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這個十八線不簡單 > 第四十八章:你嚇死我了
夜間

這個十八線不簡單

        

夏淺溫用完好的那只手臂,拍了拍前座的靠背。


        

“我好不容易從一輛車的車輪底下活了下來,暫時還不想經歷第二次。”


        

陸梁抬眼,從后視鏡里看了她一眼。


        

“哼,我還以為你和裘任來趟游樂園把腦子玩壞了。”


        

夏淺溫被他盯的縮了一下,自知理虧,訕訕的收回了手臂坐好。


        

他沒說話,車速卻是降了不少。


        

同樣坐在后座的趙煙捅了捅她,一只手放在嘴邊,靠近她的耳朵:


        

“你不知道,他今天為了早點過來,差點連獎都不要了。最后好像是他老板來了,才把他摁住。”


        

但有一股熱氣從身體里涌出來,越來越明顯,導致她開始頻繁的咽口水。


        

她用手扇了扇臉頰:


        

“煙煙,有水嗎?”


        

為什么他一定要來,原因都心知肚明。


        

車廂里一時間安靜下來,右手的疼痛在經過最初的感知之后已經趨近于麻木。


        

但不知道為什么,她突然覺得越來越熱,明明車里開了空調,她也穿的不多。


        

趙煙明顯感覺她情況不對,伸手碰了碰她額頭,明顯的熱度讓她嚇了一跳:


        

“夏夏,你怎么了?怎么這么燙?”


        

“水……”


        

“只有剛才沒喝完的奶茶,要不要喝一點?”


        

夏淺溫的雙頰呈現出粉色的陀紅,已經開始微微喘著粗氣:


        

“不……不要……有沒有礦泉水?”


        

從開始發熱到現在短短的時間內,夏淺溫覺得自己已經要被烤干了。


        

看見趙煙手上的水瓶,幾乎想都沒想就搶了過來,但她渾身癱軟,右手又受著傷。


        

幾次想擰開瓶蓋都失敗了。


        

“在車門邊的夾層里有一瓶水,是我之前喝過的。”


        

陸梁眉頭緊鎖,眼睛注意著后視鏡,腳下的油門又踩了下去。


        

趙煙伸手去摸,果然有一瓶喝了一半的礦泉水。


        

她的意識開始模糊,癱軟的身體靠在趙煙肩頭。


        

趙煙也嚇壞了,剛才還好好的,怎么沒一會兒,就這樣了。


        

抱著她的肩膀,輕輕晃著:


        

趙煙看不過去,擰了瓶蓋地給她。


        

她就像是久逢甘霖的土地,對著瓶口幾乎沒有喘氣就喝完了半瓶。


        

但剛一停下,那股抓耳撓心的熱又翻滾而來。


        

陸梁透過后視鏡觀察著后面的情況,一聲低低的咒罵,忍不住從齒間逸出。


        

半小時后,三個人終于停在了一件私人醫院的門口。


        

陸梁車停穩,立即就跳下車,打開后面的門。


        

“夏夏,夏夏,別睡,現在別睡,我們等會兒就到了。”


        

夏淺溫的身體在她身上拱了拱,閉著眼睛,呢喃:


        

“我好熱,我好熱……”


        

趙煙點點頭。


        

夏淺溫一進入他的懷抱,就好像久旱逢甘霖。


        

渾身的燥熱終于找到了可以安撫的地方,好聞的松木氣息讓她平靜。


        

趙煙的話還沒問出口,他就已經一手抄著臂彎一手抄著腿彎,把人抱了出來。


        

邊走邊解釋:


        

“這里是我常來的私人醫院,保密性質很好。不用擔心。”


        

他腳下不停,趙煙幾乎是小跑才梗的上他。


        

這家醫院確實是他一直來的地方,他的身體也一直是一個醫生調理。


        

他熟門熟路,連著拐了幾個彎,最終停在了高級專家門診的門口。


        

她有些混亂的揪著陸梁的前襟,顧不上手臂上的血是不是蹭到了襯衫上,只想把自己埋深一點。


        

陸梁注意到她的動作,腳下微微一頓。


        

一低頭,只看見她滿腦門子汗珠和緊鎖的眉頭。


        

媽?!


        

懷里的人和趙煙都嚇了一跳。


        

夏淺溫轉過頭,朦朧間只看見房門打開,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穿著白大褂站在門口。


        

值班的護士見這緊急情況,立即推開門,還沒等她呼叫醫生。


        

陸梁就已經站在第一間辦公室的門口:


        

“媽!媽!快開門!”


        

她話還沒開口,門口的人風似的鉆進了房間,把人仔細放在檢查床上。


        

“她被車撞了,右手臂著地。一開始沒什么異常,上車不久后開始發熱,意識漸漸模糊。”


        

他的手剛要松開,就被人攥住。


        

江涴也沒想到,陸梁會突然來找她,剛才聽到聲音,她還以為自己是太多天沒見到兒子,出現幻聽了。


        

她打開門,不僅沒幻聽,自己兒子手上還抱著一個。


        

“這……”


        

其他情況暫且放在一邊,她要是再不問診,她兒子的樣子像是要把她吃了。


        

一番仔細的檢查下來,除了胳膊上的外傷,其他并沒什么大礙。


        

“那她為什么會這樣?這怎么看都不正常吧?”


        

夏淺溫明顯感覺到冰冰涼涼的東西再離開她。


        

陸梁掙了一下,夏淺溫反而攥的更緊。


        

江涴撇了一眼兩人的手,沒說話。


        

“她之前吃過什么東西嗎?”


        

這個陸梁沒法回答,但趙煙立即回答:


        

“今天一天除了喝水,就只有晚上吃了蛋糕和奶茶,這些她都不過敏的。”


        

正常的夏淺溫怎么會攥著他的手不放???


        

江涴盯著他倆纏著一起的手,腦子里有一個大膽又有些不可置信的想法。


        

她問:


        

“你是懷疑吃的東西有問題?”


        

江涴點了點頭,給夏淺溫打了一針鎮定劑。


        

躁動的人漸漸睡了過去,松開了陸梁的手。


        

“東西還在嗎?”


        

“在,在車里,我去拿。”


        

陸梁把車鑰匙拋給趙煙,等她走了,陸梁才接著開口:


        

現在被這么提醒,從一開始發熱到喝水,再到后來在他懷里蹭,所有的情形都太像了。


        

按照趙煙說的,三個人吃的東西都是一樣的。如果是食品本身有問題,那么三個人應該都會出現情況,但趙煙沒事,只有夏淺溫,很明顯這就是有人故意動了手腳。


        

是誰?


        

她把自家兒子拎到一邊,親自拖了藥箱過來給她清洗傷口。


        

“你看她剛才攥著你的樣子像不像是酒吧那些被人下藥的女生?”


        

江涴說的直白,剛才陸梁只擔心是不是車禍造成的內傷,確實沒往那方面想。


        

他簡直猜都不想猜。


        

滔天的憤怒淹沒了陸梁的神經。


        

裘任,你敢對她下這樣的手,就不要怪我毀了你。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