年男人。


        

臺下有人戴著麥隨時喊停指導。


        

沈沭安靜得感受聆聽,在短暫的休息間起身鼓掌。


        

“如果你想學,可以每天先跟著進來看看。”


        

沈沭自認對這方面實在沒什么造詣,但她急需一份工作。


        

臺上的幾個演員羞澀得朝她微笑點頭。


        

“沈小姐,”馮策帶她參觀了一些地方。


        

她闡述自己的真情實感。


        

也不知道說的對不對,怕對方說自己外行。


        

“怎么樣,你看了剛才的有什么想法嗎?”對方問。


        

沈沭咬唇,“謝謝你帶我看,剛才的表演很不錯,但…我認為如果是開篇的話,女主無論是什么心境要么在獨白中爆發要么則內斂情緒,剛才并不是很難抓住我一個觀眾的心,對故事接下去的感受也無法達到共鳴。”


        

沈沭想了一會兒,停下對他說


        

“我就開門見山,我現在很需要一份工作,急也不是說多急,但我希望可以有個準確的定位,您真的確定我可以做女主嗎,如果不能,還請幫忙安排我別的。”


        

哪知馮策低頭思索了一下,仿佛的確是這么回事。


        

“你說的很有道理,對于具體表演上的問題有資深的老師他們會參與這個劇的老演員,沒想到沈小姐不僅漂亮也很有造詣,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考慮一下。”


        

但沈沭的表演能力是個問題,她認真在家拜讀了整個小說劇本。


        

將女主的一些淺層次表演練習許多遍。


        


        

兩天后,沈沭進行了高層的一個面試,劇辦公司方沒想到對她一看即中,敲定她為女主。


        

從慘痛的失敗開始。


        

她想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好,所以當接觸并投入精力在情人這個舞臺劇上時,是從失敗開始的成功。


        

沒想到還不錯,接下來要在劇院里進行為期幾個月的訓練。


        

沈沭經常照著鏡子發呆,她想起馮策用堅定的眼神仔細審視她,孤注一擲確定她適合,她就是這個角色的時候,她在回家路上都感到受寵若驚。從什么時候開始,她開始被堅定的相信,選擇而感到意外了。


        

從進來開始她就是焦點,有些人知道并議論著她就是內定訓練的女主角。


        

如果很成功的話以后說不定會被公司簽約。


        

她推開練習室的門,巨大無比,滿堆著許多演員的地方。


        

她走到一堆椅子上。


        

眾人都議論她的臉,老演員家們也注意到了她。


        

在禮貌的招呼后,檢測她的基本功時沈沭受到了嚴格的要求,一個在劇本中少女羅婕琳活潑靈動的深蹲側悅動作,是機具難度的。


        

她粉黛未施的素人面孔靚麗而親和,偶爾不笑的時候,也帶著幾分清湯掛面的清冷。


        

就連開口說話也是清冷的嗓音。


        

幾個人演員都點頭肯定。


        

“才兩個多月的訓練程度,確實是不錯了,只是你的表情過于嚴肅了,羅婕琳是隨時隨地都活潑又帶有心機的野心少女。”


        

戴著眼鏡的高領先生一把按住她的腰,沈沭痛而緊緊低頭。


        

對方似驚訝她的忍耐性,之后她連貫得作出這個動作,暫沒有靈動的氣氛,倒也十分流暢了。


        

終于在將近三個月后,一場觀看會,在練習室內。


        

她穿著青色的睡袍似要從花園里跑出去,被小孩絆倒傾倒在草坪上卻閉眼枕頭瞇著。


        

沈沭點頭,她的笑容的確總是過于官面,或許是天生如此,或許是常年的專業課程導致。


        

她努力得去融入這個圈子,漸漸可以完成整個劇本,走完以后每天和演員們交流。


        

趴著的少女盯著眼前的皮鞋,仰頭順著看到男主,眨著眼睛,帶有好奇和驚艷的挑逗著。


        

這個相遇場景,是提前發生在男主的夢里。


        

整個青春洋溢的少女過程,沈沭用自己享受的表情去靠近道具花叢。


        

好像有蝴蝶飛過,一雙皮鞋踩到她的麻花辮,她吃痛又略帶不滿的睜開眼看到男主。


        

“三天后在劇院舉行一個小發布會,屆時會有媒體朋友和社會人士來的,你們穿隆重點出席好了。”


