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第五十三章 陽壽
夜間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住院樓內,通往重癥監護樓層的樓梯拐角處。


        

顧漢國抽著煙,情緒有些低沉。


        

旁側,廉歌也眺望著遠處的夜景,沒有出聲。


        

之前那小孩終究還是沒搶救過來,雖然有顧漢國給其治療搶救,但那小孩依舊多器官衰竭,心跳停跳半小時后,被宣布死亡。


        

“……小歌,如果像你所說,這孩子是陽壽盡了,那之前我們對他的治療還有什么意義?”


        

顧漢國掐滅了煙頭,轉過頭看向廉歌,


        

“我還以為老師你這么多年見慣了生死,對于這種事情早已經看開了。”


        

“哪有那么容易……”顧漢國搖了搖頭。


        

“所以你剛才才跟著我搶救病人?”


        

顧漢國莫名地松了口氣,


        

“對。”


        

廉歌聞言微微笑了笑,轉回頭繼續看向窗外夜景,


        

“老師,你因果關系搞反了,不是他陽壽盡了,所以身體多器官衰竭死亡。而是他多器官衰竭死亡,所以陽壽盡了。”


        

“如果我作為一個法師出手,那就是強留逝者,因為我沒辦法讓他身體恢復過來。但醫生的搶救治療,卻是患者的一線生機。”


        

樓道拐角處,再次安靜下來。


        

……


        

良久,一陣帶著涼意的夜風透過窗吹進樓道。


        

廉歌重新轉回頭,看向顧漢國點了點頭。


        

聞言,顧漢國會意地點了點頭。


        

廉歌看了眼他老師,也沒再說話。


        

掠過樓道,避讓著那些常人看不到的地府公務人員,廉歌和顧漢國重新下了樓。


        

“咔嚓。”


        

伴隨著車門關閉,廉歌隨之啟動汽車,離開醫院,朝著顧家所在小區駛去。


        

沉默著的顧漢國重新看向廉歌,


        

“小歌,走吧,我們回去吧。”


        

聞言,廉歌自然沒有異議,點了點頭,也朝著樓下走去。


        

“你通過提前畢業后,接下來準備做什么,還是回老家?”


        

聞言,廉歌也沒回頭,語氣平靜地回道,


        

“可能先回老家一趟,處理些事情,再然后,可能打算出外游歷。”


        

……


        

“小歌,”


        

路途中,顧漢國低沉的情緒逐漸控制住,轉過頭看向廉歌問道,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算是我的一點愿望吧。同時,也算是遵循組訓,看看眾生,以明己道。”


        

“你這是游戲紅塵啊。”


        

顧漢國笑了笑。


        

“游歷?”


        

“對,游歷。”


        

廉歌點了點頭,


        

“也對。”


        

……


        

話音落下,車內再次安靜下來。


        

“游戲不敢說,只能算游歷。畢竟我也要吃喝拉撒。”廉歌搖了搖頭,


        

“那準備好去哪了嗎?”


        

“沒有,既然是游歷,那就走到哪算哪吧。”


        

顧漢國朝前走著,同時對廉歌說道,


        

“我這科就算是你過了,但其他科可就沒那么容易了,特別是你其他科目的老師里,可還有兩個老古板,你做好心理準備吧。”


        

“老師,對于這些科目,我還是有點信心的。”


        

片刻過后,


        

車重新在顧家樓下停下,下了車的廉歌和顧漢國一邊隨意聊著,一邊朝著樓上走去。


        

“……小歌,你的畢業論文答辯被安排在四天后,當然,前提是你能通過兩天后的畢業考試,拿到所有學分。”


        

“咔嚓……”


        

正準備敲下門,門便從內打開。


        

“病人情況怎么樣了?”顧母讓開了身,同時問道。


        

“嗯,我對你也有信心,除非他們瘋了,全拿博士階段的題目來進行考核。”


        

……


        

說著話,極短時間內,兩人便重新走到了家門口,


        

見顧小影對他微微點頭,也明白過來,


        

看來是已經把他的事情跟顧母說了。


        

“小歌……”


        

聞言,顧漢國搖了搖頭,也沒說話,


        

顧母見狀,立刻會意,沒再繼續多問,而是轉而看向了廉歌。


        

迎著顧母望來有些古怪的眼神,廉歌又看了眼旁側站著的顧小影,


        

怎么這家子都一個德行啊,就不懷疑下他嗎?


        

按正常情況下,不應該斥責他搞封建迷信,然后罵他是個神棍騙子嗎。


        

然后他再人前顯圣,成功讓他們露出震驚的神情,完成打臉嗎?


        

顧母看著廉歌,有些好奇地問道,


        

“這世界真有鬼啊?”


        

看著顧母這好奇,但絲毫沒有懷疑的目光,廉歌有些哭笑不得,


        

廉歌回道著,簡單解釋了句。


        

“那……我們這房子里有嗎?不是據說,根據統計,華國每塊土地上,上溯數千年,都死過人嗎?”


        

顧母有些神秘兮兮地低聲問道,說話地同時還瞥了眼四周,似乎這四周空氣中,就隱藏著什么。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過總歸是件好事,省略了廉歌許多麻煩,


        

“有,不過大多數時候,他們的存在對人都沒什么影響,就像是陽光下透明的影子。”


        

“而且,師母,你也不用擔心,就像剛才我說的,大多數時候,鬼魂都不能影響到人。”


        

聽著廉歌的話,顧母也稍顯正常了些,直起了身。


        

“就是像是在一間密閉而堅固的屋子里,有一條惡龍,但屋外的人并不能聽到那惡龍的聲音,也看不到它的身影,更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在這種情況下,當他不存在就好了。”


        

“……沒有。”


        

廉歌有些無奈地回了句,


        

“一般來說,亡者魂魄都會很快被帶走,只有少數情況例外。”


        

“不過,之前我同事她遇到件怪事兒,小歌你幫我看看是不是……鬧鬼。”


        

“行,師母你說吧。”


        

“白天上班的那會兒,她說她家這段時間,每天晚上都能聽到樓上傳來腳步聲,還有那種硬物碰撞的聲音,就像是樓上有人在生活。”


        

廉歌一邊被顧小影拖著,在沙發上重新坐了下來,同時又補充了句。


        

聞言,顧母點了點頭,


        

“明白了。”


        

感受著三人的目光,廉歌微微坐正了身體,


        

“師母,你看你同事身體上有什么異常嗎?”


        

“好像沒有,就是似乎是沒睡好,黑眼圈有些重,你說會不會……是被鬼給吸了陽氣。”顧母湊近了身體,有些神秘地問道,


        

說著,顧母微微頓了頓,然后繼續說道,


        

“但是,她們家住在頂層,再往上面就是天臺,晚上的時候根本不可能有人。之前白天她跟我講的時候,我還不以為意,現在知道了有……小歌,你說會不會是……”


        

聽著顧母的話,一邊的顧漢國和顧小影都將目光匯聚到了廉歌身上,


        

“我當時好像說……那種聲音很正常,就是大樓內部結構應力變化發出的聲音,或者干脆就是樓下的聲音,只是因為聲音傳導機制的問題,在晚上她躺在床上的時候,才會感覺聲音是從上面傳來的……小歌,當時我這么說,是不是會招惹上那……鬼?”


        

用手拍了拍顧小影,讓她放心后,廉歌看向顧母,


        

“師母,那白天的時候,您同時跟你講這件事的時候,你是怎么回的。”


        

廉歌旁側,顧小影朝著廉歌身上不禁縮了縮,


        

聞言,廉歌不禁笑了笑,然后搖了搖頭,


        

“不,師母你說得是對的。”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