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從野蠻人開始 > 第四十八章 融合了?
夜間

從野蠻人開始

        

隨后林隊看著表情越來越難看的丘遠,直接道:“少爺你還是直接說內容吧,那個鬼畫符我就不學了!”


        

丘遠點點頭,道:“好!


        

以本源鎮壓,九之為極數;


        

大道便自通,天地自認主!


        

這些就是!”


        

林隊聽后陷入了深思,道:“少爺,其實功法說的沒錯,我感覺我要開始頓悟了,你等我頓悟之后我再說與你聽其中的道理!”


        

“好,你趕緊頓悟!”丘遠點點頭,道。


        

林隊聞言,沒有再壓制,而是在丘遠的面前盤膝而坐,進入了頓悟之中。


        

丘遠念頭起,控制著那些野蠻人和弓箭手將這個高臺圍起來,而后卻聽到了:


        

他轉過頭去看著林隊的時候,卻發現他沒有什么變化,依舊是打坐的樣子。


        

見此他便繼續控制了,隨后又聽到:


        

“哈哈哈哈!”


        

丘遠:???


        

可等他再轉過頭去的時候,林隊又恢復了正常……


        

于是他邊控制邊轉過頭,然后又迅速轉過頭看著林隊,卻發現他已經沒了反應。


        

“哈哈哈哈!”


        

丘遠:?!?!?!?!


        

在丘遠的身旁,明仙兒醒了過來,看著身旁一直守著她的丘遠,道:“你一直在啊?”


        

“嗯!不過剛才想走了,怕他醒過來干擾到你!”丘遠看著她終于醒了過來,點點頭拉著她站了起來。


        

……


        

下午。


        

……


        

第二天。


        

而明仙兒則是看向了遠處不知道為什么盤膝坐在那里的林隊,問道:“林隊怎么了?”


        

“和你一樣,頓悟呢!你養氣境都要這么久,他估計也不會快,至少兩三天吧!這幾天我就帶著我的大軍出去打獵吧!”丘遠看了看他,念頭控制著那些野蠻人大軍圍住了他,他們則是轉身回了木屋。


        

就如此,丘遠帶著一千的野蠻人大軍向著森林深處。


        

而在知道他要進去森林內圍的時候,明仙兒由于太過擔心,就也跟了過來。


        

丘遠醒過來看到還在高臺上的林隊,便控制著那些野蠻人和弓箭手輕手輕腳離開了那里,只留下幾個最強的守者在那里守著林隊,畢竟現在在守者之中,除了林隊之外,也沒有什么人可以一戰了。


        

如此還不如讓他們去守著林隊!


        

在昨天的時候,她聽丘遠說了他已經開始了修煉,并且看他們兩人知道了那二十個字后都進入了頓悟,所以他自然而然就選擇了那門功法。


        

并且,他發現自己的修煉速度奇快,再輔助丹藥強化肉身,境界在昨天就已經達到了一等強人的境界,并且就在昨天的時候,即將突破到了二等強人。


        

在野蠻人大軍的最前面,是丘遠與明仙兒的身影,而在四周,則就是那些守者在探查情況,后面才是跟著那些野蠻人大軍。


        

明仙兒看著身旁的丘遠,問道:“你昨天修煉的怎么樣了?”


        

因為一等強人這個境界,其實就是修煉肉身,將肉身的強度修煉到能夠接納靈氣的程度,然后才能夠向下一個境界攀升。


        

所以他去問那些已經是養氣境,通脈境或是開瓏境的守者時,他們也不知道怎么說,但就是有一點很是奇怪,丘遠的肉身明明已經達到了一等強人的巔峰,可以進行突破,卻就是沒有再進一步,而是原地停留,依舊是一等強人。


        

可當時的丘遠,卻沒有選擇立刻突破,而是像那個功法那般,強行壓制了自己的境界,隨后在他的繼續修煉之下,他莫名其妙的感覺自己的境界倒退,而后在身周環繞著一個虛幻的氣體狀的小人,與他的身形差不多。


        

這種感覺不知道怎么說,但他自己感覺就是這樣!


        

就如此,在他昨天一天的修煉之中,到下午的明仙兒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身上一件圍繞了兩個小人。


        

并且就在昨晚,丘遠并沒有睡覺,一直在用丹藥強化著自己的身體,并且他也在做一些鍛煉的動作,包括舉重之類的。


        

這種情況他們也說不清楚,因為他們自己也沒有經歷過,在他們的肉身強度到了一定境界的時候,都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突破了,像丘遠這種情況,在沒有他人幫忙壓制的情況下還是沒有突破,他們不僅僅是沒見過更沒聽說過。


        

所以,丘遠對于自己這種情況,也沒有繼續問詢其他人,就繼續修煉了,只能說是這功法的可行性和特殊性在他心里增加了吧。


        

丘遠看著明仙兒,有些懷疑地道:“我感覺,那本殘書就不是殘書!而是這功法的修煉前提!”


        

“什么意思?”明仙兒不明所以,丘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他在昨晚的時候發現了什么?


        

而就在期間,他發現自己的力量增強了許多倍,就那些守者來說,他的力量已經是正常一等強人的兩倍了。


        

所以,他再次發現了自己的力量并不是停滯不前,而是一直在增加,自己的肉身也并不是無法提升好像那幾個小人說的就是他壓制了幾次的境界,說的就是他現在擁有了幾個一等強人的力量。


        

這天賦堪稱恐怖!


        

丘遠確實是突破了,但他并不是要說這個,他看著明仙兒,眼神很是認真地道:“我那本殘書,消失了!”


        

難不成他又突破,變成了三個小人了?這修煉未免太快了,想當初她都是依靠著丹藥,才是在十天之內突破了一等強人,可他一天之內突破了三次,還是在增加了一倍或者兩倍的難度下。


        

這不是天才,這是天妒之才了吧?


        

“消失了?”明仙兒更加疑惑了,殘書怎么會消失,她昨天還拿著的。


        

難不成是被偷了能在這么多守者,甚至是在好幾位開瓏境的眼皮底下偷走,那這人得有多厲害?


        

丘遠繼續道:“它好像,融合進我的身體了!


        

因為我昨天晚上想拿出來找找是不是還有其他修煉步驟的時候,卻發現它已經消失了。


        

可我記得我一直放在我的胸口那里,一千萬的靈石我不可能會大意,如果被人偷走的話我肯定會發現,因為在我的衣服上連了一條線,還系了好幾個死扣,根本解不開。”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