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BOSS看我不順眼 > 第一百零二章 你回去吧
夜間

BOSS看我不順眼

        

冷耀也跟著站起來:“溫現,要不我去給你開個賓館吧,住在這終歸不方便。”


        

溫現像是沒有聽見一樣徑直進了衛生間,砰一聲用腳踹上門。


        

冷耀又惱火又無奈。


        

他猶豫一會走進凌吟雪臥室:“凌秘書,你什么時候上班?”


        

凌吟雪站在床邊背對著冷耀:“你覺得我還會去上班嗎?”


        

冷耀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回道:“當然,你現在跟溫現已經沒有關系了。所以你之前沒履行完的承諾還要繼續。”


        

凌吟雪冷淡道:“你覺得我還欠你什么承諾呢?你害我害得還不夠嗎?”


        

冷耀:“那你呢,你不也一樣讓我背上負心漢的罵名嗎?我覺得我們兩個完全可以扯平了。”


        

凌吟雪呵呵一聲:“你說的倒是輕松,請問是誰害得我毀了婚約,又是誰害得我爸媽顏面丟盡抬不起做人的?”


        

冷耀:“我害你什么?”


        

凌吟雪:“你就不要再裝了,什么事你難道不清楚嗎?”


        

凌吟雪想到這些心里像是壓了塊千斤的石頭。


        

冷耀的心咯嘣一下碎了個干凈,溫現在凌吟雪的心中的份量比他想象的還要重。他想如果他再這么作下去,這輩子只能跟她做回陌生人了。


        

冷耀克制住胸中的怒火:“你就這么在意和溫現的婚事嗎?”


        

凌吟雪露出悲傷的表情:“我怎么會不在乎呢?這么多年來是誰陪著我走過無數風風雨雨,是誰無限度的包容我的胡鬧任性的?又是誰明知道我愛著你還一如既往的對我好?我們兩個在一起三年了我們連個正經的吻都沒有吻過。請問這個世上除了溫現還有誰會做到如此?”


        

溫現洗漱完出來以后老實的站在凌吟雪跟前。


        

凌吟雪實在想不出有什么地方可以讓他睡。讓他睡沙發沒有被子給他蓋,她不忍心讓他凍上一夜。


        

冷耀:“你說的這些事情跟你欠我的承諾都沒有多大關系。我也是恩怨分明的人,你欠我什么,我討什么。我老早說過我不接受其他方式還這份人情。”


        

說完他轉身準備回去,走之前他看了一眼衛生間的門,然后摔門而去。


        

凌吟雪僅僅脫下外套:“你要老實點,否則我會把你踢下床的。”


        

溫現點點頭:“好的女王大人。”


        

“你就睡那頭吧。”凌吟雪指著靠門的那頭對他說道。


        

凌吟雪和溫現從前出遠門的時候,有時候不巧只訂到一間房時,會不避嫌的睡在一個房間里。所以凌吟雪對這種事并不排斥。


        

溫現有些感動,這個小傻瓜依然會關心他。


        

冷耀回到家里,白楚楚已經緊關房門睡覺去了。


        

兩個人躺下以后,溫現其實想溜到凌吟雪那頭,但是又怕她真會踢他下床。他規矩的一直貼著床邊不敢動彈,以至于半夜被子被凌吟雪拽走,他露出大半個身子在外面瑟瑟發抖。


        

幸好凌吟雪迷迷糊糊中記得溫現還睡在對頭,她回過身把被子還給了他。


        

冷耀目光如炬的怒視緊閉的房門一會,然后回到自己房間。


        

他怕自己會忍不住抓她起來興師問罪,隨手把門反鎖上了。


        

冷耀一腔怒氣無處發泄,他走到沙發前看見手機靜靜的躺在沙發上。


        

他點開看了一下,上面沒有凌吟雪的未接來電,只有胡樂天的。


        

白楚楚心驚的抬頭看了一眼冷耀立馬低下頭,她被冷耀眼中的寒光灼傷了雙眼。


        

冷耀見她心虛的不敢看他越發憤怒:“小楚,你能告訴我你對凌吟雪做了什么嗎?”


        

第二天冷耀跑完步回來看白楚楚的房門還緊閉著,他輕手輕腳的走到門前聽了一下,她正在里面刷手機。


        

冷耀推開門,站在門邊冷冰冰的看著她。


        

白楚楚有些吃驚:“怎么回事?”


        

冷耀見她竟然還在裝傻:“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嗎?你把她丟在山洞里,她被瘴氣毒暈了。”


        

白楚楚用微不可聞的聲音道:“我能對她做什么,我這兩天都沒有看見她。”


        

冷耀怒喝道:“你說的沒錯,她在山上躺了兩天你當然看不見。”


        

白楚楚急忙從床上爬起來拽住冷耀的胳膊:“耀哥哥,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冷耀甩開她的手:“你趕緊收拾收拾回去吧。我看你放縱太久該回去好好收收心了。”


        

白楚楚委屈道:“這個我真不知道,我原本只是想嚇一嚇她的。中間我還發過微信給她,不過她沒有回,我以為她生我的氣懶得理我了。”


        

冷耀見她竟然如此不知輕,更加惱火:“你只是想嚇一嚇她?你知不知道她就算沒有遇到瘴氣,把一個女孩子扔在山上也很危險?萬一遇到壞人和野獸怎么辦?你多大的人了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白楚楚挫敗的開始收拾行李,想到冷耀再也不會原諒她,她的眼淚跟斷線的玉珠一樣一顆顆的滴落在衣服上。


        

冷耀坐在沙發上給白楚楚訂機票。


        

白楚楚紅著眼圈:“你不原諒我我就不回去。”


        

冷耀不耐煩道:“隨你,如果你不回去從今天開始我就不再回來了。這里你愿意呆多久就呆多久。”


        

白楚楚急忙扔下行李跑過去攔在車頭,然后示意他開窗。


        

冷耀緊蹙眉頭:“你不想好了?”


        

白楚楚收拾好以后,冷耀送她到機場。


        

冷耀等白楚楚下車提上行李箱,招呼不打調頭就走。


        

白楚楚欲言又止:“耀哥哥,你還會原諒我嗎?”


        

冷耀臉色略微好轉:“路上小心點,到家以后替我跟你父母問聲好。”


        

白楚楚傷心的眼淚在眼眶里晃來晃去眼看著就要掉下來:“我就是想跟你說聲再見。“


        

冷耀看著前方一會然后回過頭道:“你走吧,有時間再聯系。”說完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白楚楚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嘩嘩流了下來,她目送冷耀的車直到看不見才拉起行李往候機大廳走去。。


        

冷耀開著車直奔凌吟雪小區,他擔心溫現賴在她那會磨得她回心轉意。畢竟以溫現待凌吟雪的心,如果他是姑娘都會被感動到。


莱万特对塞维利亚