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物歸源主 > 第55章 孤單的光環
夜間

物歸源主

        

“我都14了!”小尼姑氣鼓鼓道,“它變不回來的,爺爺師傅的降妖杵威力強大,就算它是大妖也抵抗不……”


        

住字還沒說完,小尼姑吃驚地瞪向吳寧懷里,“它、它……”


        

吳寧順著她的視線看向自己懷里,狐貍版本的吳久惺忪睡眼緩緩睜開,兩只漆黑的大眼睛里露出逐漸銳利的光。


        

他懷中一沉,隨即一輕。


        

狐貍吳久不見了,取而代之,是面前玉姿挺拔的老板吳久。


        

“居然逼我現形。”


        

咬牙切齒的聲音,吳久手執竹劍,長發微蕩,身周漸起黑霧。


        

書桌上的紙張書頁畢剝亂翻,地面輕顫。


        

“吳寧,閃開,我非滅了她不可!”


        

吳久厲喝,面黑如漆。


        

媽噠,竟敢趁他虛弱期逼他現形,千年大妖敗給一個小丫頭,貓狗能忍狐貍忍不了!


        

“哇——爺爺師傅快回來,大妖怪要吃人啦!”剛鎮定沒一會兒的小尼姑,再次亮嗓嚎哭。


        

吳寧無語,你喊你爺爺師傅,拽我干啥?


        

小尼姑的兩只小手緊緊攀在吳寧胳膊上,像兩只吸盤,牢不可破。


        

“她就是個小嘍啰,殺陣和……搟面杖都是她爺爺搞出來的,冤有頭債有主,您大……狐貍有大量,犯不上跟個小孩過不去。”


        

這番勸慰,說得稀碎。


        

“見過我的本體還想活?做夢!”吳久不為所動。


        

“老板、老板,息怒,息怒。”


        

吳寧看他不像開玩笑,是真的怒了,一陣肝兒顫。


        

這畢竟是個法治社會,小尼姑又是貨真價實的人類,真打殺了往后就得滿世界躲通緝了。


        

正在練發聲的小尼姑麻溜地被跪到地上。


        

“別哭了,想活命就趕緊求饒。”


        

“哇——”小尼姑哭得更大聲,膝蓋好疼,“非我族類……唉喲,你又敲我!”


        

吳寧的肝兒顫得更厲害了,乖乖,他也見到了啊,不但見了,還沒忍住盤了兩下。


        

他情急生智,抓住旁邊小尼姑的腦袋往下一摁,順便在她腿彎兒踢了一腳。


        

“撲通。”


        

識時務者為俊杰,等爺爺師傅回來,到時候再報仇也不遲。


        

見小尼姑服了軟,吳寧跟著蹲下,一把抱住老板的大腿,淚眼汪汪:


        

“老板,饒了她吧,您要真把她弄死了,咱的店也開不下去了啊,您想想,方浩然可一直盯著咱們吶。”


        

“閉嘴,求饒。”吳寧怒道。


        

小尼姑被他的黑臉嚇到,之前明明覺得這人很和善,自帶圣光……


        

“對、對不起……”她終于低下頭,哽咽著說著違心的話。


        

然后劍指小尼姑,陰森森道,“你,跟我走,留封書信給你爺爺,讓他救你,到那時……哼哼!”


        

“不……”


        

已轉職人質的小尼姑弱弱發言。


        

好像……有點道理。


        

想起那個討厭鬼方浩然,吳久怒氣稍平,現在的店址是他好不容易選出來的風水寶地,搬家什么的……太累了。


        

他鳳眼一瞇:“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吳寧,把這里的雕像全給我收了!”


        

“哇——”小尼姑捂著光溜溜的腦袋,哭得好委屈,“干嘛又打我,我不用留書信,發個短信不就行了嗎?哇——”


        

吳寧:……


        

把這茬給忘了,時代在變化……


        

“噠!”


        

吳寧毫不客氣地甩過去一記腦崩兒,越來越順手了。


        

這孩子怎么這么死心眼,都這個節骨眼兒了還想反抗?


        

回到店里,吳寧在老板的指示下,將打包回來的雕像們麻溜兒地倒進魚缸里。


        

雖然他對此很有意見,但老板此時情緒不穩,還是乖巧些吧。


        

不出意外,雕像入水后紛紛匿形,仿佛魚缸里裝的不是水,而是高濃度強酸,腐蝕一切的那種。


        

抱歉,女孩。


        

……


        

去時兩袖清風,歸來一個大包。外加一個女童。


        

話說,狐貍喜歡吃魚的嗎?


        

說實話,老板是個有九條尾巴的狐貍精這件事,對他的沖擊還是挺大的,但有了之前樹妖的鋪墊,倒也沒那么難接受。


        

這下,老板的神通,對螞蟻精和泥巴精的關照,都有了解釋,畢竟,也算同根同源。


        

吳寧擔心地留意了下四尾現住民,看它們尚能游動略安心。


        

不過……雖然不知道雕像是怎么沒的,但能肯定一點——魚到底是怎么沒的。


        

以及……胡強為什么會送來四尾草魚。


        

吳久冷笑:“物歸源主開店三千余年,誰抄誰?不要臉的是誰?”


        

吳寧咂舌,三千年?我的母親呀,員工得換多少代?


        

他手腳麻利地倒了兩杯水奉上,隨后端著杯子躲在一旁,心覺必然會聽到不少大料。


        

尤其是老板的本體,也太軟萌好盤了吧!不兇,也不嚇人。


        

吳寧回頭偷偷瞄一眼,絕代風華的老板,正板著臉盤問那個抽抽搭搭的小尼姑。


        

“店、嗚嗚,是爺爺師傅開的,爺爺師傅是個大和尚,你們,不要臉,嗚嗚嗚,連店面都抄我們的。”


        

“噗!”吳寧沒忍住,一口水噴出來。


        

這法號,淺顯,易懂,順便還跟佛祖表了忠心,秀兒。


        

小尼姑名叫雨晴,是個孤兒,從小被同南法師撿在身邊,順便收她當預備徒弟,所以既是爺爺,又是師傅。


        

小尼姑噎住,嘴唇動了動,想反駁不知道說啥。


        

“大和尚的名號,你們店是干嗎的,為什么做這些印度神雕像,老實交代!”


        

“爺爺師傅,法號同南,我們店,專門幫人了結因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小尼姑,今日認栽。


        

“朋友背叛?不怕,來因果報應,讓他嘗到背叛的痛。戀人離棄?不怕,來因果報應,讓他懂得失去的悲。上司刁難?不怕,來因果報應,讓他體會做人不易,家人……”


        

“停!住口。”


        

吳久打斷她一板一眼的背誦。


        

她其實尚未正式剃度,光頭純屬個人愛好,同南法師說她塵緣未盡,沒到出家的時候。


        

因果報應,是同南法師在她小時候開的一家店,之前一直在L城,不久前剛搬來R城。


        

跟物歸源主不同,因果報應不是守株待兔的經營方式,而是主動出擊,廣發傳單,招攬顧客,專門幫人了結因果。


        

他開始懷疑帶這個玩意兒回來,到底是不是個正確決定。


        

戀人離棄……吳寧眼睛一亮,周瑤對劉然而言,不正是離棄他的戀人?


        

車禍失去雙腿也失去光明的前途,一舉成名的戀人卻在這關頭離開了他,心灰意冷之下,剛好看到因果報應的廣告,進而……


        

買兇報復。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