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引神歸 > 第二十二章 夢魘
夜間

引神歸

        

“醒醒…醒醒…”


        

青塵一邊輕拍著神仙花的俊臉,一邊想著難怪他要自己守著他睡覺,原來他夢魘啊,瞧瞧他叫的那個凄慘勁。


        

“神仙花快醒醒!你夫人……哦不,你仙侶跟人跑了。”


        

喊了半天都不醒,青塵生怕把他臉拍腫了,便對著他耳朵喊了一句臺詞。


        

這一喊當真奏效,先前還垂死夢中,這會兒便急巴巴的睜開了眼。


        

見他用奪魂攝魄的眼光盯著自己看,青塵心尖猛的一顫,連忙賠笑,“你醒了呀,跟你開玩笑的,你可別當真……啊!你你……”


        

“別動!”


        

嚇得青塵當即不敢動了。


        

看著惴惴不安的青塵,君憶神色自若的松開她的手,翻身坐了起來。


        

青塵本想讓開,奈何腿腳麻痛便沒動,見他仍是盯著自己看,她無奈硬著頭皮解釋,“腿麻,我這就起來。”


        

君憶的語氣一改先前的柔和,冷硬的似冰錐尖尖戳地她心發顫。


        

青塵沒敢動,任他握著自己的手,心道這玩笑當真開大了些,好死不死的觸中他的逆鱗。


        

室內再歸靜默,過了好半晌,青塵感覺手腳快要僵麻了,正想不動聲色的換個坐姿緩解,君憶卻在這時醒了神。


        

“會打人嗎?”


        

“我不知,或許會。”


        

“所以這就是你獨居長生殿的原因?”


        

“不必。我方才有沒有傷到你?”


        

“捏痛手腕算不算?要是不算那就沒有傷到我。”青塵趕緊去揉腿。


        

“那就好。以后再遇到這種情況記得離我遠一些,以免……”


        

可世人何知,他原也是個人,是人就需要關心和溫暖。他只想當個有凡心的人,當一個有人問其冷暖的凡人。


        

“神仙花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又說錯話了?”


        

君憶緩緩搖頭,起身去查看她的課業。


        

此言一出,君憶僵住了。


        

他有多久沒有聽到關心他的話了?


        

世人皆把神尊當神祇,孤傲的高嶺之花理所應當遠離塵世,既是云端之上的神仙,那神仙就該有神仙的樣子,所向披靡,不食人間煙火。


        

青塵一臉茫然,跟著他走到桌邊。


        

君憶已經恢復如常,手伸向桌上倒扣著的一本書。


        

“唉等等等等。”青塵啪的一掌按住那本書,“神仙花先別忙,喝口茶先?”


        

“那你怎么不高興了?”


        

“我高興。”


        

哈?這幅樣子像高興?


        

“為何要看這些?”


        

君憶不解,他明明挑的是仙靈界記事錄和幾大仙門的簡錄。她卻能從這些簡錄里找出一段雜記來看。


        

青塵倒了杯茶遞給他,坐下道,“因為這里面寫的東西才是真實的,比那些粉飾自家的簡錄更利于我了解仙靈界的歷史。”


        

君憶不為所動,握住她的手挪開,另一手抽出底下的那本書。


        

青塵有種作弊被先生抓現行的既視感。她瞟一眼君憶,“你你怎么知道我底下藏了書?”


        

君憶沒答,就著她留記號的那頁看了看,隨后將書放回桌上了。


        

“何解?”


        

“描述雖短,可這里包含了當時的青云、蒼山、三江三大仙門及其附屬仙門。能讓仙門卷入其中的原因,必定不會是因為癡男怨女老掉牙的愛情吧?”


        

君憶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哦?此話怎講?”


        

雖說她的話怎么聽都像在逃避責罰,但君憶還是忍不住問了她。


        

青塵拿起那本書打開指給他看,“這章雖然寫的是一對癡男怨女的故事,可我卻從中看出一段陰謀論來。”


        

她有限的想象力全源于聽過的戲文。說了這半天不過是怕神仙花嫌棄她不用功罷了。


        

還繼續怕是會露餡啊!


        

青塵無奈,一邊惡補書中的內容一邊繼續圓下去。


        

“那么,這背后一定有一件極其厲害的神器,或者說一個能改變仙靈界的人。而這對癡男怨女定是當時頗有盛名的人物。”


        

話音未落,青塵便見神仙花的眉尖微微一斂。見此,她正欲終結話題,卻聽他道。


        

“你繼續。”


        

“你是說……因為妒忌?!”


        

“對啊,我所見過的就不少,并不為稀罕和愛,純粹因為妒忌作怪。”


        

“原來如此!”


        

“這里為何要寫他們的事,又寫到他們之間有很多的誤會。我猜想,這件事背后絕對有推手,或為名利或為得到某個人,為了得到想要的就拿他們當刀子使了。”


        

“并沒有。”


        

“沒有嗎?”青塵應聲看向君憶,“若沒有,那就是某些人因為妒忌他們而使的壞也說不定。”


        

青塵立即抿唇做乖巧狀。


        

見她識趣,君憶也不忍苛責,提醒她,“你既懂書中所述,說話一定要有分寸,旁人可不比我。”


        

“知道了。對了神仙花,說起仙門,我倒有一事想問問你。”


        

青塵的話亦如醍醐灌頂,君憶終于想通了那個困擾他幾百年的問題。或者說,是他一直不敢去想去證實的問題。


        

“神仙花……”青塵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見他看過來,她笑瞇瞇的問,“可否透露一下那對癡男怨女是哪家仙門的?”


        

話音剛落,君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啊?不是?”青塵驚訝,“我也沒得罪他啊。總不會因為我走錯道就被他定死罪吧?那我也太冤了。”


        

聽罷,君憶輕笑,“如你所言,因為嫉妒。”


        

“嘁!那我豈不是更冤了?就因為我是你的人啊?”


        

“說來。”


        

“那個蒼山掌門針對我,是因為仙門恩怨嗎?”


        

“不是。”


        

“笑什么呢?可是哪里說的不對?”


        

君憶斂了笑意,“何必杞人憂天,你現下該關注的是練功的進度,如你這般散漫,試煉第一場都過不了。”


        

“第一場?莫不是還有很多場?”


        

“我的人?”


        

“我當日是沖著你去的,他既是嫉妒你,哪還管我是拜誰為師,便自發將我歸類于你的人了。”


        

話說完,青塵才發現神仙花嘴角噙著笑,眸光都深沉了些。


        

“然也!必經之路有初試、仙苑試煉、貪狼窟,等等……”


        

難怪仙靈界人才凋零,過了初試有復試,復試還復試……


        

青塵有種想撓墻的沖動,她深吸一口氣后,滿懷期待的問他,“神仙花,請問等等之后是飛升嗎?”


        

“過了以后,是極樂凈土。”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