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農家丑妻 > 第394章 把她姐給賣了3更
夜間

農家丑妻

        

第二日,杜神醫再次來到鳳兒家,鳳兒爹娘屋中幾乎是煥然一新,新被褥,新炕單,屋內的舊柜子,舊桌子,還有破舊的凳子上都蒙上了新買來的粗布。


        

昨日他們走后,鳳兒拿著紙張找人去問,才知道杜神醫是讓他們家把這些都弄好。她以為是治病所需,急急忙忙去置辦了,卻不知是因為杜神醫看著他家破舊的東西,沒有治病的心情。


        

二寶和三寶今日沒有出去找活干,守在家里,兩人怕有事隨時會喊他們,站在屋門口等著。


        

大寶卻半倚在西廂房的炕上,優哉游哉的搖晃著二郎腿,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竇老爺既然對他姐起了心思,定然是不會弄一個庸醫過來糊弄,看那人仙風道骨的,想必是有點兒本事的。


        

“我坐凳子上就好。”


        

也不知大寶多少日沒洗澡了,身上的那股味道實在讓人受不了,管家怕自己被熏吐了,能離他多遠便離他多遠。


        

管家推開他的房門,忍著難聞的異味進去,臉上掛著笑,“大寶少爺。”


        

大寶坐直了身子,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喲,管家。來,坐!”


        

大寶拍著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那是。”


        

隨后話鋒一轉,“不過,我有條件。”


        

大寶已經在屋中待習慣了,自然沒想到管家是因為他身上太臭不愿意靠近他,笑嘻嘻的問,“管家,怎么樣,我昨天的建議你們老爺采納了沒有?”


        

盡管屋里沒人,管家還是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大寶少爺,你真的有辦法讓你姐退了親?”


        

管家心里不屑,鳳兒對他這個弟弟如何,他和竇老爺可都看在眼里,沒想到她賣起自己親姐姐來,卻毫不手軟,五百兩!虧得他能張開這個口。


        

面上卻依舊帶著笑意,“這個,我可做不了主,我得回去問問我們老爺。”


        

“大寶少爺請說。”


        

“事情成了以后,你們老爺要先給我五百兩銀子作為酬謝。”


        

果然,他這話聲落,管家語氣有些著急了,“這么快,不是剛定親嗎?”


        

“那邊嫌我們兄弟三個是累贅,提出我大姐就嫁過去,他們幫著養我爹娘,我姐答應了。”


        

“你盡管去問。”


        

料定他們不會拒絕的,大寶現在底氣足的很,“你們老爺要是不同意,你就告訴她,張家那邊催婚了,再耽擱下去,我姐就要成親了。”


        

為此,他還單另去了姑姑家問了一趟,答案跟那人說的一樣。


        

姑姑也是氣不過,一直在罵大姐沒有良心,只圖著自己過得舒服了,不管他們三個死活。


        

這也是他恨鳳兒的原因,為了自己,為了他那個半死不活的爹,竟然連他們哥仨都不要了,既然她這么無情,就別怪他無義。


        

這也是那日那個找他喝酒的陌生人告訴他的。


        

“這個不能告訴你,你只要回去問問你們老爺同不同意我的條件就行。”


        

……


        

可不就是沒有良心,想他多疼自己姐姐啊,這么多年,凡是想要打她主意的人都被他攆跑了。她竟然不管他們了!


        

“那大寶少爺有什么辦法讓鳳兒姑娘退親?”


        

衣料是青色的,衣領和袖口處繡了花紋,鞋子也是同色,在鞋腳出也繡了和衣服同款的花紋。


        

竇老爺心喜,接過衣服和鞋的手都是抖的,“鳳兒姑娘有心了。”


        

杜神醫每日來一趟,五六日后,鳳兒爹身體有了好轉,氣色也好了一些。


        

鳳兒對竇老爺感激不盡,不知道該怎么感謝,想來想去,拿出家里僅剩的銀子去買了布料,給竇老爺做了衣服和鞋,連著兩日一夜沒合眼。到了隔日交給了他,看著和他身上相差很多的布料,有些忐忑,很怕他不收,“竇老爺,這是我的心意,您別嫌棄。”


        

“大寶少爺,我們老爺答應了,可以給你一千兩銀子。”


        

大寶絲毫不意外,優哉游哉的朝他伸出手,“拿來。”


        

……


        

翌日,竇老爺陪著杜神醫再來的時候,等他們進去以后,管家再次去了大寶屋中。


        

“這……”


        

大寶瞪眼,“怎么,你們老爺想空手套白狼?”


        

管家沒反應過來,“什么?”


        

“先給我一百兩銀子。”


        

“這還差不多。”


        

大寶把銀子攥緊,下炕,往外就走,“我出去喝個小酒,別忘了,明天帶一百兩過來。”


        

管家陪著笑,“大寶少爺誤會了,我們老爺不是那樣的人。”


        

說著,伸手入懷,掏出幾塊碎銀子,交到大寶手上,“我明日給大寶少爺拿來,這幾兩您拿去用,放心,不算在那五百兩里面。”


        

……


        

大寶拿著銀子,哼著小曲走出沒多遠,再次被人截住,“大寶少爺,事情如何了?”


        

話落,人已經在門外。


        

看著他頭也不回的朝著院外走去,管家搖頭,這大寶就是個白眼狼,老爺要真是娶了鳳兒姑娘,也是個麻煩。


        

“你放心,我都打算好了,等明日我得了一百兩銀子,我就動手。”


        

“好。”


        

看到他,大寶掂了掂手里的碎銀子,“成了,多虧了你的主意。”


        

“這個事可宜早不宜遲,張爺可是有耳目的人,要是拖得久了,被他發現,你前面做的一切可都打了水漂了。”


        

翌日上午,管家果真拿了一百兩的銀票過來,“大寶少爺,這是一百兩,您收好。我們老爺說了,只要事情能成,這一百兩就算是給你的辛苦費,不算在那五百兩里面。”


        

大寶喜笑顏開,“算我這以后的姐夫有心,你給他說,晚上找個客棧等著就行了。”


        

來人掏出一錠銀子扔給他,“我明日等你的好消息。”


        

……


        

“這……”


        

管家想歪了,鳳兒姑娘要是退了親,去客棧私會老爺倒是沒什么,可現在她還頂著張爺未婚妻的名頭呢,要是和老爺有了什么事,不太好吧。怎么說老爺也是平陽縣有名頭的人,不能因此丟了名聲。


        

“放心。”


        

大寶拍他肩膀,“事情我都安排的妥妥的,不會有人知道。”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