        

馮策對演員們說,讓人更加沸騰的是,男主演員是當下比較紅的演技派舞臺劇演員。


        

正是這一小段表演,她正式被敲定為女主。


        

所有人都被沈沭的氣質驚艷,室內還有錄制的鏡頭,她的臉被記錄在DVD里,反復得播放在開會的屏幕上。


        

在練習室里,大汗淋漓得揮灑努力。


        

沈沭戴著眼鏡仔細和老戲骨們討論。


        

早年演過電視劇,有支持響應。


        

情人前期并不打算有大量宣傳,想低調行事。


        

“可是一開始不是說敲定我嗎?憑什么!?”


        

原來她是沈沭在那時看到的舞臺上排練的女主。


        

突然從角落里走出一個女孩。


        

她走向舞臺策劃說了點什么,滿臉的不滿,眾人聽到爭執生都開始看去。


        

向她輕哼了一聲。


        

沈沭略顯尷尬得站在那里,但很快又回歸討論。


        

“從來都沒說你就是,你也是作為訓練的備選之一,不是為你安排了其他角色嗎?”


        

她仍舊不滿,看向沈沭,刻薄表情得走向她。


        

每次經過家門前都會四周看一看。


        

奇怪的是,那個人在這幾個月都沒找過她。


        


        

晚上在家洗完澡去小賣部買了些代餐食品,為了表演她作了很長的減肥維持身段。


        

申懷贖只是把她看做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罷了,不會帶有任何愧疚。


        

他甚至還改了名,一個疑似和她沒有回憶的叫尊應的人。


        

當她從開始的不安害怕被牽扯進去時,生活卻進入了正軌。


        

她很確定自己并不是失落,即使是,那也僅僅是因為她不止現在而是一派的像個透明一樣隨時消失在他的視線里,并不會被關注。


        

昏沉的夜里,外面有雷聲,小雨淅淅瀝瀝。


        

窗簾的空隙中走出了一團黑色陰影,帶出幾絲清香。


        

他們都是自己世界的大人物,不會在乎一個心碎過的女孩。


        

她一次又一次的質問自己,答案是,無數次夢里流淚都是因為那個叫申懷贖的人。


        

她能感受到他走到床邊的聲音,迷糊中輕輕的坐在邊緣一角低頭盯著自己小指上的戒指。


        

一個她從未見過他戴著的戒指。


        

男人走到床畔,往床尾的插座里插進一個星形小夜燈。


        

沈沭屏住呼吸,他的西裝外套散發著屬于他的味道,在她的臥室里,似乎靜靜感受就能抓住那些美妙。


        

那一刻夜晚停頓了,她再也聽不到指針的聲音,只能看到一個動情的靈魂在溫柔吻著他的救贖者。


        

他攜兩袖干凈而去,帶走了沈沭的落寞,走向窗簾后面,徹底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放在了床頭。


        

俯過身湊向緊閉雙眼的她,呼吸聲起伏交融,唇面對上一片柔軟,她睫毛一顫。


        

只有她放在腿上的那一袋鈴蘭花,一個戒指和小夜燈。


        

她從柜子里拿出小夜燈,插在臥室的角落里。


        

她早就該知道落地窗后一成不變的都市風景是他創造的謊言,時時拉不開的窗簾后是咫尺的距離。


        

但在那一刻,她卻笑得甜蜜而心碎,因為凌晨三點半的北海道只會留下她離去的飛機劃過。


        

直到某天她在夜里再次不明所以的流了一滴淚。


        

起身推門出去,扔向了飄渺的大海,隨風飄渺而去。


        

唯有這個是僅剩的真實。


        

她從不去想他留下戒指的意義,不敢去戴,僅在每天勞累過后坐在船艙外摸著它。


        


        

舞臺劇公告會前一天,沈沭坐在梳妝臺前,公告會上表演的一小段歌舞劇,這個短歌舞和女演員們排練了一周左右,而男主角演員在最后一刻戴著帽子出來和她做個近距離動作即可,以作驚喜。


        

盡管她不愿承認,她卻感到無法隱瞞的痛苦,她愛上了申懷贖。


        

介于喜歡和愛之間,極為痛苦…


        

“大劇院的投資方朋友是尊應所掌的尊氏地產大亨,如果可能的話那天所有的公司合作朋友都會來。”


