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他說救贖 > 要你
夜間

他說救贖

        

想看看,確定他究竟是不是那個人。


        

她不可能再欺騙自己,在一陣對視后,失望的感覺也被對方看到了。


        

那為什么…站在眼前的,好像是一個陌生的人。


        

“讓他們不要動我,保證我在船上的工作。”沈沭在他胸前小聲道。


        

“你應該聽說過我,我現在不一定不殺人,你的命在我手上,你為什么覺得我會保證你?”


        

他有些有趣得說道。


        

“因為…你想知道更多,而我可以現在就自殺。”


        

“你不會的。”他笑著,晃了晃肩膀轉身。


        

“是誤會。”他對一旁的經理說。


        

“她萬一是?”尊騫不放心的問尊應。


        

“她不是,那邊的人不會想開槍殺了我。”他慢慢走了出去。 記住網址m.qqwmx.com


        

幾個人回頭朝沈沭看了看,三三兩兩的緊跟著出去了。


        

“啊…?”


        

他不想再重復,經理也馬上反應過來。


        

“噢…好,好的!”


        


        

這兩個小時發生的一切像一場夢。


        

沈沭癱坐在地上,她告訴自己要堅強。


        

“那家伙一定藏在船上,不止是監視這么簡單,是想趁你不注意搶走那東西?”


        

“好好查查,但不用攔,他們想看就讓他們看。”


        

尊應的聲音消失在過道上。


        

不出意料,沈沭帶槍這件事眾人皆知,她不能再繼續服務人了,她甚至還被隔開監視著。


        

在一次又一次的調查中,她被盤問著來頭。


        

一切顯示她的身份是安全的。


        

她再次看見了那個人,她和他在一個郵輪上相處了那么多天,她終于…


        

但這次,再也不要陷入他的陷阱。


        

她必須隱藏好,想辦法讓自己在安全的前提下聯系吳sir。


        

“過來一下。”


        

她跟著走去,余光瞥見有人在角落抽著煙,很明顯她也被他的人盯著。


        

“她們都作證,這把槍并不是從你這里出來的,是你間接放在了柜子里。”


        

今夜要提早返航,郵輪正常后加速了。


        

晚上她被單獨安排在一間房里,手機也不能碰,直到證明她的身份是安全后。


        

一夜無眠的第二天,她被總務敲開了門,歸還了手機。


        

那個緊張的女服務生點點頭。


        

“我很抱歉,確實不夠理智的,在工作時由于誤會想報私仇,我當時的情緒過于極端,給大家造成了恐慌。”沈沭冷靜的自述。


        

“關于具體的,我們并不清楚,但連他們也提出是誤會,那就只能這樣算,可是,你的第一心并不是真正為了工作來郵輪的,做出這樣的舉動,我們也無法讓你繼續留下。”經理對她說。


        

“是的,她只是知道放在哪里,那一天都太忙了,我們忘記告訴總務。”林稚極力替她說話。


        

沈沭微笑著看向她。


        

“監控也確實拍到,雖然是在死角,但這槍確實是她的手出來的。”經理指了指旁邊的女孩。


        

沈沭是有些動容的,就在她她剛想主動請辭時。


        

經理抬了抬手,“按理說是不能容你,可是那幫人真的難糊弄,身份也不一般,他們說要讓你一定留下,我們也不敢不照做。”


        

沈沭抬頭。


        

沈沭預料到了。


        

但她希望的就是如此,她必須先下船,才能聯系到吳sir,想辦法在靠岸前抓到那個人。


        

“經理,再給她一次機會吧,人倫常情我也能理解,如果換作是我剛好知道這件事,我也許會極端一些,剛好碰上在船上見到手槍,可是她工作態度一直很好,我都是看著的。”總務為她說話。


        

“但是你得跟她們分開來,下午可以繼續照常工作,等這趟結束他們走了,我再決定你的去留。”


        

聽這個意思,沈沭感到十分迷茫。


        


        

“你說什么?!”


        

一定是尊應的意思,他不會讓她輕易離開的,對他們來說,自己是危險的存在,這次的行為她確實沖動了。


        

該死,沈沭啊沈沭你為什么總是不理智。


        

終于她又穿上黑色的工作服。


        

她被分配到上面去,不再做服務類的工作,也沒有再看見那幫人。


        

一些女乘務看見她還是十分后怕,議論著。


        

“你當時那是干什么呢!”林稚她們追著她問。


        

沈沭只好編造說什么自己是那個老人的義女,又是員工,在那艘船上的事故讓她很痛心,于是誤會了那個頭目就是尊應,沖動得拿槍抵住他的腦袋。


        

總務出來后和她交談了幾個小時,對她說了一些注意的事情和話。


        

“經理讓你過去。”


        

沈沭下電梯,走到靠近大廳的地方,她望見中間的客人比那夜少了很多,待在房間里。


        

但依舊是熱鬧的很,許是那幫人快要提前下船了。


        

