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三國大文圣 > 第52章 識人,用人,治人
夜間

三國大文圣

        

黃子健作了個請坐手勢,“誤人子弟?我倒要聽聽豬先生有何高見。”


        

諸葛均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自己是愛上這種茶的韻香了,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自己又吃又拿,看來還得用點心教導一下了。


        

“四公子才華過人,想來以往教導公子的都是擅做文章詩詞的名士大儒,都是那些清閑沒實權的官員吧?”


        

黃子健點點頭沒反駁,記憶里,曹植的老師都是這種清貴官員。


        

諸葛均又喝了一杯,潤潤喉嚨,接下來要說的話挺多,“這就沒錯了。曹袁大戰前,丞相內部人心慌慌,紛紛暗中投袁。可郭嘉上書曾言丞相有十勝,袁紹有失敗,一番對比,穩定了大部分人心。”


        

袁紹外寬內忌,所任多親戚,主公外簡內明,用人惟才,此度勝也;袁紹多謀少決,主公得策輒行,此謀勝也;


        

袁紹專收名譽,主公以至誠待人,此德勝也;袁紹恤近忽遠,主公慮無不周,此仁勝也;袁紹聽讒惑亂,主公浸潤不行,此明勝也;


        

袁紹是非混淆,主公法度嚴明,此文勝也;袁紹好為虛勢,不知兵要,主公以少克眾,用兵如神,此武勝也。主公有此十勝,于以敗袁紹無難矣。


        

郭嘉的十勝十敗論,非常著名,黃子健也看了幾遍,是這么說道的,


        

今袁紹有十敗,主公有十勝,袁紹兵雖盛,不足懼也:袁紹繁禮多儀,主公體任自然,此道勝也;


        

袁紹以逆動,主公以順率,此義勝也;桓、靈以來,政失于寬,袁紹以寬濟,主公以猛糾,此治勝也;


        

“曹袁大戰,其實從一開始,就注定了結局,袁紹煙消云散,曹公取而代之,成為北方新的霸主。”


        

鄧艾突然從門外咬著燒餅冒出頭來,“朱閣老哥怎么跟公子說的一模一樣?公子,這就是事后諸葛亮的意思嗎?”


        

諸葛均腦門流下三道黑線,這事跟二兄有啥關系?


        

“十勝十敗總結出來就是,道德,仁義,治謀,明度,文武,皆是丞相的優勢,是袁紹的劣勢。其實這些都是官面話,真正概括起來,只有六字,識人,用人,治人!”


        

諸葛均摸著下巴還沒有長出來的胡子,“袁紹識人不明,用人不賢,治人無度,袁氏政權看似強大,實則內憂外患,官員只顧爭權奪利,將士貪生畏死,百姓艱難度日。太平時還能茍且下去,一旦遇上強敵,一觸即潰,袁氏政權瞬間就會分崩離析。”


        

“而丞相恰恰相反,識人用人治人,皆是目光如炬,賢明有度。政令通達,君臣齊心。不齊心的要么被囚禁,要么架空,手段雖然強硬,但情況緊急也實屬無奈之舉。推行屯田制,百姓有田耕,有飯吃,上下用命,自然無所畏懼,一舉滅了袁紹。”


        

鄧艾頓時就傻眼了,對自己冒頭出來后悔不已,苦著臉道:“公子,我要去練武了。再說了,這些話我都聽您說過一遍了,不用再聽了吧。”


        

黃子健眼睛一瞪,“少廢話!快進來!”


        

諸葛均有點尷尬:“沒想到四公子深藏不露啊,既然您什么都知道,怎么還要問朱某呢?”


        

其實曹袁大戰的案例,黃子健就給鄧艾講過,培養人才嘛,自然要拿點現實例子說說,當時鄧艾一臉崇拜,將黃子健驚為天人,居然料事如神。


        

黃子健當場就笑道,這是事后諸葛亮,分析頭頭是道,我們要做到從事件里吸取經驗,取長補短,才能認清自我,然后做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黃子健招了招手,“鄧艾你也進來聽聽豬先生的話,晚上寫一篇三千字的感悟,明天交給我。”


        

倒是還有些寒門士子,不過受限于見識和知識傳承,有才能的不多。


        

像郭嘉這樣出身寒門的大才,世上終究沒有幾個。


        

黃子健點點頭,“豬先生繼續說,鄧艾你用心點聽!再啃那燒餅,三天不許你吃飯!”