        

但尊應不一定會來,極大可能不會來。


        

因此她一邊排練一邊思索怎么合情合理的想辦法引起尊應的注意并來觀看。


        

許是命運都在倒戈她的方向,馮策突然透露她一個消息。


        

果不其然,在賓客名單里多了尊字開頭的。


        

至于尊應會不會來…


        

所以沈沭發給了林驍一條軟件訊息,告訴她自己的近況,邀請他明天來。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他是直接跟著尊騫的,他也不是傻子,經過上次那件事再怎么樣也會明白幾分,所以她賭他會讓尊騫知道。


        

對于歌舞的表現力她很難把握,而且還有任務在。


        

一天很快過去,到了五點半開始,沈沭的心就一直跳。


        


        

早上沈沭趕了個早去排練。


        

兩人坐在里面的咖啡廳。


        

“所以我如果見到他需要怎樣做?”


        

隨著劇院門口的大批排隊聚集,在大廳進場后,樂手們待著的后臺和休息室里人山人海。


        

沈沭拖著禮服和手拿包到外面去接林稚。


        

演員身份,上流社會的靠近,她的跨度大的要命,無論做什么都努力的讓人驚訝。


        

“就像你們前幾次打交道那樣,他感興趣的是你的不安,他也許正是因此而快了才對你有不同,你要竭盡所能得探取所知。”


        

沈沭看起來有點緊張。


        

林稚盡力平緩她的心情,盡管她表現的沒那么鎮靜,她還是不得不承認沈沭是個優秀的人。


        

其中一個顏色偏灰,姣好的寬肩將襯衫外的掛衫撐出一個完美的比例。


        

在一陣寒暄和特殊招待里,兩人坐在位置較高又靠中間的位置。


        


        

大廳里在幾個休閑服跟著的高個人里,穿越著兩個晃動的黑色西裝。


        

回到梳妝鏡前,沈沭看著自己的妝容,雍容而不失天人之色。


        

她戴上成明送她的耳環,試穿著托造型師改過的一身鏤金絲綢栗色裙,若隱若現的包著下身,走路時搖曳生姿。


        

男人翻了一下外套靠在位子上撐著眼部。


        

兩手悠閑得和身旁交談著,尊騫也在眼神搜索著。


        

她仔細打量著對自己格外親切的光頭造型師,表示為什么。


        

“每個人心中不同的答案,從第一次看見你時,我就覺得羅婕琳配得上這個姑娘的詮釋。”


        

“你覺得這個角色適合我嗎”


        

“你不應該用適合這個詞。”對方從她的后背穿過金絲孔針,將衣服固定牢。


        

在百老匯一般的巨大劇場里,金碧輝煌的高頂和垂幕。


        

響起了隆重而悠揚的樂曲。


        

“謝謝。”她意外而真摯的感謝。


        


        

在一陣鳥叫后,拉開隊伍,沈沭穿著白色單裙跑上臺。


        

在后方簾拉開的大屏幕上,向觀眾近距離的展示著她們的女主角。


        

群間的觀眾們開始整頓安靜下來。


        

女演員們黑翅膀扮相的涌上臺,展現著優美的舞姿。


        

在昏暗中的某人嘴角帶著淺笑,他的幅度慢慢變大而收,手指不停摸索著。


        

她將靈動而帶有野心的個性在半舞蹈動作里展現的淋漓盡致。


        

一個倉促回眸的轉身鏡頭,引起整個劇場不約而同的一片哇偶。


        


        


        

在音樂逐漸高潮的時候,眾人抬起她的后腰,她細如春蔥的手臂張開,正要跨越而落。


        

特別是個別更趨近于她本身的傷痕累累狀態下,略帶痛苦的表情。


        

這個少女的靈魂已不在,但她的陰暗和純真為人們展示著,愛情里面不止有快樂,更多的是以毒攻毒而失去情人本質的欲望。


        

整個大廳安靜下來,前排的舞臺策劃都慌的流汗,他們看在倒在地上明顯還有動作沒做完的沈沭。


        

砰—一聲


        

突然從后腿沖來一陣推力。


        

沈沭的腹部發力過夢,這一摔把她摔的渾身麻木疼痛。


        

她回頭,錯愕得看向人群前那個先前被淘汰的女演員,她看好戲的盯著自己。


        

恍如看一個橋如何崩塌。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