她空下來給吳sir.打了個許多個電話,害怕被聽到于是轉成語音。


        

那些信息暫時沒有收到回復。


        

晚餐后她在樓上整理柜臺時,有人上來喊她。


        

轉身便撞上一個胸堂。


        

“抱歉。”她下意識道。


        

“又是你啊?”對方的聲音有些熟悉。


        

“這位是法國的乘客,你翻譯一下他的意思。”


        

沈沭僅憑蹩腳的法語表達著他的問題,并且快速的解決著。


        

經理點點頭,拍拍她的肩膀讓她去忙。


        

對于他,沈沭是抱歉的。


        

“對不起。”她彎腰。


        

尊騫搖搖頭,“算了,你再深一點他可就不會放過你了,我是不對女人動手,否則也真是倒霉。”


        

沈沭抬頭,是那個胡子的男人。


        

沈沭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只是偶爾聽見他們喊他騫二。


        

她看著對方攤開的外套里包扎的地方。


        

“想賠罪來這邊!”遠處傳來一聲。


        

肖巴喊著她過去。


        

沈沭看到尊應坐在那里,一群人有說有笑,明晚他們要走了,似乎興致不錯。


        

相比那群人,他就像個紳士的老大哥。


        

“不過聽說你撞上的人真不少啊。”


        

沈沭咬唇,“我想給你賠罪。”


        

似乎是被沈沭這樣的氣質意外得驚艷到了,一行人復雜的眼神里藏著一絲最開始對她的期待。


        

他們看了看尊應,他是唯一一個在沈沭走來時沒有盯著她的。


        

就像無數次她為他服務過的一樣,沈沭想到這里就意難平,對他更加厭惡,而尊應的心卻生長著一絲優越。


        

她抬首走了過去。


        

沈沭扎了個高馬尾,發型將她的五官顯得更精致大方。


        

她好像沒事人一樣,她必須作出這樣的表現,前天晚上拿著槍對著他們的女人現在也可以淡定得站在面前為他們服務。


        

他們猛然一愣,沒想到還有這茬。


        

這也側面說明沈沭確實不是蓄謀的敵人。


        

“靠,她會不會偷了我枕頭下的錢包。”


        

克制的隱性優越和勢在必得的沉著。


        

“忙歸忙,我們可是不會放過你的。”肖巴笑著對她說。


        

沈沭微笑,“就像我多少次為各位彎腰倒酒一樣,如果我在意被放過的話,早就在每天早上換房物時做手腳了。”


        

麥克的聲音震耳欲聾,經理拿著單子站上臺。


        

瞬間注意力都朝臺上看去,沈沭也就尷尬的站在那里。


        

她低下頭,能感到某個人一直注視著她,熾熱而令她不敢對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一個梳著中分的青年男人突然奇怪說道并被無語的打了一記。


        

“咳咳…”


        

臺上的喇叭聲突然刺耳。


        

一年多前的一個晚上,他莫名醒在了飛往南京的夜班機上,他毫無記憶,頭痛欲裂。


        

碰上了一家賭場進去逛了一圈,給了一個家伙一點顏色,之后擔心自己是被下了藥,認為是黑鯨的人干的,隨便拉著兩個人去干了黑鯨在香港的貨物藏匿點。


        

之后打算回洛馬,卻又沒了記憶。


        

尊應是迷茫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會拿這個女人怎么樣,他并不在乎好像從來沒把這個事放進考慮范圍過。


        

他飲著一杯又一杯的烈酒也不見那如雕刻般的俊美面孔上有太多的起伏。


        

“真的不認識她?會不會是兩年前…”肖巴湊近他的耳邊。


        

“這次的一些不當也引起了諸多恐慌,我們昨晚的抽號就現在公布并贈送獎品。”


        

說是抽號,其實只在豪華場的人里反復。


        

“什么酒來著?”尊應旁邊的人問。


        

醒來后是在一條小船上。


        


        

“各位乘客,很高興,到了明天我們部分乘客就要離開結束這趟短暫的海旅,而其他的乘客則是照常在次日從上海下船…”


        

幾個人點點頭似乎覺著可以。


        

便起身歡呼起來,“動動動!給勞資動起來!”


        

“動!動!”


        

“沙龍香檳。”尊騫瞇了瞇眼睛。


        

“什么水平?”


        

他舉了幾個手指頭。


        

中分青年催喊過來,肖巴也有點興奮,忙重復今晚要打通宵。


        

“號拿去給大家看看意思意思。”經理走過來。


        

幾人突然愣住。


        

他們對著臺上箱子里滾動的球號。


        

“29,27,30,這三桌一共九瓶加一個瑞士手表!”


        

“哇厚!”沈沭這邊打起了響指。


        

沈沭突然想起點什么…


        

“在我這…”她小聲道。


        

注意力又轉到她身上,那天還沒發完呢。


        

一個問:“號呢?”


        

另一個:“不知道啊,我有一個29。”


        

一頭云霧。


        

道是旁邊的人拿了過去,“今晚主你們三個!”


