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西游之求求圣僧別作死 > 第069章 我真的不是高翠蘭
夜間

西游之求求圣僧別作死

        

“無敵真的太無趣了,貧僧本來就打算以死來報佛祖之恩,你干嘛提什么白骨山呢。”


        

“貧僧這重箍也特么太好用了,那個不爽套那個,一個也逃不了。”玄奘瞇著眼睛然后深吸一口氣,緩緩祭出天道神通。


        

只見一輪金光爆射出來,緊接著將白骨王散掉的魂魄強行攝入。


        

“圣僧,慢著,你要是真的吸收本王的魂魄,那高翠蘭必定是必死無疑的。”


        

白骨王最后一絲神魂不斷地掙扎著哀嚎道。


        

玄奘聽了,點了點頭,心道這白骨山的幻境已破,那牛頭馬面恐怕很快就會過來。


        

“天道之事,貧僧也是有心無力啊。”玄奘嘆了一口氣,然后湊了一眼高翠蘭,雙手合十道。


        

“高翠蘭,你本來陽壽已盡。幸得豬剛鬣他不惜耗費金丹為你續命,而且他和白骨王聯手企圖阻礙天道生死循環,這是犯了大忌。”


        

玄奘的話讓豬剛鬣等人心如死灰,高翠蘭則是臉色蒼白,跪地哭道:“民女知道犯下滔天大罪,但是這一切都是因妾身而起,求你放過豬剛鬣他吧。”


        

之前白骨精施展神通蒙蔽天機,恐怕已經是觸發生死禁制。一旦這地府的人來了,怕是不能善了。


        

說不定還會拖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圣僧大人,這如何是好?”豬剛鬣也手足無措,他不愿意看著高翠蘭就這樣被鬼使勾走,更不愿意看著她輪回在十八層地獄之中,受到無盡的痛苦折磨。


        

馬蛋,你現在才想起來是吧,這是逼著貧僧出手。可是老子也不是菩薩啊,也不是萬能的,我怎么可能救得了你那個愛人。


        

不對,好像還有別的辦法。


        

玄奘眼珠子一轉,將目光落在白骨王快要散盡的殘魂上。


        

“不,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要是懲罰的話,就罰我吧。”


        

傷痕累累的豬剛鬣朝唐三藏跪了下去,似乎想起了什么,連聲道:“圣僧,我之前承蒙菩薩指引,說我要助一名大唐來的和尚完成西天取經大業,請你看在這份上,求你幫幫翠蘭她吧。”


        

玄奘:“@#¥%”


        

白骨王揚言威脅道,可是玄奘卻不予理會,緩緩打出一張符箓。


        

只見金光之中,符箓爆發出空前的璀璨光芒。


        

而就在這光芒發出之際,來自陰曹地府的牛頭馬面也沖了進來。


        

“臭和尚,終于想到要求本座了?可惜啊,你之前對本座下如此重的毒手,要是不好好補償本座......慢著,你做什么?”


        

白骨王起初還洋洋自得的,可是冷不防看見玄奘一手捏著自己的殘魂,然后往半空一拋,一股無比強大的佛法之力將他死死鎖住半空。


        

“小子,你做什么,你要是毀去本座最后一絲魂魄,你們死也別想救得了高翠蘭。”


        

“今天的一切都是你所造成的,要是你不對本王出手,說不定你還能救你愛徒妻子一命,如今一切都晚了。”


        

白骨王瘋狂地獰笑不已,可是玄奘則是淡淡一笑,將符箓貼在高翠蘭身上,然后用力一拉。


        

仿佛抽絲般,將高翠蘭整個人神魂都抽離出來,完全依附在這黃符之上。


        

“無知凡人,你們竟然擅自設置法陣,企圖擾亂我們前來執法,你們該當何罪!”


        

凜然的正氣讓在場眾人臉色大變,白骨王更是哈哈大笑。


        

“唐三藏,你不是神,你救不了別人,你就眼睜睜地看著,你的徒弟痛苦一輩子吧。”


        

還沒等白骨王說完,玄奘一記狠掌便將他拍入高翠蘭的肉身之中。


        

豬剛鬣:“???”


        

高翠蘭神魂:“???”


        

玄奘隨即將靈符收了回去,然后笑容可掬地盯著白骨王的殘魂。


        

白骨王感覺有一絲不好的念頭,似乎自己即將被別人算計了。


        

“死和尚,你想干什么?本王告訴你,你別亂來啊。”


        

屆時他一定要好好來跟這唐三藏親近親近。


        

此時此刻,牛頭馬面正殺氣騰騰地沖了進來。


        

“高翠蘭,你區區一介凡人,竟然膽敢顛倒陰陽,妄想偷天換日來偷取陽壽,此等惡行天理難容。快滾過來,隨我們去地府一趟。”


        

白骨王:“@#¥%”


        

“唐三藏,你是不是傻的?你竟然還為本尊找了一具肉身!桀桀桀,你放心好了,本王是不會感謝你的。”


        

白骨王重獲肉身,欣喜不已。雖然這具肉身沒有半點法力根骨,但是卻出人意料地與他十分契合。白骨王相信只要一年半載,便可以將失去的修為全都重修回來。


        

白骨王掙扎地咆哮道:“馬蛋,你們這兩個該死的鬼差,老子不是高翠蘭,老子是白骨王,你們睜大狗眼看清楚點,好不好?”


        

“閉嘴!”牛頭顯然脾氣很是不好,一鞭狠狠鞭在白骨王殘魂身上,痛得白骨王連聲哀嚎不斷。


        

“本鬼差行事多年,難道連人類的魂魄都分不清嗎?還需要你教我做事嗎?再胡說八道,小心我剝你的皮!”


        

說完,從牛頭手中揮出一道黝黑的鎖鏈,死死地箍住高翠蘭的肉身。而馬面則是揮出另一道鎖鏈,將鎖死在原地的高翠蘭趁機勾魂!


        

呼!


        

輕飄飄的一團魂魄從高翠蘭身上游離出來。


        

走個屁啊,這高翠蘭罪犯天規戒律,下地府一定是下十八層地獄的,本王才不干。


        

白骨王無計可施,只好將目光落在玄奘身上,充滿憤怒道:“唐三藏,你好歹也是出家人,你就不能張嘴說一聲嗎?出家人不打誑語,你敢不敢說一句公道話?!”


        

玄奘聞言臉色微變,掃了一眼白骨王,又望了望目光之中充滿困惑的牛頭馬面,搔了搔腦袋道:“見鬼了,貧僧怎么感覺有一陣陰風刮過?剛鬣,你快去看看高翠蘭,她該不會是斷氣了?”


        

白骨王見勢不妙,連忙將目光落在馬面身上。


        

“這位大哥,我真的不是高翠蘭啊,這天地良心,本王敢對天發誓!”白骨王拍著胸膛道。


        

“收聲!我們趕時間,你這該死的魂魄,害我們在外面轉了足足一夜,回去之后恐怕又得被罵了。”馬面忿忿不平道,推搡著白骨王命令他快點走。


        

豬剛鬣聞言連忙將手放在高翠蘭的鼻子上,然后充滿悲戚道:“師傅,翠蘭她不行了,她死了啊。”


        

白骨王:“@#¥%”


        

馬蛋,你們師徒兩人還要不要臉,無視我們也算了,還特么在演戲啊。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