        

黃子健無語,“本公子什么時候問你這事了,是問你怎么解決世家大族的問題,你一上來就吧嗒吧嗒說個不停,也沒給機會我喊停啊。”


        

諸葛均擦了擦虛汗,“都是相通的啊,識人用人治人,就是拉一批打一批,不能一棒子把世家大族全打死,否則就無人可用了,難不成公子還能變出人來?”


        

這個世道,掌握文明的都是世家大族,大部分老百姓大字都不識一個,


        

“咳咳!”


        

諸葛均懶癌發作,“這些與朱某就沒有關系了,還需公子自己決斷。”


        

這表情,這嘴臉,黃子健一看就知道是懶人癌!


        

噗!鄧艾委屈巴巴將燒餅往懷里塞去。


        

諸葛均雙手一攤,“說完了,還說啥。”


        

“拉哪一批,又該打壓哪一批,又該如何管理這些人,你一樣重點都沒說,這就完了?”黃子健驚訝看向對方,咱做事能靠譜些嗎。


        

不然鄧艾喝了一瓢酒精,搞不好早被酒精穿了腸胃。


        

雖然只有四十幾度,不過后勁很大,鄧艾和諸葛均可喜歡了,一看到小酒壺眼睛都放光了。


        

諸葛均砸吧了嘴,舌頭閃閃,好想喝啊,搓著雙手道:“公子,您看,是不是多了一壺?難道是給我的?”


        

治療這種病,自己最在行了!


        

“小鄧艾,專心聽豬先生講,回頭聽后感悟寫得好,這一壺美酒就賞你了。”黃子健從懷里掏出兩個小酒壺,容量不大,頂多三四杯的樣子。


        

他沒騙賈詡,一共就剩三瓶,這些酒精都算說不上,只有四十幾度,頂多算白酒。


        

黃子健不滿意道:“我是讓你說!沒看小鄧艾這么認真在聽講嗎,你這老師當得也太不及格了。”


        

諸葛均嘆了口氣,讓他收徒?


        

他完全沒這個意思啊!


        

黃子健笑了笑沒說話,笑得意味深長,


        

諸葛均秒懂!


        

“公子,世家大族的事交給我了!其實這些人都是破落過一次的小世家,對朱某來說,完全是小菜一碟。”


        

“沒才能,又不干實事,只會魚肉百姓,橫行鄉里,這些就是要打壓的世家。可以殺一儆百,震懾其它世家,又能在百姓中樹立名望,一舉多得。”


        

諸葛均從如何區分識別,到怎么利用這下世家,如何管理這群人,滔滔不絕講了一個時辰,


        

黃子健心里暗樂,這次真是撿到寶了!


        

算了,小家伙挺聰明的,當個記名學生還是沒問題的,諸葛均擺了擺心態:“對付世家大族,不能蠻干。首先,要把他們區分開來。”


        

“有才能,干實事,在民間注重名聲,潔身自好的世家,屬于拉攏的范疇。”


        

“有才能,但只想著自家利益,不顧大局的世家,這些屬于騎墻派,留著割韭菜就行。”


        

如果黃子健知道他的身份,就不會驚訝了,因為諸葛亮就是這種擅長內政的謀臣,他的弟弟有這樣的才能,不足奇怪。


        

而諸葛均卻對這些彎彎道道非常在行,在黃子健看來,大雜燴一窩亂七八糟的世家,在他的梳理下,竟然如此清晰巨細,條理分明。


        

這到底是從哪個疙瘩里冒出來的人才?諸葛均的來歷,讓他很好奇。


        

賈詡是頂級謀士,但不愛管事,對這些具體細務更是不愛搭理,他只為君主定計,不負責蠅頭瑣碎。


        

------------------------


        

PS:求收藏推薦~~~~~~~~~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