        

又歡呼了起來。


        

傳說中死貴死貴的酒從大廳另一頭送過來,不少人都朝這看。


        

“放上來!沒想到仇也是你緣也是你,夠巧的。”他們打趣著。


        

沈沭把27遞給了肖巴,30則是…


        

她伸出手,對方并沒有接。


        

她以為他們會叫他老大,以他為首是肯定的,肖巴可以確定是他們里的人,沒想到一切都這么巧。


        

“恩!?”他們把酒杯伸過去。


        

尊應沒有接過,倒是側過問服務員那塊表兒呢。


        

“全開了,頭六杯誰喝?”肖巴問。


        

有人響應,“當然是應二。”


        

沈沭微微抬眸,看著對方,他剛好對上。


        

沈沭仔細敲了敲,里面表的鑲嵌度和外觀都是數一數二的。


        

然而今晚的贈品和這些人幾個晚上的開銷,一船的收益比又算得上什么。


        

他踩掉了煙頭,抬手讓其靠近來。


        

對方表示馬上拿來。


        

“沒想到你倒中意這玩意。”


        

服務生走了回來,端著一個精致的表盒,一看就價值不菲。


        

她再一次離他十分得近。


        

尊應抽出那塊表,拍在了沈沭的動脈上,她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


        

“別這樣。”她立馬說道。


        

那筆挺的白色西裝袖子,分明的手掌,好像和表就是一對。


        

“過來。”他看向沈沭。


        

沈沭一愣,遲疑了幾秒,慢慢走了過去。


        

“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我想。”他坐下。


        

她想起來申懷贖,當她問他為什么,從什么時候有想和她交往的想法時,他說,任何我想的時候。


        

對方挑眉,兩只手都撫上那表環,涼涼的感覺從手上傳來。


        

輕輕一扣,色澤如銀姬美女一樣的鉆表就戴在了她手上。


        

沈沭一臉看不透。


        

肖巴嘴角淺笑著不語,尊騫喝著酒似乎也明白了幾分。


        

或許當許多次他不去看他,可他身邊的卻在打量沈沭時,一切就該明了。


        

輕易得不再追究一個舉槍對著他們的女人的交換就是,這個女人對某個人的吸引力。


        

也是這樣,古怪的霸道里帶著一種溫柔,可惜那種溫柔是假象。


        

她討厭假象,所有不真實的東西。


        

“瞧瞧,這樣還不夠意思?”他的兄弟調侃道。


        

又不是她要的表,他這樣算什么,看經理對著這場面的察言觀色,也是給她日后添堵了。


        

“太多了。”沈沭當然知道他們在偷偷倒酒。


        

她只喝一杯。


        

價值的等價交換,都明白了。


        

“他不追究你那天的行為,還送你表,美妞是不是應該表示一下。”


        

推了一杯酒過來,沈沭有些苦悶。


        

“嘿—”掌聲重復上演。


        

她仰頭幾口吞咽下,看見坐著的人眼睛里閃著光彩。


        

她故意拿他喝過的那杯,他是想愉悅的話,足夠愉悅了吧。


        

轉眼滿當當的三杯都快灑出來了。


        

“你自己挑一杯。”


        

沈沭瞥著尊應,她看向離他最近的,拿了起來。


        

她在他們娛樂時悄無聲息地走開。


        

“你說他什么時候看上的,不每回都一人孤溜溜坐在那喝酒嘛?”


        


        

帶著幾絲挑逗,沈沭擦干嘴唇,她想告訴他,自己不是隨便的女人。


        

和想象中不同,這酒味道到是帶了幾絲甘甜。


        

尊應盯著她飲完,唇上殘留的金黃液體,喉結緩緩動著,當然也被沈沭看到了。


        

沈沭打開窗戶,夜景的船燈亮進來,她把電風扇關上,今夜天氣十分涼爽。


        

她已經打包好日記和她要寄給吳sir的東西。


        

突然門被敲響,持續又遲緩得敲著。


        

沈沭漫無目的地穿梭在每個地方,心中滿是如何如何找到尊應就是申懷贖,他是炸船主謀的證據。


        


        

時針慢慢走向凌晨一點半


        

沈沭看向他,打開門時從樓上那被打碎過的窗戶里傳來舞曲音樂,悠揚得配合此刻的月光。


        

一切都是那么柔和。


        

男人微微紅的腮下不停喘動著濃烈的氣息。


        

她打開,驚訝得愣在原地。


        

門外地板上的影子里走進一個覆蓋上那瘦弱影子的高大身軀。


        

“你要干什么?”


        

伴隨著她一句“你瘋了?”


        

還沒落下,就被一陣順著風席卷而來的身軀撲向身后的床。


        

沈沭張大了眼睛。


        

他開合的齒間飄出清香的酒味。


        

“要你。”他道。


        

門被猛烈的關上,海面蕩著幾層寧靜的波浪。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